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拥挤的贺岁档。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然而真的能一样吗?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群演们吃得差,拿的也不多,拍戏的时候,自然就无精打采,反正就是能糊弄就糊弄,不能糊弄想法子糊弄,同样是拍戏,韩飞这边的剧组,群演们穿上服装拿着道具,都是趾高气昂。

    冯驰这边的群演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走路都没力气,为此拍摄进度受到严重影响,冯驰心里在滴血啊,这剧组耽误一天得多少钱?这里边儿有一半可是他的血汗钱啊。

    没办法,冯驰只好下了死命令,把群演的盒饭抬高了两块钱,这下总算是稳住了群演们,可是损害到了后勤的利益,后勤自然不舒服。

    于是道具组就倒了霉,采购回来的东西质量明显下降,然而冯驰却没有在意,反正能用就行,加钱?他上哪儿找钱去?

    此外,为了节约成本,冯驰甚至连外景都省了,直接在摄影棚搞定,实在不行就在横店附近的一些旅游景点拍完拉倒,到时候后期图就是了。

    而另外一边,韩飞的剧组正在拍摄秦王宫的戏份,何明宇也正式进组。

    秦王宫,群演们身穿黑色长袍,排列整齐,放眼望去,似乎一片黑色的海洋,远远望不到头,为了拍摄这段镜头,剧组请了一千名群演,人上一千人山人海,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韩飞默然立于人群中央走道上,三个木匣当中装着三把兵刃,秦国丞相高声呼喝:长空、残剑、飞雪这三名刺客十年来,行刺我王,另我王寝食难安,如今有我大秦壮士一举击破,从此我王可以高枕无忧啦。

    “为大王贺。”黑压压的一片群演尽皆躬身。

    而韩飞饰演的无名就这样默然走向秦王宫,远处巍峨肃穆的宫殿,就像是一只沉睡的巨兽,缓缓张口,韩飞从门口进入的那一刻,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却又很快被阴影吞没。

    就好像预示着他踏入这扇大门,已经注定了之后的结局。

    “咔,这条过了,群演休息半个小时,转场开戏。”蒋轻侯在对讲机里喊道。

    剧组分成两组开拍,也是为了提高效率,这还是在敦煌拍戏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一组负责拍文戏,一组负责拍武戏。

    秦王宫里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布景,何明宇也正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上甲胄。

    “别说,这个还真挺沉的。”何明宇惊讶于服装道具的真实。

    韩飞跟蒋轻侯就笑了:“这算什么,我们拍流浪地球的时候,那防护服六十多斤,道具都没得买,全都是用3打印的。”

    “哦?那你们拍流浪地球2的时候,可要给我安排个角色。”何明宇笑道。

    “那太好了。”蒋轻侯巴不得呢。

    一切准备就绪,韩飞跟何明宇的对手戏也就开始了。

    韩飞面无表情,缓步走向殿内,此时有乐者敲击编钟,这也是对华夏文化的一种还原。

    此时整个镜头都被一片黑色所占领,无名一身黑色,宫殿也是黑色,就连地板也都是黑色,其实这是有讲究的,大秦以黑色为贵,秦始皇的起居坐卧也都是黑色,这些都是对历史的细节还原,同时也是张艺谋对色彩运用到极致的表现。

    整个大殿只有秦王面前的几排灯盏闪烁着火光,之后便是之前试戏时,秦王跟无名的对话,原本到这里,蒋轻侯就应该喊“咔”了,不过,似乎是觉得他们状态正好,蒋轻侯并没有叫停。

    对于演员来说,导演没有喊“咔”就意味着要继续往下演,哪怕是你连剧本都没有。

    秦王:宣我法令。

    老宦官:秦王法令,赵国刺客长空,谋刺不轨,有杀刺客者,赏千金,封万户侯,上前二十步,与王对饮。

    无名上前二十步,依旧面不改色。

    秦王道:剧寡人得报,你不过区区一亭长,乃是我大秦最小的官吏,何德何能,拿下刺客长空。

    无名答:剑。

    秦王:好快的剑。

    不知不觉,二人竟然把前半段的戏都演完了,直到蒋轻侯骂了一声:“咔,卧槽,你们特么都是猪脑子吗?不是说过事先风扇要调教准的嘛?灯被吹灭了好几盏。”

    现场工作人员赶紧重新校准,而韩飞跟何明宇则是松了一口气,这镜头太长了,长到双方都感觉压力倍增,甚至没有机会去想接下来该怎么演,而是以一种“秦王、无名”接下来会怎么做的状态,在进行。

    灯盏的这一段,其实也是剧中非常有逼格的一段,无名第一次露出杀机,而所有的灯盏就像是感受到了无名的杀气,烛火全都倒向了秦王一边,当初韩飞看到原版这个镜头的时候不尽为国师的精巧设计,拍案叫绝。

    文戏拍摄得很顺利,武戏就比较艰难了,“英雄”作为华语电影的第一部大片,剧中秦军布阵,特别是箭雨的戏份更是成为不朽的经典,甚至就连许多好莱坞大片都竞相模仿。

    对于这种大场面的调度,其实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数以千计的群演,只要有一个动作没到位,所有的镜头全部都要重来,只能尽量的把镜头细化,一个镜头几秒钟一点点抠出来。

    毕竟,你不能指望群演们能跟真正的军人一样训练有素。

    在横店影视城拍摄了半年,“英雄”总算是杀青了,而冯驰的新片“夜幕”也在半个月前杀青了,比较有意思的是,当记者问及,韩飞这部英雄拍了快一年时间,而冯驰的新片却仅仅只用了六个月,是不是偷工减料了。

    冯驰却自信满满道:“一部戏好不好看,不是看拍的时间多久,而是剧情好不好看,我拍的这部戏,可以说是东方的哈姆雷特,十年内没有人能超越。”

    不得不说,冯驰在自我营销这方面绝对是天才,而且脸皮厚,也不在乎被打脸,先把牛皮吹出去博个关注再说。

    接连两部备受关注的电影杀青,自然也牵动了媒体以及网友们的心,眼看着今年一年即将过去,大家纷纷猜测,这两部电影会不会登录春节档。

    冯驰自然是快马加鞭想要抢在韩飞前面上映,虽然嘴上说不怕,可实际上哪有不心虚的?不说韩飞剧组的战斗力,光是这部电影当中一半都是他的血汗钱,就让他完全没有退路了,不成功便成仁。

    韩飞自然也没有忘记自己放出去的狠话,也在加班加点赶工,特效虽然复杂了一些,不过他别的没有,就是特效团队多,一个小组不行就上两个小组。

    这个春节档注定了档期会很拥挤,原本就有几部级制作准备好了上映,宣传都打出去了,等到冯驰跟韩飞都争相插入档期,更是让整个春节档显得硝烟弥漫。

    冯驰可一点也没闲着,从十二月份开始就一直在上蹿下跳,今天不是骂那个演员没演技,就是明天说哪个导演给他当学生都不配,其实无非就是碰瓷蹭热度而已。

    别说,网友们还真就吃他这套,在网上各种骂他,冯驰高兴得嘴都裂开了,这就是无形中的宣传,都不用自己请水军了,得省多少钱?

    十一月底贺岁档其实战火就燃起来了,连续三部影片首日票房破两亿,可以看得出来观众们的观影热情还是很高的。

    其实还有一个隐性原因,今年的华语电影质量明显比去年要高了一截,特别是电影特效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其实这也跟韩飞有关,自从“流浪地球”之后,观众们对于特效电影的要求就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以前的五毛特效要是再敢拿来骗钱,观众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现在单靠宣传营销,就像获得高票房已经基本不可能了,观众越来越趋于理性。

    当然为此,同行们也没少骂韩飞,毕竟就是他这个始作俑者把观众的胃口养刁的,要不然大家还能安安稳稳的恰几年烂钱呢。

    市场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而一些无法适应变化的影视公司接连出现亏损,也导致了许多公司倒闭,真正能够在今年票房市场上分上一杯羹的,都是嗅觉灵敏行动力强的公司,其中也有不少小公司,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而像虹山娱乐、金牌影视这样的大公司反而因为船大不好调头,频频票房失利,出现了巨额亏损。

    星艺传媒则是在黎君渺的带领下,逐渐开始走出国门,“急冻星球”在北美上映后也获得了4800万美刀的票房,虽然跟韩飞的成绩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不过也算是让国内不少影视公司都看到了走出国门的希望。

    毕竟,韩飞的成绩有些太过凶猛,对大家都没什么借鉴意义,而星艺传媒就不同了,大家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既然你行,为什么我就不行?

    按照媒体报道,已经有多部华语电影,被买断了版权来年将会在北美市场上映,虽然赚的不多,不过对于华语电影来讲,也算是踏出国门的第一步。

    元旦档期,又有十几部影片开始展开厮杀,战况也是异常激烈,电影市场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哪怕你仅仅占有1的排片量,那也是敌人。

    而就在一月三号,“英雄”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镜头的特效制作,相比于原版影片,韩飞看到的是一个画质更高、特效更加绚丽,同时色彩冲击更加强烈,却又不失本来味道的“英雄”。

    送审之后,半个月就通过了审核,唯一剪的一刀,是无名进入秦王宫时,脱掉全身衣物,裸露半个屁股的镜头。

    其实拍这个镜头的时候,韩飞可是挣扎了半天,后来本着为艺术献身的心态咬牙拍了,结果现在居然给剪了,哎,也是没谁了。

    “哥哥,你给我几张首映礼门票吧,我带同学去给你捧场。”韩贝贝已经是上初中的大姑娘了。

    韩飞心里暗笑,这小丫头还真是长大了,居然连撒娇这样的传统技能都丢了?嗯,要给她涨点儿记性。

    “不需要,一张门票好几百块呢,要不从你零用钱里扣?”

    “啊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几张门票而已,小气鬼喝凉水。”小丫头开始耍赖,抱着韩飞的大腿不撒手。

    “切,幼稚。”

    “你才幼稚。”

    “你们俩都幼稚,都多大的人了,好不容易你哥哥回趟家,你还不消停,赶紧松开。”董婕打断了兄妹俩的幼稚对话。

    韩贝贝不甘心的松开,撇嘴:“人家今年语文考了全班第一,你做哥哥的都没说准备礼物,坏人。”

    韩飞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说自己数学考了年级倒数?”

    韩贝贝:扎心了老铁。

    吃饭的时候,韩贝贝还在缠着韩飞要门票,韩飞想了想:“这样,我在家的这一个礼拜,你把家务包了,我就给你门票。”

    “成交。”

    董婕不信任的看着闺女:“你行嘛?”

    “那必须的。”

    结果,一天后,韩飞跟董姐出去遛狗回来,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韩贝贝带着她几个闺蜜正在打扫屋子,好嘛,这是来我们家做全班大扫除了?

    董婕自然不好意思让别人家的孩子来家里做家务啊,于是,韩飞只能答应给她们弄门票。

    “万岁”几个小丫头嬉笑着抱在一起庆祝顺利白嫖。

    “你这鬼丫头,就是聪明劲没用在正道上。”董婕宠溺的刮了刮闺女的鼻子。

    韩贝贝占了便宜,罕见的没有还嘴,而是美滋滋的向韩飞伸手。

    “啪。”韩飞没好气的拍了她一下道:“门票要先打印,我身上怎么会有。”

    “那就一起去你公司拿。”很显然韩贝贝怕上次的事件再度重演。

    韩飞只好载着一群小丫头,来到公司,这群小丫头什么时候见过这场面,看着来往的明星,以及正在制作的动画,一个个那叫一个兴奋。

    “呀,韩贝贝,你看,那是不是吴梦泽?我的天呐,他居然是你哥哥公司的明星?”

    “不止呢,还有李鑫。”

    “哎,我们能不能跟他们要个签名啊?”

    韩飞一想也没事,就冲那几个他没什么印象的艺人招了招手,几名艺人一看,大老板召唤,赶紧一溜烟的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