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站在风口的猪。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麦克”这个角色戏份不少,韩飞只看了十分钟肯定不可能把部剧都背下来,事实上,他也仅仅是着重看了其中的一段戏,后面的剧只是粗略的翻了一遍。

    按照剧来看这个“麦克”是个十足的野心家,为人霸道、残忍,为了达到一统黑道的目的不折手段,甚至与虎谋皮跟宝岛某些官员集团合作。

    韩飞深吸一口气,走到酒店窗口,左手做了一个夹雪茄的姿势,右手猛地拉开窗帘,转身做了个拥抱的动作,随后夹着雪茄的左手很自然的搭在半空:“阿峰,你看看这里,曾几何时,英雄地、风云地,只要你开口,所有眼前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世界都被我们踩在脚下的感觉。”

    中年制片人愣住了,他虽然不懂怎么演戏,可在行业里混了这么多年,泡也泡出来了,眼力还是有的,不管是夹雪茄等一系列的无实物表演,还是后续的眼神、台词,都比之前来试戏的年轻演员好太多了,他甚至怀疑,对真的只是还在读大一的在校生吗?

    作为一个宝岛人,他不禁暗自惊诧,难道内地影视院的教水平已经高到这个程度?

    大胡子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韩飞,他演的这一段就是“麦克”劝降男二号的戏份,也是“麦克”第一次暴露野心的镜头,原先被他换掉的演员就是这一段死活过不去,一个野心勃勃的反派愣是被演成了温室里的花,大胡子实在气不过就让他滚蛋了。

    而且最让大胡子心动的是,韩飞并没有跟其余人一样千篇一律的将“麦克”当做坏人来演,其实这部戏的编剧就是大胡子自己,他身就是宝岛人,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成长,对于黑道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在大胡子看来“麦克”这个角色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反派黑道,“麦克”自幼在米国读书、成长,他的价值观就是极度追求利益,在影片当中“麦克”隐喻的是一种新的思想,而男一男二从在宝岛生活,他们的思想相对保守,这部戏与其是黑帮之间的火并,不如是两种思想的碰撞。

    韩飞刚刚的表演,突然让大胡子有了深挖“麦克”这个角色的创作**。

    “OK,就是你了,侯子带他去签约吧。”大胡子难掩兴奋之色。

    韩飞面露难色似乎想些什么,蒋轻侯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了出去。

    “不是,侯子我得先问清楚啊,这角色有多少戏份,我们还有一个半月可就开了”

    蒋轻侯一阵无语:“你丫脑子抽抽了吧?上期你是大一,院不准请假,这期你就大二了,让剧组给你开个证明,请个十天半个月假期还不是轻飘的?”

    韩飞一想也是啊,他都大二了,再也不是大一的萌新了,卧槽,这感觉真爽!

    蒋轻侯带着韩飞去签合约,韩飞看了一下除了片酬低了点只有五万块钱,倒是没挖什么坑,不过最让韩飞奇怪的是,一般合同都会要求演员配合宣传什么的,他的合同里居然没有这一项。

    “别傻了,这可是大胡子的片子,内地够呛能上映,你在宝岛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宣传个鸡儿?”蒋轻侯笑骂。

    韩飞自嘲道:“狗屎,我特么在内地也没什么影响力好吧。”

    打闹笑谈间,蒋轻侯带着韩飞来到一家大排档,别生意还真不错,桌子都坐满了,看打扮应该都是在横店做临时演员的,也就是俗称的龙套。

    蒋轻侯似乎跟其中大部分人都认识,熟络的打着招呼,而且韩飞还发现这些人看他的眼神还带着一丝羡慕,甚至还有一些看着大人物似的仰望。

    “你子混得可以嘛。”韩飞锤了蒋轻侯一下。

    蒋轻侯得意的笑了,不过嘚瑟过后又是一阵感慨:“这行业就这样,上去了一步登天,名利双收,好像特么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上天,可实际上呢?一年能够爆火的影视剧就那么几部,要想站在那个风口上,可比登天还要难!”

    韩飞点点头,隔壁桌几个明显已经上了年龄的大叔正光着膀子喝酒,桌上就一碟花生米两个菜,显然混得并不如意,看向韩飞的眼神甚至已经有些麻木。

    “不是,这些大叔就一直在这里当龙套?就没想过去干别的?”韩飞低声问道。

    蒋轻侯叹了口气:“你在这里呆上几年就明白了,对于有些人来这里既是梦想启航的地,也是灵魂无处安放的地狱。”

    夏天吃着烤串喝着冰啤酒无疑是一种享受,韩飞跟蒋轻侯很快就干掉了一箱,周围的人来了又走,老板光着膀子烤串儿,老板娘陪着笑脸迎来送往。

    “哟,侯子,这就是你那个兄弟吧?我怎么看着眼生。”大排档又来了一伙人,有男有女,其中打头的一个中年人凑了过来。

    韩飞能明显感觉到蒋轻侯握着酒瓶子的手瞬间绷紧,就在他准备抄家伙跟这帮人干一架的时候,蒋轻侯又换了一张笑脸,只是语气暗藏讥讽。

    “哟,这不是吴总嘛,您这整天日理万机的,居然还对我的情况这么了解,实在是不容易啊。”

    吴总脸色一僵,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他难堪的事情。

    “侯子,你可别听外边儿人瞎,你也知道在这行里,只要不是亲眼看见的,那都做不得真,你是吧?”

    “那是。”蒋轻侯冷笑着拍到吴辉的手。

    吴辉讨了个没趣很没面子的回去了,一行人应该是以他为首,各种马屁拍得咣当响,其中几个身着暴露的女子,更是很没下限的在他身上磨蹭,吴辉也不顾大庭广众之下,一双手就没闲着。

    韩飞终于明白蒋轻侯为什么瞧不起这货了,吃相太难看,这种人在圈内也不在少数,因为大多数人进入这个行业压根就没什么崇高的艺术追求,就是混口饭吃而已。

    当他们发现这行不仅能混到饭吃,还能获得其他附加收益,自然就会蜂拥而至,人性如此。

    “贵圈真乱”的可不仅仅是明星,实际上是大牌明星是会爱惜羽毛,资也会更加呵护他们的摇钱树,反倒是这种圈子外围的区域,容易产生灰色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