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9章 规则就是天大的笑话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第3879章规则就是天大的笑话

    “既然你和紫衣是清白的,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听到通天教主的讲述,阿修罗不解地质问。

    “我和紫衣的确是清白的,但那个时候其他人并不相信,毕竟我们之间的感情太深厚。”

    通天教主痛快地攥着拳头,咬牙道:“好在我们当时都证明了彼此是完璧之身,才没有被处罚,不过高层的那帮家伙依旧我们可能越界为由,要将我们强行分开。”

    “没想到当初圣域的管理竟然这么严格,防患于未然,倒也不算过分。”夏雨十分可观地做出评价。

    “狗屁啊!若是圣域那帮家伙真的那么老实儿,那如今这数亿民众是如何而来。”

    夏哼哼不屑地撇嘴,分析道:“当初圣域只有三千多人,而现如今圣域的人口数亿以计算,这可绝不是一两个人偷腥能够完成的事情。”

    “没错!”

    就在这个时候,通天教主怒吼一声:“我和师妹身正不怕影子斜,也都一心为了维护圣域规则,保护人界的安全,所以当时我们并没有防抗,而是接受高层对我们的限制。

    虽然万分不舍,但为了大局,我与师妹还是选择分开,我离开通天城与上古大能完颜阔换防,而紫衣则是继续留在通天城境内,可万万没想到……”

    “接下来应该就是重大转折了!”

    夏雨等人立刻打起精神,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将会是让通天教组发生重大改变的关键所在。

    “二十年。在我与紫衣分开二十年后,我们为了心中的理想,避免让其他人误会,在这二十年之内不曾有过联系,只愿坚守圣域规则,可没想到当我再次得到紫衣的消息,竟然是收到她被人侮辱后,自杀的消息。”

    说到这里,通天教组忍不住开始流泪,整个人处于极度悲痛和崩溃之中。

    “谁干的?”阿修罗脸色阴沉地问道,眼中寒光闪烁,通天教主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一直将那个曾经跟在他们身后,始终穿着紫色衣服的小丫头当成妹子。

    “就是那个与我换防接管通天城的完颜阔。”

    通天教主将牙齿咬得嘎嘎作响,怨恨道:“当初完颜阔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降临通天城,与我换防,以维护圣域规则的理由将我和紫衣分开,可那个畜生竟然自己违反规则,不仅肆意与东洲境内的女子苟合,而且玷污了紫衣的清白。

    可恨紫衣受到伤害的时候,我却不再她身边,她是处于何等的屈辱和绝望之中,才会自杀啊!”

    “大爷的,竟然是完颜阔那个伪君子,我当年就知道对他不是什么好鸟。”阿修罗厌恶地咒骂一声。

    “你认识完颜阔?”夏雨诧异地问向阿修罗。

    “三十六位远古大能相互之间都认识,我自然也认识完颜阔。”

    阿修罗点点头,介绍道:“完颜阔是个极其阴险卑鄙的家伙,曾经以一己之力挑拨混元氏内两大势力相互残杀,而后在双方两败俱伤后,他再出手坐收渔利。

    最后完颜阔被那两个势力的幸存人员状告到了混元氏高层,这才遭到高层势力的驱逐,将其放逐到银河星系。

    我一直看他就不顺眼,只是还真就不知道那孙子是个好色之徒。”

    “完颜阔不仅是好色之徒,而且还是色中饿鬼,只不过在紫衣的事情之前,我并不了解他的为人而已。”

    通天教主一脸怨恨地深吸口气:“其实在我与紫衣分开的那些年里,我一直呆在自己的驻地深处简居,几乎不与外人接触,所以并不清楚局势。

    事实上在那二十年期间,很多人就已经破坏了当初高层订下的规则,男女之间私通已经不是最开始那样的严重违规的举动,名正言顺地放眼后代。

    甚至很多人为了享乐和传承,会将自己的子女与其他人的子女交换,如此一来就避开了近亲不伦的事情,这也是为何圣域人口数量会增长到如此地步的主要原因。”

    “简直是一群畜生。人界有易子而食的典故,没想到圣域那帮家伙玩的更可装,竟然易子而玩。”陈佳厌恶地咒骂起来。

    “不不不!真要是畜生就不再会血脉不血脉了,我倒是觉得问题不大。”夏哼哼满不在乎地撇嘴,作为水龙兽压根不在乎这些东西。

    “你给我闭嘴!”陈佳狠狠地瞪了夏哼哼一眼,不解地看向通天教主:“圣域高层之前对这方面的管理那么严格,仅仅因为你和紫衣关系好,就将你们分开,难道他们就放任这种事情不管吗?”

    “他们怎么可能管自己的事情,有远古大能带头破戒,根本就没有人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通天教主冷哼一声,解释道:“完颜阔本身也是远古大能之一,在其欺辱紫衣之前,通天城范围之内的不少女子就已经被他收入房中,其他远古大能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与他闹翻。

    再加上,很多人本身也受不了寂寞和禁欲,有人带头破例,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完颜阔的其他女人都是欲拒还迎,只有紫衣的反应那么强烈。”

    “当我得知紫衣的事情,赶到通天城与完颜阔理论时,他麾下要成年的子女就有十几。

    可笑我那个时候竟然还多圣域高层抱有幻想,控告完颜阔的所作所为,结果可想而知。”

    通天教主苦涩一笑,哀怨地说道:“连远古大能都已经破戒,而他们是圣域的最高掌控者,又有谁会真的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状告的结果就是我差点被与完颜阔亲近的人害死,之后我终于醒悟。

    所谓的圣域秩序根本就是个笑话,那是圣域高层随意可以更改的工具,对我们底层人员来说是不可触犯的天条,可对那些高层来说,却形同虚设。

    既然没有人愿意为紫衣出头,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报仇,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多次找完颜阔的麻烦,亲手杀过他几个子女,想要为紫衣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