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人在华夏,刚下飞机。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欧洲观众对于华夏电影,其实并不陌生,上世纪**十年代,华夏电影不少文艺片在各大电影节争奇斗艳,也斩获了无数奖项。

    以至于欧洲观众对于华夏电影的第一印象,就是文艺片,然而“英雄”的出现却让诸多欧洲观众重新认识了华夏电影。

    首先“英雄”的意境对于镜头的运用很贴近于文艺片,这让欧洲观众感到熟悉,但是“英雄”当中对于画面、场景的运用却又是好莱坞级别的,原本这两样东西不应该出现在一部电影里,那会让电影显得很突兀。

    但是“英雄”却做到了完美融合,不论是雨亭棋馆无名与长空的对决,还是胡杨林飞雪与如月的战斗,亦或者是无名与残剑在湖心亭一战,那些挥洒写意的镜头对观众的冲击是以往任何好莱坞电影都无法达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观众相对于北美观众来讲,更能看懂“英雄”的情节,特别是法国观众,他们对于文艺电影的喜爱,甚至到了一种狂热的地步,就好像他们对于法语的热爱。

    许多法国观众甚至看了一遍觉得没有看懂,转过身就又买了一张电影票,然而,“英雄”注定了是一部只有华夏观众能够看得懂的电影,法国观众即便对文艺片的理解再深刻,也没办法理解,什么叫“侠”什么叫“家国天下”什么叫“英雄”

    但是越是搞不懂,法国观众就越是好奇,甚至有的观众开始问身边的一些华人,他们对于“英雄”的理解。

    原本许多华人观众并没有去看这部电影,被法国朋友一说,带着好奇心走进影院,许多年纪大一些的华人观众在走出影院的时候,眼眶还有些泛红。

    越是身处异乡,越是能感受到“英雄”当中对于“家国天下”的理解,赵国书馆当中,秦军以强弩硬弓攻城,馆长面对慌乱的学生们道:你们记住秦国的箭再强,可以破我们的城,灭我们的国,却亡不了我们赵国的字

    这个观点跟法国小说家阿尔丰斯都德的“最后一课”似乎不谋而合,依稀记得华夏的小学课本当中也有这篇文章。

    许多华人就用“最后一课”的精神开始跟身边的法国朋友讲解“英雄”当中的故事,这样一来就容易理解多了。

    有些遗憾的是,欧洲各国的电影票房无法实时汇总,所以韩飞也不太清除这些国家的首日票房究竟有多少,只能等到电影下画了才会有统计数据。

    事实上,韩飞并不知道,此时“英雄”在欧洲各国已经刮起了一股不小的风暴,而他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一些欧洲观众的认知里。

    到了十月下旬,“英雄”在欧洲各国陆续下画,除去一些买断的小国,真正给韩飞贡献票房的大头是“英法德”这几个老牌强国。

    英国最终票房是4600万英镑,看起来虽然不多,不过要知道,英国票房最高的一部电影,也仅仅只有6900万英镑,而且,这可是英镑,比美刀更值钱。

    法国的总票房是6500万欧元,这个票房可是实打实的法国观众贡献出来的,他们对于文艺片的偏好可见一斑。

    德国1980万欧元,看起来有些拉跨,不过没办法,这在德国的票房排行榜上已经能够排到前十了,众所周知,德国的人口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在票房统计数据出来之后,这些欧洲国家的媒体也开始重视起来,各种报道也开始走进人们的生活,起初这些欧洲国家对于华夏电影其实并没有放在眼里,然而“英雄”获得的票房数据是如此耀眼,这就引起了这些国家的警觉。

    按照媒体的统计,欧洲各国的本土市场,被好莱坞电影占据了半壁江山,几乎没有幸免,原先大家还没感觉,毕竟欧洲国家通用语言是英语,好莱坞电影当中也时常会出现一些本国演员。

    然而,“英雄”的出现却撕开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原来本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前二十当中有80都是好莱坞电影,最讽刺的是,就连华夏电影都开始走出国门,他们这些自付欧洲强国的国家却成了好莱坞电影的倾销地。

    于是,许多欧洲观众开始正式这个问题,甚至呼吁政府对于本土电影采取保护,限制好莱坞电影的入侵。

    当然,这些跟韩飞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在国外漂泊了半年,终于回到了国内。

    “人在华夏,刚下飞机。”韩飞打着哈欠发了一条微博。

    然而,很快这句话就成了爆红的网络用语,被许多网友争相模仿,甚至还开辟出了许多新玩法,什么“人在米国,刚下飞机”太落伍了好嘛。

    “人在鹏城,刚下公交。”之类的顿时刷爆了朋友圈。

    而韩飞则是回到自己的独栋别墅里,颇有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意思。

    冲了个凉,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饥肠辘辘,别墅虽然经常有保洁员打扫,却没有吃的,冰箱里空空如也,韩飞只好开车来到市区,点上一碗杂酱面,吃得呲溜作响。

    在机场,韩飞就给剧组放了假,他现在自然也就没事儿干了,想了想,回家把在法国带的礼物分成了三份,然后用快递寄了出去。

    原本,韩飞是打算躲一阵清闲的,结果领导一个电话,也就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你小子,外边儿闹出这么大动静,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享清闲。”领导在参观了韩飞的别墅之后,笑骂道。

    韩飞无奈道:“没办法,现在外边儿一堆狗仔,我还是躲一躲吧。”

    “嘚瑟。”

    “哈哈。”

    玩笑过后,领导正色道:“最近圈内很多级以及超级制作都陆续上马了,你觉得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事实上,领导的担忧也不无道理,这应该是这么多年,华夏电影走出去最好的契机了,但是机遇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就是风险,假如这一次这些圈内领头的影视公司冲击国外市场失败,将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再有这样的勇气了。

    韩飞也知道领导心里没底,作为一个统筹全局的领导者,他要着眼整个行业是否能够健康发展,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情况不会太乐观,要想摸清楚国外观众的喜好,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影片起码有一大半都会亏本,能够赚钱的只是极少数。”

    “但是,这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好莱坞当年跟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一直到新世纪好莱坞的全球化策略才开始收获,人家用了几十年时间去耕耘,凭什么,我们什么代价都不付就能够做到?”

    领导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少让他们走一些弯路。”

    韩飞摇头:“既然我们想要模仿好莱坞的模式,他们走的弯路,我们一样也少不了,走进了死胡同,重新走出来就是了,捷径往往意味着将来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加惨痛,甚至到我们无法承受。”

    其实这也是华夏人经常容易犯的错误,包括父母都会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为他规划道路,美其名曰:少走点弯路,然而事实证明,到了社会上,该吃的苦一样没少吃,反而是一些年轻时候就一直靠自己摸爬滚打的,经历过很多挫折之后,往往能够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领导默然,半晌才对韩飞道:“那为什么你小子就走的一帆风顺的?”

    呃这就没意思了,不知道什么叫幸存者偏差吗?韩飞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临走前,领导还是表示:“你小子也被光看热闹,有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你那个天工掌握的技术也别抠得那么死”

    “咳咳,领导,您的车来了。”

    “小滑头。”

    总算是把领导忽悠走了,别闹“天工”的技术可是他花了这么多年时间,花了那么多钱一部部电影烧钱烧出来的,凭什么就给别人免费共享?

    好莱坞那么多高精技术什么时候共享给过别人?拍“猩球崛起”的时候,那帮老外还藏着掖着的。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韩飞也没打算从政,顶多给同行们一个优惠价,共享技术?别闹,大家都很忙的。

    也正像领导所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华夏电影可谓是风起云涌,在“英雄”全球票房突破22亿美刀之后,国内这些影视公司就更眼红了。

    那些大导演,谁没有站在全世界最大的电影市场,证明自己的冲动?

    于是这段时间,就成了媒体最忙碌的时候,继韩飞的“英雄”之后,剧媒体统计,今年光立项的级制作就有十二部之多,可以预见将来一两年的电影市场,竞争将会异常惨烈。

    同时,这似乎也成了行业的风向标,一些只钟情于低成本电影的影视公司将会受到巨大冲击。

    有媒体甚至称之为“行业洗牌”,当然,并不是说低成本电影就没有逆袭的机会,要想靠低成本逆袭,就必须将内容做到极致,拼凑一些笑话段子找几个明星就能够获得高票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对于华夏观众来说,这绝对是个好事情,虽然这些级制作并不能保证全都是好片子,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杜绝粗制滥造,毕竟好几亿的投资可不是开玩笑的,谁要是玩砸了以后再想获得投资,可就难了。

    压力给到了导演,导演自然也会把压力下放,当剧组不再是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时候,出来的片子,大多数都能在水准线之上。

    原本韩飞还想继续多两天清闲,偷偷懒,结果星艺传媒的黎君渺又找上了门。

    黎君渺跟韩飞也算是老关系了,一点都没客气:“这回又要借你的天工用一用了。”

    显然黎君渺也是从“急冻星球”当中尝到了甜头,这次更是野心勃勃的拿出了6个亿的人民币的超级制作,显然是要再度冲击北美市场。

    “没问题,给钱就行。”韩飞半开玩笑道。

    黎君渺就笑骂:“你小子,赚那么多钱,也没见你怎么花。”

    “时机到了,自然就会花出去的。”韩飞笑着回应。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韩飞也不太清除自己究竟有多少钱,于是,让公司会计查了查,发现自己的各种理财投资账户里有120亿人民币,另外公司也有10个亿的流动资金,加上还没有到账的海外票房分成,差不多又有20亿左右。

    也就是说,他现在拥有的现金流已经高达150亿,这个数字就及其恐怖了,这样的现金流,还在是没有贷款的情况下,有些千亿级别的公司都达不到。

    然而,这就是文化公司的优势,轻资产、现金流充足,当然对于这笔钱,韩飞其实早就有了规划,只是还没有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哎。”小丫头趴在韩飞的办公桌上唉声叹气。

    韩飞忍不住揪着她的小脸蛋笑骂道:“你小小年纪的,哪儿那么多烦心事儿?”

    韩贝贝拍掉韩飞的手,双手支着下巴:“你不懂。”

    好吧,小丫头一副“你还小”的模样,都把韩飞气乐了:“那你倒是说说,我懂的来听听?”

    “你看啊,我现在每天不仅要上学,还得参加各种培训班儿,回到家里各种作业,每天晚上做到十一二点都做不完,做人也太难了吧?我要是豆豆就好了,整天啥也不干,不是吃就是睡,多好啊。”韩贝贝表示自己现在就是人不如狗系列的代表。

    韩飞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心想估计又是被董婕的高压政策弄得郁闷了,不过嘴上还是教训道:“你这小脑袋瓜子整天想什么呢?豆豆再好那也是只狗,得依靠别人才能生存,你以后难道想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可我现在不也在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韩贝贝可怜兮兮道。

    一句话把韩飞呛得没脾气:“咳咳,那是老妈,能是别人吗?”

    “哎呀,我不管,我现在连自己起码的私人时间都没有了,你去跟老妈说,她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回去了,我住你办公室。”韩贝贝开始耍赖。

    “别啊,我的姑奶奶,你怕我也怕啊!”韩飞暗自白眼,这小丫头是不是太高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