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第725章 后记之二·网红聂道长 重生野性时代

    第725章 后记之二·网红聂道长

    宋维扬早在2010年就搬家了,从汤臣高尔夫别墅搬到严家花园。

    这房子已经有百年历史,建成于1921年。第一任房主是个洋人医生,住了十多年突然自杀,豪宅变成凶宅,一度空置。因为这里是严家的老宅地,之前因租界越界筑路而被迫迁走,大富商延庆祥斥巨资把房子买下来。

    改革开放之后,严家后人把房屋产权要回来。可惜后人实在太多,有直接继承权的足足16个,大家互相争抢拆台,导致这房子谁都不能住,也谁都不能卖,空在那里足足长了20年的草。

    直到2009年,严家后人感觉闹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请求法院协助拍卖。

    宋维扬当时喊出29亿元的天价,顺利把严家花园买到手。这些年,对房子的各种装修改造就用了上亿元,如果要卖的话至少也得15亿打底。

    房子特别大,总占地面积85亩,花园面积5000平米左右——这可是在盛海市区!

    清晨。

    林卓韵拎着包就上班去了,她现在是一家传媒集团的老总。《榕树下》杂志曾经一度红火,但从2011年左右就持续亏损,并且整个出版市场都不景气。在宋维扬的分析建议下,林卓韵果断转向自媒体,还在关键时刻投资了抖音(也是宋维扬建议的)。

    宋维扬也不在家,京城有个重要活动需要他出席,几天前就已经飞过去了。

    宋傲雪穿着一身汉服,啃着面包说:“哥,今天有漫展,你陪我一起去呗。我还约了同学哦,全是漂亮妹子,说不定还能发展成女朋友。”

    宋景行好笑道:“你的那些同学,一个个都十五六岁,你别怂恿我诱骗未成年少女好不好?”

    “十五六岁就不能谈恋爱吗?我们班上就有好几个谈恋爱的。”宋傲雪反驳道。

    宋景行说:“你要是敢在大学之前谈恋爱,都不用老爸出手,老妈就要把你吊起来打。”

    “切。”宋傲雪懒得再说话。

    宋景行吃完早餐,对着空气喊道:“旺财,我要出门了!帮我把小蓝开出来。”

    物联网这玩意儿已经炒了十多年,直到5g网络普及才呈井喷式发展。现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早就建成了“智慧型城市”,密密麻麻到处是5g基站,甚至许多红绿灯都跟基站合而为一了。

    智能居家也跟科幻片里演的差不多,宋维扬家里就有个主控电脑,代号“旺财”。虽然远远达不到人工智能的水准,但语言、图像识别却属基本功能,否则这房子的改造怎么可能上亿元。

    等宋景行走出去的时候,一辆“特斯拉·智慧之光”已经在花园等待。

    扫描到车主接近,特斯拉自动打开车门。宋景行坐进驾驶室,说道:“小蓝,去东岳庙。”

    挡风玻璃就是一块巨大的智能屏,宋景行话音刚落,屏幕上就出现上千个搜索结果,排第一的正是“盛海东岳庙”。车载电脑发出脆脆的萝莉音:“主人,请选择目的地。”

    宋景行说:“1号地点,确认。”

    特斯拉的挡风玻璃立即恢复原样,车子也缓缓启动,而宋景行只需要安静坐着就可以。自动驾驶功能在“智慧城市”的加持下,几乎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甚至还能提前避开拥堵路段,靠电脑运算选择最快的驾驶路线。

    当然,跑高速公路的时候,许多车主还是会选择手动。因为车速太快了,万一出现意外状况,电脑的选择有可能不如人脑。

    说一千,道一万,这些都是有钱人的玩意儿,还远远达不到普及底层大众的程度。

    前两年刚刚在城镇地区完善了5g网络,现在又忙着在北上广试点搞6g。草根们一边为祖国的发展自豪,一边又自嘲说跟不上时代,互相讨论着周末去哪里吃草。

    半路上闲得无聊,宋景行通过车子连接网络,在搜狐视频选了一部热播网剧。透明的挡风玻璃立即变成荧幕,而且还附带自动视觉修正效果,不至于因为角度问题让人看得别扭。

    这款特斯拉是去年上市的,国内售价在600万—2500万之间。价格波动那么大,主要源于配置问题,就看你买车的时候选择丐版还是顶配。

    单说挡风玻璃那么大一块智慧屏,2019年刚出来的时候售价600万以上。当时只有喜欢玩高科技的土豪才会买,而且往往是买回家当电视,又或者打造成智慧型金鱼缸。这又过了好几年,大型智慧屏已经不稀奇了,但价格依旧在百万元以上,特制的车载玻璃智慧屏更是得花两三百万。

    至于普通人嘛,买一般的电动汽车就可以了,那玩意儿补贴下来两三万就能买。

    由于电池技术和电机技术的发展,以及节能减排的政策优惠,如今道路上的汽油车越来越少,电动车和汽油车的比例几乎达到了一比一。柴油车就更少,一般属于特殊用途车辆,而且购车时还要征收一笔“环保税”。

    刚刚把一集网播剧看完,脆脆的萝莉音就提示:“主人,盛海东岳庙快到了,需要搜索停车场吗?”

    “搜吧。”宋景行说。

    东岳庙地处闹市区,周边网咖、商场各种喧嚣,而聂道长就在此地修行,顺便当老师教书育人——聂军是盛海道教学院的院长。

    盛海道教学院的前身为盛海道学班、盛海道学院,跟华东师范大学进行联合招生。刚开始是招华东师范的成考生,这两年分为大专班和本科班,前者学制三年,后者学制五年,毕业证由道院颁发,学位证由华东师范颁发,成绩优秀者甚至可以保送中国道院读研。

    这里教出来的学生,如果选择入道籍,直接归为正一派道士。不忌荤腥,不禁嫁娶,跟正常上班没两样,而且工作还相对稳定,福利待遇也蛮不错。

    东岳庙里已经有不少香客,甚至有些是外地游客。

    宋景行步行几百米,直奔庙里的道学院。结果院长室里没人,一问才知道聂院长在给学生上体育课——每届只有几十个学生,聂军喜欢亲自教课,把行政工作全扔给副院长。

    而且,聂军每次上体育课,都把学生带到正殿广场:一是为了锻炼学生的专注力,二是顺便帮东岳庙招揽人气。

    聂道长大大小小算个网红,曾经在下班途中生擒歹徒。他当时懒得换下道袍,骑着一辆共享单车回家,吸引来几个路人掏手机录视频。正好有个持刀歹徒夺路而逃,聂道长骑着单车追上去,一记刁手啄在歹徒后背,直接把歹徒啄得半身麻痹,哐当一声刀就掉在地上。

    整个过程都被路人拍下来发到抖音,还取个标题叫:盛海闹市惊现点穴神技,道爷牛逼!

    聂道长很快就被人肉出来,什么宋首富的大学室友,什么曾在终南山隐修,还在西南山区“支教”五年,现在更是担任盛海道教学院的院长。一下子就火了,本来冷清的东岳庙,也突然变成网红打卡地,许多人专门跑这儿来跟聂道长合影。

    聂军虽然被各种打扰,但他也不生气,只定下一个规矩:每天带着学生在正殿广场上体育课(练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人拍照,其他时候恕不接待。

    宋景行来到正殿广场的时候,聂军正搁那儿练剑呢,不时停下来纠正学生的动作。

    这家伙一身道袍,梳着道髻,还留起了山羊胡子,跑去演古装剧都不用化妆了,用四个字来形容:仙风道骨!

    广场周围站着一大圈人,很多都是来打卡的,他们拿出手机对着自己,把聂军当成人肉背景玩自拍。

    收剑,运气,功毕。

    宋景行走过去喊道:“聂叔!”

    聂军招呼学生们回教室,把自己的剑也扔给学生,问道:“什么时候回国的?”

    “回来有几天了,”宋景行笑嘻嘻说,“够意思吧,回国之后都没找其他叔叔,我第一个就来看望您。”

    聂军道:“说吧,什么事?”

    宋景行道:“这里说话不方便。”

    聂军拒绝了打卡怪们的合影要求,带着宋景行回院长室。

    宋景行把自己在英国的情况说了一遍,叹气说:“刚开始我非常愤怒,报复之后又感觉很爽。但听说他涉毒被抓,我心里一直不得劲儿,总觉得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段时间我都很烦躁,也不敢找其他人倾诉,只有上你这里来告解了。”

    “告解你上教堂去,这里是东岳庙。”聂军很不待见宋景行的用词不当。

    “行行行,是开解,不是告解。”宋景行说。

    聂军说:“人这一辈子,肯定会做错事,也肯定会有遗憾。你应该引以为戒,而不是把它当做包袱,这样子做人会很难受的。”

    宋景行说:“道理我懂,但心里有疙瘩。”

    聂军点头微笑:“说明你是个好孩子,良心未泯。”

    宋景行无语道:“什么跟什么啊,还良心未泯,说得我好像良心快没了一样。”

    聂军说:“你来找我也没屁用,我又不是心里医生。你真想好好反思,那我推荐你去终南山隐居半年,可以做到精神完全放空,下山时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您还是别给我出馊主意了,”宋景行连忙拒绝,“你以前不是教了我一套呼吸法吗?还说每天练习能延年益寿,还能让习练者精神放松,每天都能睡个大好觉。再教教我呗。”

    聂军道:“我不是教过你吗?”

    宋景行说:“十多年没练,早忘了。”

    聂军伸了伸懒腰,起身说:“你小子做什么都没恒心,练也是白练。明天早上六点之前来吧,盛海道协下午有个会,我现在得提前赶过去,免得中午被堵得脑壳疼。对了,你开车来的吧?顺道送我过去。”

    宋景行说:“好像我们不顺道。”

    聂军微笑道:“可以顺的。”

    “那就顺吧。”宋景行被迫屈服。

    两人一路聊天来到停车场,聂军拍着车脑袋说:“你这车不错啊,借我开几天呗。”

    宋景行无语道:“聂叔,你又不是没钱买车,再不行就让我爸送你一辆,打我的秋风也太不地道了。”

    “抠门儿!”聂军自己坐进驾驶室,切换成手动驾驶模式,启动汽车道,“回来准备干嘛?”

    宋景行说:“自己创业。”

    聂军问:“有项目吗?”

    宋景行道:“还没头绪,不知道该干啥。”

    聂军又问:“你爸给你多少本钱?”

    “1000万。”宋景行道。

    聂军笑道:“那是真不好找项目。”

    宋景行说:“启动资金不是问题,我分分钟能把1000万变成一个亿。”

    “吹牛。”聂军不信。

    宋景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马叔叔,是我啊,小景。嗯,我毕业回国了,您身体还好吧……是这样的,我打算自己创业,我爸给了我5000万启动资金……嗯,对对对,我已经找到项目了,要不你也来投资入股?不多,投1000万就可以……行,回头我给你账户,你哪天打钱过来都行……好的,拜拜,祝你生活愉快。”

    宋景行一连打了10个电话,空口白牙拉来1亿投资。他对聂军说:“我明天就去随便注册个公司,注册资金1亿5千万,我个人持股55。”

    聂军迷糊道:“怎么我算来算去,还差4000万呢?”

    宋景行笑道:“注册资本嘛,随便编就可以了。我再以管理入股,拿55的股份实属正常。谁让我爸是宋维扬呢,那些叔叔每人投资1000万,对他们来说只是小数目,又不可能真的派人过来查账。”

    聂军感慨道:“投胎是个技术活啊。”

    宋景行放平座椅,从后座拿出个袋子:“这是给小妹带的礼物,你别忘了拿走。”

    “算你有点良心。”聂军说。

    聂军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个女儿,目前正在读小学五年级。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宋景行道:“小蓝,接通电话。”

    是宋若兮打来的:“大侄子,回国了怎么不来看望姑姑啊?”

    宋景行说:“忙着创业呢。”

    宋若兮道:“听说你失恋了?”

    “你听谁瞎说呢?我像是失恋的人吗?我就是玩腻了,把人姑娘给甩了。”宋景行道。

    “哈哈哈,”宋若兮大笑,“你就死鸭子嘴硬吧。晚上一起出来吃饭,我介绍个美女给你认识。你放一百个心,有姑姑帮你把关呢,给你介绍的肯定是好女孩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