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第724章 后记之一·小六子的报复 重生野性时代

    第724章 后记之一·小六子的报复

    2024年,盛夏。

    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

    宋景行背着一个大旅行包,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拖着行李箱,慢慢悠悠走进候机室。他举目四望,足足找了好几分钟,终于看到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

    咂嘴,微笑,然后一脸平静,坐下耐心等待航班。

    飞机晚点,一个半小时之后,宋景行才起身继续前行。

    苏妍刚刚放好行李,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抱歉,请让一下。”

    “景行!”苏妍转身确认,露出吃惊的表情。

    “好巧啊。”宋景行笑了笑。

    苏妍也露出笑容,只不过笑得有点尴尬:“是啊,很巧,没想到我们坐同一架班机回国。你不留在英国找工作吗?”

    宋景行说:“英国自脱欧之后,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哪有那么好找工作。”

    “也对,找工作还是得回国,”苏妍侧身让宋景行进去就座,问道,“我已经拿到了盛海一家公司的offer,这次回去就入职,你呢?”

    宋景行说:“差不多吧。对了,你男朋友呢?”

    苏妍顿时无奈苦笑:“早分手了。他的毕业论文出了些问题,暂时无法毕业,具体还要等学校的处理意见。”

    “无法毕业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宋景行一脸惋惜,“当初我们三个还是一起来英国留学的,现在只有两个人回去,希望他能够顺利拿到学位吧。”

    苏妍一阵沉默,突然说:“景行,对不起。”

    宋景行淡然笑道:“早过去了,说什么对不起,咱们可是大学四年、留学一年的老朋友。”突然,他阴阳怪气的说,“哟,你这表是他送的吧,百达翡丽,怎么也要好几万英镑,这小子够大方啊。果然是土豪,我就送不起这么贵的。”

    苏妍瞬间表情冰冷,不复刚才的温婉形象:“宋景行,咱们能不提这个事情吗?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你我都是成年人,选择恋爱或者分手都属于个人自由。我当初只是跟你谈恋爱,不是跟你结婚,就算结婚了还能离婚呢!”

    “你说得对。”宋景行再次露出微笑,白牙森森。

    飞机已经启动,苏妍靠在座位上,面无表情的闭眼说:“我很累了,先睡一觉!”

    曾经大学时代的一对恋人,就这样话不投机,各自闭嘴飞到了盛海。

    苏妍浑身名牌,连行李箱都是驴牌的。大学里那个清纯的妹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摇身变成时尚丽人,优雅、妩媚且性感十足,踩着高跟鞋走在机场大厅吸引来无数目光。

    宋景行则是一身杂牌子,在英国随便买的,但原产地是中国。除了脚上的鞋稍微好些,其他行头撑死了几十英镑一件,但简单搭配在一起依旧帅气十足。

    苏妍的行李箱特别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搬上飞机的。艰难拖行几米远,苏妍回头对慢悠悠踱步的宋景行说:“你就没点绅士风度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宋景行顺手接过两只箱子,笑道:“你在飞机上都不跟我说话,我要是贸然帮你拿箱子,怕惹你不高兴嘛。”

    “怎么会,做不成恋人还能做朋友啊。”苏妍笑靥如花。

    宋景行挑挑眉,微笑中带着若有若无的讥讽。

    来到停车场,苏妍说:“好像你家就在盛海吧,不如我们打一辆出租回去。”

    得,连打车钱都想省下来,顺便还有个免费劳动力,可以帮她搬箱子送去酒店客房。

    宋景行把箱子放在那儿,笑呵呵说:“不用了,我坐地铁。”

    苏妍抱怨道:“你这人就是抠,有钱去英国留学,还没钱坐出租车?你是伦敦商学院的金融硕士,好不容易留学归国,你居然挤地铁回去,你就不觉得low啊?”

    宋景行抬头望着天空,神在在道:“有位叔叔对我说,行走坐立,吃喝拉撒,皆为修行。一切奢侈与穷困,都是障眼表象,能求得真意即可心安,享受人生之潇洒自在。坐地铁跟坐出租车,其实没有分别。就像你的百达翡丽,跟我的手机一样,都可以用来看时间。我满身杂牌子,你一身名牌,都能蔽体保暖,而且我还不用每个月焦愁于还贷款。”

    “有病!”苏妍的脸色很不好看。

    宋景行笑道:“当然,我也不用挤地铁,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因为,家里有车来接我。”

    “哥!”

    苏妍正在寻找出租车,突然看见一个小姑娘跑过来,猛地跃起扑到宋景行怀里。

    紧接着,又有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走来,一个去提宋景行的箱子,一个去接宋景行的背包。

    宋景行问候道:“洪叔好,邓哥好!”

    洪伟国其实已经退休了,但新招进来的保镖和司机,都由他手把手调教。这家伙还开了家格斗俱乐部,宋维扬投资占股70,专门培养ufc、k1、拳击等职业运动员。

    “小景,一年不见,又长帅了啊,”洪伟国朝着宋景行胸膛来一拳,点头道,“嗯,也长壮了!”

    被宋景行称呼为“邓哥”的年轻保镖问:“少爷,你这包是放后备箱还是车座上?”

    “随便。”宋景行道。

    洪伟国一巴掌拍过去,教训道:“少你个鬼,都说了别叫少爷!”

    “嘿嘿。”年轻保镖捂着脑门跑开。

    苏妍在旁边看得全程懵逼,又见宋景行被簇拥着上了一辆豪车。那款车她是知道的,2022年上市的第二代“萨博·里程碑”,顶配落地价好像接近1000万。

    突然,苏妍扔掉行李箱追上去,露出诚恳的微笑:“景行,你回国之后手机号换不换?”

    “肯定要换啊。”宋景行说。

    苏妍连忙拿出手机:“那个,我加你微信,有空出来一起聚聚。”

    宋景行非常坚定的摇头:“既然已经互删好友,又何必再加?有些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苏妍欲言又止。

    年轻保镖帮忙拉开车门,宋景行在上车之前突然回头:“你的男朋友,嗯,应该叫前男友,估计是拿不到学位证了。论文抄袭是很卑劣的行为,更何况他还被查出藏毒,估计得交不少的保释金吧。”

    “你怎么知道?”苏妍只感觉背心发冷。

    “呵呵,你自己慢慢想吧。”宋景行抬步上车,非常干脆利索的关闭车门。

    苏妍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等车子开始启动了。她突然想要追上去,追了几步猛的砸出名牌包,冲着车屁股大喊:“你他妈有病啊,富家公子装穷很好玩吗?”

    宋景行真没有装穷,从小到大,父母都不给他买名牌,穿的全是国内二流牌子,他对此早就已经习惯了。至于自己的身份,有必要对女朋友说吗?他不想给女朋友压力,有些话等谈婚论嫁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而且宋景行也不是太抠,圣诞节什么的,也会花钱给女朋友买礼物。这些礼物虽然并不奢侈,但也不会太便宜,已经超出普通留学生的消费能力。

    可宋景行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女朋友,拿全额奖学金出国的学霸,那么清纯可爱、那么通情达理,居然会是一个拜金女!

    那个情敌,是他们出国时在机场认识的,因为同是前往英国读研的留学生,还没登机就已经聊成了朋友。

    仅仅过了两个月,宋景行就发现女朋友开始穿戴名牌,并热衷于高档化妆品。

    如果只是普通的横刀夺爱,宋景行都没那么愤怒。他真把那个家伙当朋友了,等于是好兄弟暗中勾引大嫂,甚至连他去年过生日,这对狗男女都是先去开房,打完炮再来给他庆生聚餐。

    双重背叛,宛如狗血连续剧!

    小姑娘扭头看向气急败坏的苏妍,问道:“哥,这就是你大学时交的女朋友?”

    宋景行拍她脑袋说:“小孩子别多问,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明年就该中考了!”

    “不准打我头!”小姑娘生气道。

    小姑娘叫宋傲雪,冬天出生的,一听就知道是外公给起的名,林老爷子那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回到家里,宋景行直接被带去游戏房。

    全球首富宋维扬先生,正在玩一款vr网络游戏。只见他双手虚持着空气,向前劈砍之后,突然侧身跳跃,整个人就像在跳舞一样。

    科幻电影中的虚拟网游,现在已经变成现实,但还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最扯淡的就是ui控制手段,打30分钟游戏能累得人满身大汗,而且需要非常宽阔且柔软的游戏场地,否则你很有可能被磕着碰着,直接被救护车送去医院。

    正因如此,电脑游戏和手机游戏,在2024年依旧是主流。

    宋景行掏出自己的5g手机(6g网络正在铺设中),对着手机说:“爸,我回来啦。”

    宋维扬立即停下来,摘掉身上的vr设备,擦了一把汗说:“可以啊,都会使手段坑人了。”

    宋景行笑道:“都是跟您学的。”

    宋维扬扔掉擦汗的毛巾:“你还很自豪?”

    宋景行无语道:“我的心得有多大啊,被好朋友给绿了还能自豪?”

    宋维扬揉了揉发酸的脖子问:“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宋景行说:“不知道。”

    “跪下!”宋维扬厉声道。

    宋景行道:“你总得先说我什么地方错了吧。”

    宋维扬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你雇人诱导对方抄袭毕业论文,然后再去举报,这些我就不说你了。人家好端端一个富二代,而且学习也蛮优秀的,你为什么要人家沾毒?你在玩火知不知道!”

    “那不关我的事,”宋景行辩解说,“我就是找表叔(郭锐)帮忙,在暗网悬赏下单,雇人诱导他吃喝玩乐。这样他肯定没精力学习,更没精力写毕业论文。然后又雇人写相关论文发表在中国的二流期刊,诱导他花钱买下这篇论文,他在英国肯定不可能翻墙查重。也就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让他无法正常毕业。至于沾毒,是他自己沾上的,我可没在暗网有过这种指示。”

    宋维扬气道:“费他妈话,在暗网接单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你让他们带着情敌吃喝玩乐,玩着玩着还不玩毒啊,你把人家一辈子都毁了!为了一个女人,你大费周章的是在干啥,你雇人搞事的那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宋景行说:“爷爷给的,一共500万英镑,他让我自己尝试着做生意。”

    宋维扬道:“记住,越是愤怒的时候,就越不能失去理智,否则你迟早要后悔。这种脏事以后别碰,你爹是全球首富,不知有多少人盯着呢!还有你那个女朋友……”

    “是前女友。”宋景行纠正道。

    宋维扬说:“我早就警告过你,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能在大学里当学生会长,本身就玲珑八面,亏你还觉得她单纯天真,还为了她跟去英国留学,你的判断力去哪儿了?”

    宋景行叹气道:“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呗,谁还没有年轻过。反正我以后是不相信什么见鬼的爱情了。”

    “你才多大?还扯什么年轻过,搞得跟个小老头儿似的,”宋维扬道,“爱情肯定有,值得你爱的女孩子也有,但你以后必须擦亮眼睛。”

    宋景行说:“看情况吧。”

    宋维扬道:“英国的破硕士只读九个月,估计你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你自己选吧,是继续读博士,还是去哪家公司上班。”

    宋景行说:“我想自己创业。”

    “你爷爷给的钱还剩多少?”宋维扬问。

    宋景行说:“还剩200多万英镑。”

    宋维扬气得发笑:“就那破事儿花了200多万英镑?你还真是大方!”

    宋景行说:“我怕在暗网接单的人不肯用心办事,所以悬赏给的很高,而且是分期看结果付账。”

    宋维扬说:“我再给你1000万,是人民币。三年之内,随便你怎么浪,把钱浪完了就老老实实进公司。”

    宋景行道:“爸,你也太抠门了。人家那谁,当年可是给了儿子5亿去创业。”

    “那叫创业吗?”宋维扬说,“有他爸的人脉,5亿拿出去做投资,闭着眼睛都能赚钱。我只给你1000万创业,是不想让你玩资本游戏,这种东西根本无法锻炼你的能力。”

    宋景行挠挠头:“我能打你的旗号吗?”

    “可以,”宋维扬说,“除了不能招摇撞骗,我的旗号你随便打,我就看你这1000万能玩出什么花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