第四百六十九章:片酬高了?低了?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这怎么办?”众人都傻眼了,这年头混娱乐圈的居然连个经纪人都没有,也是够奇葩的。

    韩飞想了想:“有了。”

    既然是京影的学长,那就找学院问问,雁过留影,总不至于这家伙跟谁都不联系吧?

    于是韩飞就给陶月华打了电话,陶月华一听这事儿,也忍不住好笑,韩飞的新片,圈内一群人虎视眈眈的,偏偏这个沈一鸣一点儿都不上心,见了面居然都没有交换个名片。

    当然陶月华也没忘记数落韩飞:“你也是,沈一鸣怎么说也是学长,你怎么也不主动跟他交换名片?”

    韩飞一阵白眼,他也是人好嘛,自己还颗粒无收呢,人家已经是双料影帝了,心里能不酸吗?

    别看他在华表奖颁奖典礼上插科打诨,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是真的很羡慕啊!

    沈一鸣正蹲在家里泡面呢,嗯,拿到华表奖影帝,终于可以放肆一点,吃泡面的时候往里加个卤蛋了。

    正准备开动,门响了,沈一鸣一阵疑惑,他好像不欠房租了吧?

    结果一开门。

    “哟,月华,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沈一鸣尴尬的直挠头。

    陶月华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方便面的味道,很冲,不由微微皱眉,她为什么拍胸脯说自己一定能找到沈一鸣呢?

    因为她跟沈一鸣是同班同学,而且沈一鸣还追过她。

    陶月华有些怒其不争:“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

    沈一鸣无奈的摊开手:“那不然还能怎么样呢?我也不是没尝试过演商业片,赔了嘛,娱乐圈那环境我也融不进去。”

    陶月华也知道沈一鸣的执拗,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手机呢?”

    沈一鸣不好意思的掏出自己的老人机,陶月华一时间甚至都忘记这玩意怎么解锁。

    “先随便按一个键,然后再按米号。”

    陶月华总算是打开了他的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沈一鸣愣了一下,他还以为陶月华是想存一下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拨出去的显然不是陶月华自己的,没听到手机铃声啊。

    然而拨通之后,陶月华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给了沈一鸣。

    沈一鸣疑惑的接过电话。

    “喂,请问是沈一鸣,沈老师吗?我是韩飞,咱们刚刚在华表奖见过面的。”

    沈一鸣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韩飞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喂?沈老师,您在听吗?”

    沈一鸣这才反应过来:“哦,在,在听。”

    “是这样,我的新片有一个角色想请您来试一下戏,您有时间吗?”

    “有,有的,我最近都有空。”沈一鸣脑子正处于当机状态,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好的,那明天上午十点,您来我们公司一趟,可以吗?地址我一会儿发短信给您。”

    “哎,好。”沈一鸣就感觉天上突然掉下一个馅饼,砸自己脑袋上,砸得他有点儿晕。

    挂掉电话,沈一鸣还在梦游状态,陶月华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你以后可就要发达了,还吃这个?走咱们搓一顿去。”

    沈一鸣囧道:“呃刚给房东交了几个月房租,没钱了。”

    “瞧你把自己给活得,今儿这顿我请。”陶月华身上颇有些男人的豪迈。

    “那行,以后等我发达了,一定请你吃一顿最贵的大餐!咱们今儿去哪儿吃?”沈一鸣一副要留口水的样子。

    “德性!”

    来到涮锅店,沈一鸣也没客气,直接点了五盘羊肉,三盘毛肚。

    陶月华都气乐了:“瞧把你馋的,这是多久没吃肉了?”

    “唐师傅牛肉面算肉吗?”

    “咯咯瞧你这臭贫劲儿,跟上学那会儿一点儿都没变。”陶月华差点笑岔气。

    吃饱喝足了,陶月华对沈一鸣道:“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嗯。”沈一鸣没再说什么,只是目送她的背影离开。

    一直到完全看不到了,沈一鸣这才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沈一鸣啊,沈一鸣,醒醒吧,瞧瞧人家过的,再看看你自己?还特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次见面,却又让沈一鸣原本如同死灰的心,又开始燃起了一丝小火苗。

    当然,这次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韩飞最擅长的就是拍商业电影,假如华夏电影圈,还有人能帮他走出只能拍文艺片的困境,那一定是韩飞,如果连他都不能做到,那就只能证明,自己是真的不适合拍商业片。

    转过天,凌晨六点,沈一鸣就醒了,换上了自己华表奖领奖时穿的西装一阵捯饬,到“飞鸟影视”的时候是上午九点。

    正当沈一鸣跟前台登记的时候,韩飞刚好从外面进来。

    “哟,沈老师,您辛苦了。”韩飞客气的跟沈一鸣握手,对于这位的演技跟人品,他都是一百个佩服。

    “不辛苦”沈一鸣连连表示。

    韩飞也发现了,这位似乎不太善于言辞,也就没有继续跟他客套,而是带着他直接进了练习室,这里也是“飞鸟影视”一直以来试戏的地方。

    说起这个练习室,在圈内可是有不少故事呢,甚至在许多艺人口中,这个练习室就是“龙门”,跃过去了,就有极大几率鲤鱼化龙,一飞冲天。

    当然,要想拿到进入“龙门”的门票,也是相当困难的,外界传言,几大艺术高校当中,京影拿到门票的几率比其它艺校要高出好几倍。

    沈一鸣原本对这个传说当中的“龙门”还真有些好奇,结果进来之后发现,就是一个普通的练习室,也没什么特别的。

    “沈老师,这份儿就是您的剧本,您看一下,不管试戏成功与否,我们都希望您不要对外透露。”韩飞见沈一鸣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不免心里暗笑。

    沈一鸣点点头:“那是自然。”

    没有继续客套,沈一鸣直接翻开剧本,让他疑惑的是,这份剧本实在是太厚了,韩飞电话里也没告诉他演的是几号角色,如果是男三号,这个戏份好像有点多了,难道是男二号?

    沈一鸣明显感觉,自己心脏不争气的狠狠跳了几下。

    “可以了。”沈一鸣深吸了一口气,合上剧本道。

    韩飞跟蒋轻侯相视一眼:“那咱们开始吧?”

    对于这位双料影帝的表演,二人还是很期待的。

    沈一鸣坐在椅子上身体后仰,眼神深邃:“你不要乱讲啊,我这里的印度神油都是正规渠道来的,走私是犯法的晓得不?”

    韩飞搭戏:“哎呀,你再考虑考虑嘛,这些药都是真的,我自己就是病人”

    “我不是药神”当中,开始的这一段也是展现程勇性格的一段,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开着一家保健品店,生活过得并不如意,妻子跟他离婚,还要带儿子去国外,父亲患病需要数额不菲的手术费。

    如果不是为了赚钱,他是不会去印度走私药品的,就好像,他把手里的进货渠道卖给假药贩子张长林后,跟大家吃散伙饭时说的那句话一样:“我特么又不是白血病人。”

    这是一个很真实的小人物,他有着所有普通人的自私、贪婪、恐惧,然而也正是这样一个小人物,在故事的最后,却扛起了人性这杆大旗。

    就好像许多影视作品当中所表达的那样,人类贪婪、自私有着无数的缺点,但是当人性的光辉迸发时,又不得不承认,人类又是如此伟大。

    “可以了,沈老师,这个角色是您的了,您要是没有异议的话,我会尽快安排您签合约的,您看什么时候方便?”韩飞其实是指他没有经纪人的事情。

    然而这位也是够执着的,连忙表示:“我随时都方便。”

    韩飞跟蒋轻侯不免苦笑,娱乐圈里还能碰上这么真实的人,不容易啊。

    签约的时候,沈一鸣倒是认真的看着手里的合约,还不忘解释:“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是专业法律人士,看得有点慢,之前不是被坑怕了嘛。”

    这绝对是血的教训,沈一鸣年轻的时候跟剧组签约,结果后来差点没被弄去拍小电影。

    请不起经纪人他就开始自学法律。

    “不急,您慢慢看。”韩飞也表示理解,不过他对自己的合同是有绝对信心的,纵观影视圈各个公司的合约,飞鸟影视的合约不说是条件最好的,但绝对是最干净的,从来不挖坑。

    所有的事情都摆在明面上,双方该承担的责任跟义务都写得清清楚楚。

    “法律上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个片酬怎么是空白的?”沈一鸣表示不解。

    韩飞解释道:“因为我们不太了解您的身价,所以这个片酬方面,还需要您给一个合理的心理价位,要是有出入,咱们还能再谈嘛。”

    这还真不是韩飞推脱,主要是沈一鸣接的戏太少了,这人不光挑剧本,还挑搭档演员,要是剧本不好,搭档演员演技不行,他压根儿就不接,有些剧本好的戏,他甚至白干都有。

    所以干脆在合同上,韩飞就把这一栏给空上了,就是怕给得少了,沈一鸣心里不能接受,又不好意思拒绝,这种情绪是很容易带入到剧组的,到时候损失会更大。

    然而,沈一鸣却懵了,他还真不是自己该拿多少钱,按照文艺片来讲,他一般接一部戏,拍个大半年,也就二十万左右,当然加上宣传啊,什么的,基本上一年功夫也就搭进去了。

    商业片他没演过,只是听说,商业片的价格会比文艺片要高很多,但是,这个很多是多少?

    翻一倍?四十万?好像要得有点太狠了吧?不会直接跟自己翻脸吧?三十万?好像又太少了。

    沈一鸣一咬牙:“三十五万!”

    “噗”韩飞跟蒋轻侯一下没忍住,差点没呛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多,多少?”

    “三十五万太高了吗?那要不三十二万?不能再少了。”沈一鸣面色一囧。

    韩飞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不是,沈老师,您确定吗?您可是双料影帝。”

    “啊?什么意思?”沈一鸣愣住了。

    蒋轻侯笑道:“不行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沈老师,您这报价也太低了,随便一个小演员都比您这个价格高啊,您可是我们剧组的男一号,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说我们不尊重您?”

    韩飞也点头,虽说影视圈里许多人气演员比老戏骨片酬要高,不过也没有低到这个份上的,这要是曝光了,肯定很多同样又要做文章了。

    什么“双料影帝被迫卖身,片酬仅三十五万”“店大欺客,韩飞压榨华表奖影帝片酬”之类的,韩飞把标题都给他们想好了,所以这笔钱肯定是不能省的,要不然以后影视圈那些老戏骨,还有谁愿意跟他合作?

    要知道,现在网剧、电视剧这一块的收入,已经占了飞鸟影视的一半,少了哪些老戏骨的帮衬,还怎么拍出高质量的电视剧?

    沈一鸣一听合着自己报价低了?不过要说这家飞鸟影视也挺有意思,要是换一家公司肯定也就味下来了。

    “等等,你们说,我是男一号?”沈一鸣突然反应过来。

    蒋轻侯看了一眼韩飞:“对啊,老韩没跟你说过吗?”

    好吧,这样的乌龙也够逗的,最终,沈一鸣的片酬加到了800万,这个价格虽然对于成名演员来说还是比较低,不过沈一鸣已经很满意了,有了这笔钱,他就能考虑一下,在京城买房安家了。

    韩飞这笔钱花得也值,对于一个双料影帝的身价来说简直就是白菜价,就算是当宣传费也够回本了,而且还能博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沈老师,您这号码可千万别换了,找您是真不容易,对了,陶老师是怎么找到您的?”韩飞一直很好奇,他找了一圈愣是没消息,陶月华却一下子就找到了。

    “那个,我跟月华是同班同学。”沈一鸣有些不好意思。

    蒋轻侯偷偷冲韩飞使了个眼色,韩飞表示了然,他又不傻,这要是还看不出来,就白混了,摆明了沈一鸣是对陶月华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