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祖先崇拜 人间苦

    不管怎样,无论是蔡根涨了胆子,还是见钱眼开,晚上这顿饭,是要送的。

    从蔡根一脸愁容上分析,应该不是胆肥,八成是见钱眼红了。

    下午送餐出发以前,蔡根与段晓红也有了一番对话,对蔡根鼓起勇气去送餐,帮助很大。

    “段土豆,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还没好好说过话。

    来,我们交流一下。”

    这种和颜悦色的态度,让段晓红的警觉性瞬间拔到了最高。

    “菜帮子,我最近没得罪你吧,你能有啥好屁,直接放。”

    早就知道,正常沟通交流是不存在的,这个货就应该被绑在皮卡上,与纳启互怼。

    蔡根强压着心里的急躁,依旧温和如春,递给段晓红一颗烟,还贴心的帮她点上。

    “哎呀,小红,你...”

    “打住,你别叫我小红,我受不了,身上都起鸡皮疙瘩。

    你想套近乎,可以叫我红姨,或者红奶,都行,我爱听。”

    这就是给鼻子上脸,蔡根一把抢下她的烟,几下就给揉碎了。

    “段土豆,你就是受熊不受敬的货,没啥大事,就是问问你,对萨满教熟悉吗?”

    看蔡根突然炸毛了,段晓红觉得,自己有点装大了,老老实实的回答。

    “好像知道,但了解不多。

    外界总把我们出马仙当成萨满巫师,被误解多了,我们也懒得解释。”

    嗯?

    她还是个明白人呢?

    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咋回事,比如自己老婆圆圆。

    出马五年了,一直认为自己是萨满,实际上,人家萨满压根不承认她。

    “那你来说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解呢?”

    看着蔡根那么迫切,段晓红的扭巴又开始了,伸出了两根手指,在蔡根面前不住的比划。

    这算个什么蒸不熟煮不烂的玩意啊,蔡根一阵脑仁疼。

    再次拿出一颗烟,给她点上,抽了一口后才开始正经说话。

    “从身份上,就有本质区别,只是表现形式上,大同小异。

    人家萨满拜的是祖先,是民族,是自然,血统不一样,民族不一样,没法成为萨满。

    这就对外人有了一个天然的隔阂,不是谁想当萨满就能当的。

    人家自己的祖宗,谁让你一个外人来召唤啊?

    你请人家来,人家也不来,压根不给你这个脸。

    但是给师傅们当弟马,就没有这些天然的障碍,也没有民族血统的硬性要求。

    只要和师傅有缘分,谁都能当出马仙,都可以请师傅上身四海扬名走马阴阳。

    我说这个,你能明白吗?

    我知道你反应慢,如果听不懂,我可以再详细的给你讲讲。”

    哦,虽然段晓红最后两句话比较烦人,但是讲解的还算是比较详细。

    让蔡根明白了不少,也间接的把灵子母那些比较笼统的概括,给说清楚了。

    大概意思就是萨满比出马仙要求更高呗,也更专业呗。

    因为要求高,所以想传承下去也就更难,所以很少见呗。

    “那短土豆,你说说,是萨满的招祖先厉害,还是你们招师傅厉害?”

    对于蔡根的说法,段晓红一阵鄙视,什么叫招?

    “菜帮子,这也就是冬天,如果是夏天,这雷肯定就劈死你了,口无遮拦。

    那不叫招,叫请,或者发自心灵的召唤,明白了吗?

    至于谁厉害,因人而异吧。

    萨满如果请出来的是一百多辈的祖宗,肯定厉害啊,有年份了。

    但是请出来的如果是刚死的老爹,那就白扯了,年份不够。

    对于我们出马仙,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个比较好明白,蔡根不用多去理解。

    “段土豆,刚才视频的老人你看了吗?

    他说他拜的就是萨满教,好像是什么头辈太爷,难道他们的拜神体系,很另类吗?”

    段晓红的烟已经抽完了,自己动手又拿了一颗,点上以后,沉默不语,低头抽烟。

    良久以后,才回答蔡根。

    “我其实也不知道,刚才请了位师傅问问,说的也不算详细。

    实在年头太长了,大概体系确实挺另类的。

    萨满教最早都叫巫师,所以都是祖巫的后裔。

    除了拜祖巫,他们还拜民族神,祖先神,还有自然神。

    民族神就是按照本民族来拜祭的,什么满族啊,鄂伦春族啊,等等,都不一样。

    祖先神差别就更大了,不同的祖先,当然拜的人都不一样。

    但是萨满教区都是渔猎民族,大概分为渔猎农林四神加上战神,对了还有祖神。

    你说的头辈太爷,就是满族的一位祖神。

    至于自然神就比较广义了,有雕神,鸟神,虎神,等等,比较驳杂,种类也非常多。

    反正只要能办事,他们萨满教都可以拜,而且真的都很厉害。

    以上就是刚才的师傅说的原话,至于你听懂多少,就爱懂多少懂多少吧。

    我是不会说第二遍,也不会给你解释的。”

    其他的蔡根没有上心,但是这个祖先神他是听明白了。

    确实挺另类的。

    比如同样都叫猎神,你家的是三叔,我家的可能是二大爷,所以肯定不是一个人啊。

    再比如,我觉得你家的四舅战力猛,就可以当成战神来拜。

    真到有事请神的时候,只要来帮忙就行呗。

    这个拜神的方式,好随意啊,果然贴近自然。

    只要你高兴,拜谁都行,当然了,只要人家让你拜,否则拜了也是白扯。

    这多简单,多和谐啊,比什么天庭啊,西边啊,强多了。

    也比出马仙他们固定的胡黄常蟒等几大家族灵活多了。

    虽然很原始,年份也最长,但是依旧有其自身的优越性呢,不可小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段土豆,你想不想见识一下真正的萨满,是什么成色,这可是开眼界的好机会啊。

    咱们也就是有缘,否则这机会我能给你?排队去吧。”

    段晓红一下就坐直了身子,左右寻摸了一番,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菜帮子,你墨迹这么半天,不会是想让我去帮你给那个死老头送餐吧?”

    “住嘴,什么死老头,那是我们共享子女尊贵的客户,都是需要关爱的独居老人。

    虽然闭着眼睛不说话,好像有点,有点,有点个性,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你侮辱我的客户。”

    段晓红倒也干脆,没有和蔡根争辩,留下了一个呸,转身就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