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没找着漆雨轩这个人 末世吾乃宝妈

    等颜夜带着孩子们集合完毕,已经在街上扫起了雪来,有H城来的男人凑了过来,问胡克:

    “团长,干啥要堆雪人?”

    “少废话,动手帮忙啊!你去铲雪。”

    胡克不搭理自己手下,别问他为什么要做这样幼稚的事,如果真要追根究底,大概,没有人不想要追求美好的生活,就算是人间恶魔,就算已经该下地狱一百层,可也有对真善美的渴求。

    这是一种救赎感,经历过磨难,被魔鬼变成了魔鬼的人们,内心早已腐烂不堪,但只要看到孩子们干净的欢笑,似乎就能得到救赎,很多人不会明白,但胡克明白。

    他喜欢看到孩子们的笑容。

    那名问话的手下挠挠头,转身去找铲子之类的物什了。

    原本躲在屋檐下,与卿一一这些金仙村幼儿园的小朋友格格不入的H城孩子们,没一会儿就渐渐放松了警惕,高高兴兴的玩了起来,因为颜夜他们本来就是孩子啊,加上胡克突然抽风似的要带领他们玩,他们也应该配合胡克,开始欢笑着堆起雪人。

    卿溪然已经醒了很久,正站在窗子边,控制着手机与绪佑交流厂区里的情况。

    那边大致的情况都还好,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没有人类变异怪,所有的人类变异怪都被驻防干掉了,所以已经开始按步骤往外放人,放人出去自然是要裸检和查体温,并且看精神状况的。

    绪佑那边也弄了一些少量的监控资料,是开发区里仅有的几个摄像头拍下来的,都发给了卿溪然看。

    厂区因为新建,很多地方都没有监控摄像头,有的摄像头也并未联网,意思就是只搭了个架子,自己录自己的,也还没有来得及安装无线联网的功能,但已经开始进行录制工作了。

    这几台摄像头被绪佑找了出来,发给了卿溪然,让她方便从零星的几个摄像头中,找出事件的起因。

    然后,她把怀疑对象锁定在了漆雨轩的身上。

    是因为在发生厂区事故之前,所有的工人都在正常的上工,但漆雨轩没有,另一个摄像头下,还看到了漆雨轩带了显然已经受了伤的杜斐回宿舍,

    仅有的一个拍到漆雨轩和杜斐的画面,不过几秒,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问题是,人类变异怪的蔓延,就是从漆雨轩的宿舍方向蔓延过来的,这是最初的轨迹。

    而在蔓延之前,漆雨轩单身一人惊慌的跑过,她还活着,并且在厂区封锁之前,就已经跑掉了,在她从摄像头下跑过之后,没到半天的时间,就有人类变异怪从漆雨轩的宿舍方向流动过来,到处咬人。

    镜头中看起来,漆雨轩并没有受伤,但如果杜斐就是厂区里的第一只人类变异怪,漆雨轩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她肯定不会待在厂区了。

    卿溪然立即在脑子里展开搜索,调动了湘城内外的所有摄像头,除了北区外,整个湘城的东区、南区、西区、开发区,以及金仙村内外,金仙村至湘城南门沿途,所有的摄像头齐齐打开,一路回放,搜索漆雨轩这个人。

    结果很徒劳,所有的监控查完,花了卿溪然20多分钟的时间,愣是没找着漆雨轩这个人。

    甚至,除了一些小偷小摸及各种背着驻防搞的犯罪现象,根本就没有闹出什么大面积的传染类案子。

    卿溪然顺手讲那些小偷小摸及各类犯罪镜头发给了罗楠和白枭,然后继续分析漆雨轩的动向。

    不在湘城内,也不在金仙村外,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漆雨轩往没有摄像头的方向跑了,要么还在湘城郊外,湘城除了南郊,还有东郊西郊北郊那里很多地方都没有摄像头。

    要么,她往南,往更南一些的H城方向跑了。

    那可就糟了,因为H城方向不是怪就是H城难民。

    卿溪然赶紧的告知给了绪佑这个可能性。

    电话中,绪佑结束了厂区这边儿的工作,已经跳上了吉普车,准备来金水镇借老婆孩子了,听得卿溪然这样一说,他算了算时间,对卿溪然说道:

    “老婆,这事儿其实不严重,是你太紧张了,你想,你都查了所有的监控,并没有发现大规模的乱局,她一个女人能做什么啊?就是跑了,也就跑了吧。”

    “你不知道她有没有被咬,你不能保证她在逃跑的过程中,不会变成人类变异怪,你想想,人类变异怪是吃活物的,那就意味着它不光光是吃人,它也会吃变异怪,你的南营可是有个大口子,正在放H城人进来,让漆雨轩往南跑了,有变异怪,也有H城人,那就是大型的粮仓啊。”

    “那你又怎么肯定,她就感染了呢?”

    “那你又怎么肯定,她就没有被感染呢?”

    卿溪然反驳绪佑,她当然是在说一种可能性,因为杜斐去了东区告了绪佑的状,说绪佑不安规章制度私自进入湘城开发区,所以杜斐一直都在东区。

    那么按照时间来算的话,东区在清剿人类变异怪的时候,杜斐从东区逃了出来,然后一路逃到南郊,遇上漆雨轩的时候,正是白枭、重冷、华阳联合起来对湘城郊区的人类变异怪进行大清洗的时候。

    从镜头里看,漆雨轩将杜斐扶进厂区宿舍的时候,杜斐是受了伤的,腿脚都无力,意识似乎也不清醒了,头一直歪歪的搭在漆雨轩的脖子处。

    当然,漆雨轩后来又从摄像镜头下跑过,她是一个人跑走的,脖子上看不见伤,但身体别的部位呢?

    卿溪然觉着,杜斐有可能变异成了人类变异怪,那漆雨轩就有可能被杜斐传染,这虽然是“可能”,但不能放过这个“可能”。

    绪佑好想接老婆女儿啊,他就想抱着老婆亲亲爱爱做一回激烈的运动,但是一听卿溪然这样说,他只能认命的叹了口气,“唉”了一声,泄愤似的摁了一下方向盘的喇叭,

    “成吧,成吧,我就往南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