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我不是药神。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从此韩贝贝在众多补习班的间隙,又多了一节声乐课,在韩飞看来,这小丫头也就是三分钟热度,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打退堂鼓,也就没有在意。

    这一天,韩飞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韩老师,好久不见。”

    电话那头,韩老师声音却有些疲惫:“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时间见上一面?”

    韩飞知道能让韩老师操心的,就只能是慈善基金会的事情了,于是满口答应。

    于是,在京城机场,韩飞接到了这位做慈善硬是把自己从富翁变成负翁的歌手。

    这次韩老师是一个人来的,韩飞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调侃道:“看到您没瘦,我就放心了。”

    “嗨,我这体型瘦不下来了。”韩老师笑着拍了拍肚子。

    其实韩老师年轻的时候还是挺苗条的,后来是因为生病药物反应,身材才开始走样。

    “恭喜你啊,成为华夏第一个拿到奥斯卡的电影人。”在车上,韩老师也没忘记祝贺。

    韩飞却不在意的笑了笑:“嗨,最佳外语片是给整个团队的,等什么时候,我拿到奥斯卡最佳男演员,您再恭喜我还差不多。”

    韩老师也笑了:“我看好多媒体都说你心灰意冷,不准备再拍电影了,是怎么回事?”

    “嗨,瞎扯呗,我要是什么时候不拍电影了,那就是跟您一样,找到了比唱歌更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哈哈”韩老师笑得很开心。

    先把韩老师送到酒店放行李,然后韩飞带着她去了便宜坊吃烤鸭。

    餐桌上,韩老师可是来者不拒,吃得满嘴流油,两只烤鸭,其中有一只半都进了她的肚子里。

    “舒坦,好久没吃得这么爽了。”韩老师拍了拍肚子,长舒了一口气。

    韩飞一阵好笑:“您至不至于?做个慈善也太惨了点儿吧?”

    “惨吗?我觉得挺好的啊,真的,见过那么多人间惨剧,我现在特别满足。”韩老师正色道。

    吃过之后,韩飞直接把韩老师带到了自己的别墅,坐下来之后,韩老师就开门见山了。

    “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你,这是这次基金会救助活动的资料,你先看一下吧。”

    韩老师说的还真不是客套话,因为这些年来,韩飞给基金会的捐款就一直没有断过,每年几千万的捐赠,对于“飞鸟影视”这种规模的企业,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韩飞接过来翻开第一页就眉头紧皱,这是一份关于白血病患者的救助计划,里面有救助对象的详细情况,相比于上次救助孤儿院的儿童,这些白血病患者的情况更加凄凉。

    按照资料上所说,白血病要想根治,只有进行骨髓移植,但是真正能够匹配到骨髓的,数量极其稀少,许多直系血亲的骨髓都不匹配,而且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也需要一大笔钱,大多数患者只能通过药物维持。

    “白血病的药怎么这么贵?”韩飞微微皱眉。

    一瓶药两万多的价格,而且只是一个疗程的量,一般家庭怎么负担不起的?

    韩老师苦笑着摇头:“这些药都是国外进口的,国内研制不出来,自然他们想卖多少就卖多少了,据我所知,许多西方医药企业给咱们华夏的进口药价格都比日韩的要高。”

    “这帮混蛋。”韩飞气得拍桌子,不谈人道主义,就单从商业规则来说,这都是不合理的,华夏的人口是日韩两国的多少倍?按理说应该可以争取更加优惠的价格才对,怎么可能比日韩的药价还要高呢?

    “韩老师,您就直说吧,需要多少钱?”

    韩老师很坦率的伸出手指:“三千万,基金会也通过社会募捐了一些,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这些民间基金会,企业是不会捐赠的,没有曝光度,社会募捐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其实韩老师最大的烦恼就是基金会没有曝光度,很多募捐普通民众压根就不知道,而许多官方慈善会总能够拿到许多媒体曝光资源。

    “没问题。”三千万,韩飞还掏得起,不过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从脑海里闪过,韩飞又道:“韩老师,您看这样行不行?救助的过程,我们拍一个纪录片,到时候放到视频网站上进行宣传,这样曝光度不就起来了吗?”

    韩老师眼前一亮:“这注意不错。”

    原本韩飞是想留韩老师继续坐一会儿的,不过这位也是个急性子,非要回去抓紧时间把方案赶出来,也就只能由得她了。

    其实对于韩老师的这种生活态度,韩飞是很羡慕的,世人都被名利所累,包括他也不例外,然而韩老师却是仅有活得很通透的一个。

    假如把人分成三种境界,韩飞跟所有普通人一样,还处于最底一层的现实世界,而韩老师已经到了第二层的精神世界,她追求的是普世的大爱。

    至于第三层境界,那就是神了。

    回到公司,韩飞直接从公司的账户当中给韩老师的基金会把钱打了过去,另外,要拍纪录片的话,他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给蒋轻侯他们打了电话,结果这帮家伙估计也是在家里闲得无聊,一个个的满口答应,提前来公司。

    一度让韩飞很怀疑,这帮家伙是不是为了躲避“交公粮”才这么积极回来的。

    蒋轻侯他们回来之后,韩老师那边的方案也送了过来,在看过方案之后,蒋轻侯却提出:“拍个纪录片影响力不够吧?不如拍个电影吧?反正咱们现在也没事儿干。”

    韩飞一阵翻白眼,瞧这话说的,弄得跟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似的。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剧组众人都纷纷表示这个主意好,其实就是闲的,一个月没开工了,手痒啊!

    “行,那就先这定了,不过咱们纪录片还是要拍,既然涉及到现实题材,咱们总得先去拍拍素材,不能随意瞎编吧?”韩飞见众人这么上心,也就没有阻止,就像他们所说的,闲着也是闲着,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挺没劲的。

    于是四月中旬,韩飞就带着剧组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第一站是魔都,这里有几个基金会的对口医院,当中就有不少白血病人在这里治疗。

    韩老师见韩飞这么一大群人,不由咂舌:“拍个纪录片你们至于的嘛?”

    蒋轻侯笑道:“这回啊,纪录片改电影了。”

    韩飞就开始跟韩老师解释,韩老师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脸懵逼,这么随性的吗?不是说拍电影是件很严谨的事情吗?

    因为涉及到病人跟医院**的问题,基金会额工作人员就负责提前跟他们沟通,大部分病人还是比较配合的,当然,也有一部分病人不愿意露面,韩飞决定所有拍摄都采用特写镜头,也就是之拍下半身。

    医院一听说有剧组来拍摄,赶紧上报医院领导,在了解清楚韩飞剧组的情况后,自然是满心欢喜的接待了他们。

    这可是拿到奥斯卡的剧组,说出去都够吹一辈子了的,甚至医院还为谁来代表医院出镜,发生了争执。

    其实对于医院的拍摄很简单,就是拍一些医院里的场景,以及让医生介绍一下白血病以及白血病人的情况。

    整个拍摄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弄得医院代表有些意犹未尽。

    “咳咳,皱医生表现得相当好,很完美,谢谢您的配合,这样,我就先去拍病人了。”蒋轻侯郑重的表示。

    皱医生开心的同时还不忘推销自己:“蒋导,您觉得我有没有演戏的天赋?我很喜欢演戏的”

    好不容易摆脱了皱医生的纠缠,蒋轻侯这才带着剧组开始拍摄病人,说实话,在来之前,大家都没有想到白血病人会这么痛苦。

    每一次做化疗的之前病人都是咬牙硬挺,有的甚至要在家人做心理建设的情况下才有勇气去做化疗。

    即便是在做清创的时候,虽然局部麻醉,可麻药失效之后,病人那一声声的哀嚎,还是让剧组众人相当震撼。

    “原来,白血病这么痛?”这是剧组众人共有的念头。

    而随着拍摄的继续,许多原本不愿意在镜头前透露家庭情况的病人、家属,也开始逐渐信任剧组,开始将一些他们的故事。

    比如,有一对夫妻,女孩五岁的时候检查出了白血病,父亲是开面包车给人拉货的,母亲在魔都给人当保姆,凭借夫妻俩省吃俭用,这些年也积攒了一些存款,然而单单六次化疗就要花费三十多万。

    这对夫妻把所有能借的亲戚都借了,欠了一屁股债,但是关乎女儿的性命,夫妻俩却咬牙含泪说:“治,一定要治,我们不能让孩子还没看到这个世界的绚丽多彩,就带着痛苦离开。”

    这种情况在白血病人当中是比较普遍的,高昂的药费、手术费压得许多家庭都喘不过气来,即便是一些中产家庭,都开始卖房卖车,更别提一些低产家庭,有些甚至直接回去等死。

    另外关于药价,韩飞还听到了一种说法,有的病人表示,在印度就有相关的仿制药,效果一模一样,然而药价却比西方进口药便宜十倍不止。

    于是,韩飞就开始在网上查询资料,发现果真如此,而且还被他发现了一个事情,曾经就有人身患白血病在印度买药,后来有病友知道之后,就开始委托他帮忙带药,随着委托的人越来越多,后来这位被医药公司告发,被拘留了。

    后来事情闹得很大,上了法庭之后,许多病友开始为他奔走求情,还联名递交了陈情书。

    “咦,你们觉得把这个事情作为故事的切入点怎么样?”韩飞把资料打印出来给蒋轻侯他们看。

    蒋轻侯等人一看就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好啊,有戏剧性,又矛盾冲突,有人性跟法律的碰撞。”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玩意能过审吗?”

    好吧,这也是所有人都担心的,华夏的审核制度一直被影视从业者诟病,然而谁也没办法硬扛总局啊。

    韩飞也有些担忧,这个故事,无疑让他想到了“我不是药神”,但是“我不是药神”之所以能过审,主要归功于一个人,编剧“韩家女”,没错,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韩三爷的闺女。

    要不然,就凭导演文牧野一个新人导演,这样的题材,他拿头过审?第一关就直接枪毙了。

    “不管了,先把剧本弄出来再说!”韩飞咬牙道。

    他如今的地位自然没法跟韩三爷相提并论,不过总还能在领导面前说上话。

    “行,那就干!”蒋轻侯自然是最开心的,这类题材,导演的发挥空间太大了,而且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题材。

    确定了故事主架构之后,大家就开始展开头脑风暴,剧本的故事一点点被填充。

    一行人白天拍摄,晚上回到酒店赶剧本,比较头疼的就是,每天都能够拍摄到新素材,昨天还觉得不错的故事,到了第二天一看新素材又觉得还是新素材好,翻来覆去的修改了无数遍。

    最终在六月底,韩飞拿到了第一版剧本,第二天,他就前往京城,将剧本送审。

    然后没过多久,剧本就被打回来了。

    “领导,这么好的剧本,你们都给打回来了,是不是有点儿太那啥了?”

    对于韩飞的抱怨,领导笑骂道:“你小子脸皮可真够厚的,没错,剧本的确写得不错,不过你这里边儿的警察形象可不太好,我们可不敢批!”

    韩飞一阵挠头:“合着您看过这剧本?可是,您这让我们怎么改?这要是歌功颂德,整部片子就没法看了。”

    “你小子的剧本,我哪一部没过目?动动脑子嘛,没让你歌功颂德,可你至少要保持中立嘛。”

    领导语重心长道。

    这韩飞要是还不明白这么多年就白混了,刚准备收拾东西走。

    领导却叫住他:“今年的华表奖,你来做个颁奖嘉宾吧。”

    “合着,又没有我的份?”韩飞吐槽道。

    “你就知足吧,你看看你拍的那些,哪一部是主旋律的?就这还想拿奖?”

    韩飞暗自翻白眼,主旋律而已,他又不是不会拍,只是暂时还不想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