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骆养性 崇祯八年

    “臣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叩见圣上”'臣锦衣卫指挥同知刘应袭,齐昌国叩见圣上””微臣锦衣卫指挥佥事李若链,黄涪叩见圣上”,在骆养性的带领下,锦衣卫官们依次跪倒,叩拜问安。

    朱振卿端坐在龙椅上,目光炯炯注视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众人,心里的念头闪电般转过,骆养性,锦衣卫世家出身,其父骆思恭,万历末年到天启年的锦衣卫指挥使,因不肯党附魏忠贤而被田尔耕所取代,前年病死,就是这样一个根红苗正的官几代,最后却率众投降,做了个中级官员,其余锦衣卫上层里,只有李若链最后自杀殉国,黄涪则是避世出家,其余人等皆被李闯部下刘宗敏拷掠而死,都不得善终。

    他只是短短的沉思了一下,下面跪着的锦衣卫众官员心里可是惴惴不安起来,见皇上一直没让起身,个人都心思电转,琢磨是不是自己的什么事发了,皇上许久不曾召见锦衣卫官员,今天突然相召,莫非是祸事临头了?

    ”平身吧”

    一众官员提着心起身站好,皆是低着头,不敢正视皇帝,但能感觉到皇帝正在看着他们。

    皇帝还是没有话,只是一直扫视着众人,眼神犀利,仿佛要看到个人的内心里去,宽敞的大殿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空气仿佛凝固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皇帝终于开口了。

    “骆养性”

    “臣在”

    骆养性躬身插手回答的同时,其余众人暗暗松了口气。

    ”朕问你,锦衣卫到底是谁家的锦衣卫?”

    骆养性大惊失色,噗通跪倒在地,以额触地,大声答道:回圣上,锦衣卫当然是圣上您的锦衣卫,从太祖爷创立锦衣卫到今天,直到百年千年后,锦衣卫都是皇家的!”

    “哦?既然是皇家的,那朕再问你,太祖当初创立锦衣卫的初衷是什么?”

    ”禀圣上,太祖爷当初创立锦衣卫的初衷,是要锦衣卫成为皇家的耳目和鹰爪,让皇帝不会被外臣所蒙蔽!”骆养性依然跪在地上,额头始终不离地面,但回答的声音倒是很清晰。

    “既然如此,那为何朕近一年来,每天看到听到的,都是臣的奏章和话语,而没有锦衣卫的一星半点的情报呢?朕还听,只要锦衣卫得到的各地舆情奏报,几位阁老总能在第一时间知寻,而朕却是毫不知情呢?”朱振卿的语气很阴沉,任谁都听的出里面蕴藏的怒火。

    骆养性已经是汗湿衣背,现在是夏天,容易出汗,但在大殿的各个角落都放置着冰盆,殿内的气温还是比较宜人的,但骆养性身体在出汗,心里却如坠冰窟,感觉冰寒彻骨,来只是额头触地,现在则是拼命的磕头,不一会前额已经乌青一片,其余众官也心里震怖,接连跪倒,也是磕头请罪。

    朱振卿并未让他们平身,人却从座位上站起,绕过御案,来到一众跪地大员身前,倒背着手俯视着他们。

    “骆养性,自朕登基以来,就委你为锦衣卫指挥使,你知道为何吗?”

    骆养性不敢回答,跪缩在那里,头也不磕了,整个人就像一只乌龟般。

    ”朕欣赏一个人的能力,但朕更在意的是一个人的忠心,你的父亲任过锦衣卫指挥使,并且忠心耿耿,魏逆权势滔天时,天下的官员皆争相攀附,视皇家如无物,你父可谓位高权重,如果也去阿谀奉承,相信会继续风光下去,可你父并未从众,而是嫉恶如仇,不屑与众为伍,结果可想而知,这是朕最赏识他一点,那就是对皇家的忠诚!”

    “到了朕登基,清算了魏逆及其党羽,可你父确已不幸离世,朕痛惜之余,想到了你,想着有如此忠臣,其子弟也不会差到哪里,所以不顾你无任何功劳,将你拔擢到高位,可朕没想到的是,朕竟然是瞎了双眼!”

    骆养性已经泪流满面,伏地痛哭:‘微臣该死,微臣该死,微臣被猪油蒙了心,对不起圣上信任栽培,请圣上赐臣一死,臣无颜去地下见老父!”

    其余一众官员则是各有所思,但还是伏跪于地,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朱振卿沉默一会,叹气道:起来吧。

    骆养性还是趴在地上,抽泣回到:微臣心里有愧,不敢起身面对圣上。

    “给朕滚起来!”朱振卿烦躁的吼道。

    骆养性吓得顿时止住哭声,慢慢从地上爬起,其他人也跟着起身,朱振卿则背着双手回到龙椅上坐了下来。

    等众人站好,朱振卿开口道:既然心里有愧,那就吧,有什么事让你感到羞愧,你又做过何等对不起朕对不起朱家的事情?

    骆养性思衬一会答道:”臣这几年私心太重,心神大半放在钱财之上,对所辖事物渐渐不再用心,导致亲军没了爪牙,没了锐意进取之心。”

    “仅此而已吗?那结交外臣难道是朕对你的诬陷?”

    骆养性吓得又要跪倒,朱振卿烦躁的摆了摆手:”站着回话”!

    “臣遵旨,不过微臣觉得冤枉啊”骆养性答道。

    “怎么冤枉了?朕要听实话!”朱振卿问道。

    “微臣绝对句句是实”骆养性连忙答道。

    “那就!”朱振卿有点不耐。

    “是是是,禀圣上知,臣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勾连内外,那可是诛族的大罪啊,圣上刚才所言阁臣知晓外事而蒙蔽圣听,这倒是确有其事,臣身为主官,对卫内之事懈怠日甚,所以被下面的人钻了空子,又被外臣中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所以致使圣上失去了耳目,这是臣的失职,如果圣上还用臣,从今天起,臣必打起十二分神,部力都用在职之上,让锦衣亲军重新成为圣上最可信赖的门下走狗!”其余堂上官也都拼命点头表示附和。

    “朕还可以信你吗?”朱振卿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骆养性。

    骆养性慢慢跪倒,郑重的磕了一个头,然后上身直起,目光与朱振卿对视,其余官员也赶紧跪倒。

    “微臣世受皇恩,蒙圣上不弃,拔擢于现今之高位,一家人享受荣华富贵,如今局势危急,臣虽才能平庸,但臣愿效死力,尽臣最大之分,辅助圣君,臣发誓,如不尽心,家不得善终!”罢,又磕了一个头。

    “起来吧,朕暂且信你”朱振卿缓声道。

    “谢圣上”骆养性一众人等起身站好。

    “既然你等有悔悟之心,那就好好做事,朕听其言,更要观其行,骆养性,回去后你要尽快拿出一个整改案来,朕不想再看到一个如烂泥般的锦衣亲军,朕要的是一个能打能扛,忠诚可靠,能让朕如臂使指的锦衣亲军!尔等如果重整亲军,立下殊勋,那么封妻荫子,世代荣华就是真给你们的承诺,可假如尔等阳奉阴违,懈怠如常,哼哼,朕就用太祖的一句诗送于你们,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最后一句,朱振卿用阴森的声音,直视着众人,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

    骆养性等人汗湿重衣,也不知是天热还是被吓得,齐齐跪倒在地,大声回到:“臣等必不负圣上所托,尽心尽力,重整亲军!”

    ”好了,你等退下吧,回去好生商议一番,明天午时之前,拿出个略给朕,顺便朕也有一些想法,到时会告诉你们”

    一众锦衣卫官员起身后躬身插手:臣等告退。然后慢慢倒退至大殿门前,这才直起身子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