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之六·地主家的傻儿子 重生野性时代

    书房。

    宋维扬正在接儿子的视频通话。

    陈希应该是在军营网吧里,身上还穿着作训服。他喜滋滋说:“爸,这次参加抗洪抢险,我们连队被记集体二等功。团里首长来视察的时候,还专门跟我谈了话,问我服役期满了之后,想不想继续留在部队。”

    “你这次干得很不错,是个好兵,继续努力,”宋维扬夸奖了一句,说道,“至于要不要留在部队,你自己是什么想法?”

    陈希笑道:“我当兵还不到一年半,距离转士官还早着呢。”

    宋维扬问:“人生要有长远规划,你打算退伍之后干什么?”

    陈希想了想说:“我觉得当兵蛮有意思的,想继续留在部队里。但我不想义务兵转士官,发展前途有限,我打算去考军校。我专门问过连长,他说在部队考军校需要高中及同等学历,但我高二就休学了,不符合报考军校的标准。”

    宋维扬说:“如果真想往这方面发展,那就等你退伍之后,通过全国高考上军校。”

    陈希挠头道:“时间有点紧,通过高考读军校,考生年龄不得超过20岁。”

    在中国16岁就能参军,但在入伍当年的12月31日前,必须年满17岁——入伍时刚满16岁的没有资格。

    陈希是春季兵,报名的时候只有16岁,17岁生日是在新兵连度过的。等他明年退伍时,大概19岁零3个月,高考时间已经错过。想参加高考,必须等到后年,也就是20岁零1个月的时候,刚好超过应届高考生报考军校的年龄限制。

    宋维扬算了一下时间,皱眉道:“具体的规定我不是很了解。你大概明年八月份左右能够退役,能不能提前一个多月,在部队里参加全国普通高考?”

    陈希说:“不能,我问过了,现役军人只能通过部队报考军校。但我没高中毕业证,无法在部队参加军校考试。”

    “那就是两条考军校的路子都被堵死了,”宋维扬说,“年轻人必须要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你现在明白这句话了吗?”

    陈希苦笑:“明白得很彻底。”

    宋维扬说:“我可以通过很多办法,帮你报考军校,但都属于违规操作。你已经算是网络红人了,而且还是我儿子,这种做法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即便你考上了,但今后说不定哪天,就要被人翻出旧账说事儿。你需要我帮忙找路子吗?”

    “不用,我又不傻,还在自己身上绑颗定时炸弹,”陈希有些失落的说,“也不是非要考军校,退役后参加普通高考,随便读一所大学就行了。爸,对不起,以前是我不懂事,让你跟妈操了很多心。”

    宋维扬道:“谁还没年轻过,做错事很正常,只要改正过来就可以。你还要当大半年的兵,在部队好好干,退伍之后我再找几个好老师帮你补课。”

    部队虽然是大熔炉,但宋维扬也不是把儿子扔进去就不管了。他托了不少的关系,让陈希在新兵连期间就被重点关照,红脸白脸随时有人在唱,往死里操练之后再关怀谈心,天天都有人帮这小子重塑三观。

    陈希新兵训练结束,就被特意分配到一个英雄连队,身边全是个顶个的好兵。被那种集体气氛所熏陶,现在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一腔的激昂热血,满脑子爱国爱民,荣誉感和责任感双双爆棚。

    结束视频通话,宋维扬对着空气说:“开门!”

    房门自动打开,宋景行走进来,边玩手机边问:“爸,你批准那个影视项目了?”

    宋维扬说:“这种具体的项目,根本不用我来经手。项目书能送到我面前来,说明你的计划实在太离谱了,神剑娱乐公司那边又不好直接拒绝。还有,把手机放下,这样很不尊重人。”

    “要不是不离谱,早就有好莱坞电影公司去做了,还能轮到我们来拍?”宋景行笑道。

    宋维扬问:“你知道神剑娱乐公司对这个项目的评估意见吗?”

    “不知道。”宋景行摇头。

    宋维扬说:“你说投资预算35亿美元,按照具体情况预测,这部电影至少要亏2亿美元。这还是你的各种推广都做得很好的情况下,如果推广乏力,可能要亏损得更多。”

    宋景行道:“这我知道,但不能只看短期盈利,市场开拓期的亏损太正常了……”

    宋维扬连忙打断:“你别跟我描述行业前景,这种话我早就听腻了,每年都有无数人跟我扯淡。”

    宋景行道:“这样吧。如果项目亏损超过5000万美元,今后你让我干嘛就干嘛,我也不提什么自主发展了。”

    宋维扬顿时就笑了:“可以。你去神剑娱乐当副总吧,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瞬间兼任这部电影的制片人。为了避免你眼高手低,被人糊弄,我把沈勰调来当你的副手。”

    宋景行瞬间无语:“那位老兄可难伺候,您这是给我添乱啊。”

    沈勰早就成为了一名传奇员工,他在神州科技、喜丰集团、金牛资本、神剑网络、搜狐搜狗、卓越网……等等公司,都做过比较基层的职员,甚至还在研发、投资部门混过日子。每个部门的考核,沈勰都是趋于垫底,但又总是不被末尾淘汰——老油条了,则特么能混。

    渐渐的,沈勰开始晋升为基层管理者,带过多家公司、多个部门的小团队。他带领的团队跟他本人一个模样,同样是各种趋于垫底,但又在部门领导的忍受范围之内,偶尔关键项目还能爆发一两次。

    十多年下来,沈勰的身份早就被曝光,各公司领导提起这位都哭笑不得。

    现在沈勰已经进入高管体系,而且还特别抢手,好几家公司的ceo都想雇佣他。因为这家伙的履历太丰满了,对各公司从上到下各个部门都门儿清,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应付中低层管理者和普通员工信手拈来,什么招数都糊弄不了他——都是他用过的老套路。

    当然,大家只敢让沈勰担任部门副手,他当一把手特别特别坑就是了!

    目前沈勰的职位是神州科技总部的hr部门副总,整套hr体系都是他协助完成改革的。改革之后,各级干部和普通员工都心情复杂,感觉工作环境更加宽松的同时,又被堵死了钻漏洞耍滑头的空子——考核和评级标准特别公平且恶心人。

    就连hr部门内部,都被沈勰恶心坏了,因为改革之后做事更多,具体权利却受到限制。

    沈勰在神州科技那边,已经变得人厌狗嫌,必须给他挪窝才行——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至于沈思,现在是卓越网ceo。

    卓越网由于很早就持续烧钱培育市场,一直属于b2c电商领域的领头羊。即便阿里巴巴也开展了b2c业务,但总是被压着一头,只能在b2b和c2c领域称王称霸。京东和拼多多就更加艰难,靠着电商下乡的热潮才得以续命,这两家在乡镇市场已经打出狗脑子了。

    宋景行不想跟沈勰打交道,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沈思。他跟沈阿姨很熟,从小就认识,但读小学的某天,沈阿姨突然不再出现,母亲林卓韵也对沈阿姨绝口不提。

    背后的原因,用膝盖猜也知道,宋景行不太愿意掺和长辈之间的事情。因为他老爸在女人方面太不着调,沈思和陈桃就不说了,居然连……咳咳!

    宋景行很快前往蓉城,在神剑娱乐公司挂职报道。

    这里的西部科技园已经被划入高新区,是大西部的it产业中心,尤以网络游戏产业最为突出,各种游戏工作室和小公司遍地都是,甚至把附近的房地产行业都带动了。

    相比起来,京城的中关村软件园就更离谱。

    软件园那边的地标建筑方舟大厦,刚落成那几年近乎成为笑料。好几十层的写字楼,还是请贝聿铭设计的,使用率居然不到30,成为当年大家调侃宋维扬的集火点。

    直至2014年左右,由于4g技术的普遍应用,相关产业呈井喷之势。大量新公司在中关村软件园成立,许多大公司在这里设置京城总部,宋维扬的方舟大厦很快供不应求,现在光是那栋楼就能卖出天价。

    白天人流如织,晚上灯火通明。

    晚上十点之后,网约车和出租车在那里扎堆,因为加班到10点可以报销车费。你要是晚一分钟下单,可能就要等半个小时才能打车,路边密密麻麻全是等着打车的人。

    不过每逢周末和节假日,方舟大厦及周边区域,就会变成“鬼城”。因为996员工们都集体消失了,他们也不愿在这里休闲娱乐,以至于该地的各种娱乐场所,也非常神奇的选择在节假日关门。当然,周末开门营业的也有,就像周末许多办公间亮着灯,总有一些疯子热衷于拼搏的。

    宋景行在蓉城见到了沈勰,互相之间还比较融洽,一个懒得计较,一个特别能混。

    很快项目核心团队组建完成,宋景行为项目总负责人,在影片里打出的职务应该是“出品人”。沈勰属于“制片人”或者“项目经理”,但鉴于他没有拍过电影,又找了个叫杨长青的“执行制片人”(副制片人)。

    那个华人导演也被叫来了,叫黎弘,四人聚在那里讨论拍摄计划。

    神剑娱乐属于神剑网络的附属公司,本身就有vr制作经验,还参与过几款vr游戏和vr宣传片的制作,也经常搞一些游戏的cg宣传片。所以技术团队也不需要另请,直接用自己人就行,只不过男主角的人选还需要斟酌。

    拉投资就算了,这种铁定赔本的大项目,宋维扬的面子也不顶用。只能神剑娱乐自己投资,再拉着母公司神剑网络一起砸钱,而且拍摄计划宣布之后,公司股价多半会应声下跌。

    杨长青是个资深制片人了,他说:“宋公子……”

    宋景行打断道:“别叫我宋公子,叫我小宋就行。”

    “你现在是公司副总,那我叫你宋总吧,”杨长青抽着烟说,“宋总,虽然我一直搞制片,没有做过影片的运营工作。但这么多年下来,也是懂一些的,咱们这部电影前景堪忧啊。从现在开始,你就必须着手做推广了。鉴于vr电影的市场普及度,你不但要为影片做推广,还要像当年的卡梅隆推广3d放映厅一样,为vr放映厅大力做推广。”

    宋景行从善如流:“杨经理请继续。”

    杨长青继续说:“vr放映厅有人曾经做过,但全部亏本,现在影院里已经找不见了。但你可以从ar放映厅入手,或者说叫r放映厅。我们运气非常好,刚刚收到的消息,好莱坞翻拍的《蜘蛛侠》,其r版本市场反应强烈!”

    “新版《蜘蛛侠》有r版本?”导演黎弘惊讶道,他这两个月忙着完善剧本,都没关注好莱坞那边的新闻。

    杨长青说:“我朋友刚刚在洛杉矶看完首映,这消息是他告诉我的,估计中国这边很快就要有相关报道。”

    vr叫虚拟现实,而ar叫增强现实。

    r叫混合现实,相当于vr和ar的集合体。

    另外还有更玄幻的cr,炒作了很多年,但技术还没彻底突破。

    终极版本就是xr,融合了各种r的统称,概念提出者想把所有技术都合而为一。

    一度大火的游戏《精灵宝可梦》,还有录像时给人加猫耳朵等等,都属于ar技术的使用。

    而r电影放映厅,则是今年才兴起的。不但使用ar信息投射技术,还融入了vr的虚拟技术,整体观影效果相当于超级加强版的3d放映厅,让整个观影现场都融入电影当中。甚至配合所谓的“4d技术”,影片里一个炸弹爆炸,观众还能体验到灼烧感。

    最有趣的是r放映厅设计,有点像古罗马斗兽场,或者说现代体育场馆。观众席绕了一圈,中间是观影画面,四面八方的观众都能看到相同的内容。

    新版《蜘蛛侠》虽然有r版本,可惜r放映厅不是很多,正在各种火速建设当中。这部影片的国内版权,已经提前被中影预定,中影肯定不会马上放映,而是要先在中国推广r放映厅。

    杨长青估计是不懂技术,r放映厅的观影眼镜,可以直接播放vr影片,根本不用再费心做设备推广了。

    时势造英雄,想做事业就必须顺势而为。

    宋景行的运气比较好,他如果提前两年拍vr电影,估计就很难推广到电影院,现在刚好可以搭r放映厅的顺风车。

    而且,由于ar、vr和r电影本来就少,只要出现一部新片,相关放映厅绝对抢着上映。甚至在没有同类影片的情况下,24小时轮番播放都有可能,因为片源实在太稀缺了——得抢先上映,再过两年肯定井喷,到时候r电影将扎堆出现。

    “杨经理真是人才啊,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宋景行顺口夸了一句。

    杨长青谦虚道:“我就是提前知道消息而已,哪算什么人才?r大片在欧美火了以后,国内的大型电影公司肯定要跟进。但投资有点大,估计谁都不敢贸然行事,只能多家公司坐在一起联合投资。我估计吧,很可能在明年底,或者后年春节,国内就将有一部r大片上映。r大片将是未来几年的流行趋势,就像以前的3d大片一样。至于我们现在拍的vr电影,估计还会一直小众很多年。”

    宋景行说:“但r电影只是传统电影的加强版,vr电影才是改天换地的存在,其沉浸式观影体验是独一无二的。只要我们把这部片子做好,说不定就能引领时代,而且也非一定会赔钱。”

    “也对。”杨长青笑了笑,没有争辩什么。

    沈勰突然说:“宋大少,你也该炒作一下了。我们的男主角未定,女主角是宋若兮。宋若兮虽然名气不小,但票房号召力有限。片子类型又小众,你得现在就给电影增加关注度,到时候宣传起来也更方便。”

    宋景行懒得纠正他的称呼,问道:“你是说,我拿自己来炒作?”

    沈勰道:“首富长子嘛,炒起来也方便,有这种资源为什么不用?”

    宋景行道:“炒作得定人设啊,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人设。”

    沈勰说:“这你得找专业人士来策划。”

    杨长青笑了笑:“霸道总裁呗。”

    宋景行想了想:“地主家的傻儿子吧,大众肯定喜欢,特别接地气。”

    半个月后,杨长青这位地头蛇,请大家去蓉城的ktv唱歌,受邀者还有定下来的男女主角——为了增强沉浸式观影体验,提高观众的代入感,经过反复讨论,宋若兮决定不演了,所有演员都没什么名气。

    男女主角都属于科班毕业,拍过几部电影,演技虽然过关,但一直没用那种。

    阿孜古丽只能演女二号,她的演技还有待提升,不可能直接让她来挑大梁,毕竟这是35亿美元投资的大项目。

    众人刚到ktv就被记者“偷拍”了,男女主角被刻意忽视,镜头焦点是宋景行和导演黎弘。明天的新闻标题大概是:首富公子会晤好莱坞海归导演,神剑娱乐制片人全程作陪,疑似将正式进军娱乐圈!

    先炒作呗,就炒宋景行可能当明星拍电影,误导观众首富公子将亲自当男主角,这破片子不就顺利进入公众视线了吗?

    当然,正式上映前必须解释清楚,不能靠这个把人骗进电影院。

    在ktv包间里,两位被选中的演员,全程挨在宋景行身边奉承。可惜宋公子不冷不热,这两位也有眼力劲儿,便跑去奉承导演和制片人了。

    宋景行一边听他们唱歌,一边在看老同学直播打游戏。

    lol的寿命挺长的,不断推出新英雄新玩法,居然苟活到了2024年。这玩意儿宋维扬没去抢生意,依旧是腾讯代理的,依旧是腾讯把拳头公司收购了。

    至于神剑网络公司,则专注于自研游戏,早就不做游戏代理了。

    比如《绝地求生》,就是神剑网络自研的。宋维扬亲自提出方案,做出来的吃鸡游戏别的不说,肯定比韩国佬的外挂更少,不会出现满屏神仙的壮阔场面。

    即便没有外挂,这破游戏也在2021年左右衰落了,不过最近重获新生,因为推出了vr版本。

    许多游戏主播纷纷入手,玩游戏时像个傻子一样,在房间里跳来跳去,偶尔又匍匐前进当老阴比。反正游戏画面跟主播现实画面相映成趣,让观众一边调侃一边羡慕,连带着vr设备都跟着热卖。

    目前,能支持大型在线网络游戏的vr设备,普通的大概也就一万元左右。随着用户增多,产量提升,估计有望降到8000元以下。相比此时的工资水平,比当初买顶级智能手机便宜多了。

    看到《绝地求生》有翻红的征兆,lol也随即推出vr版本,此时吴永旭就在直播刚刚上市的vr版lol。

    直播间的弹幕,有一大半是嘲讽的。

    因为vr游戏和2d游戏差别太大,操作模式完全不一样。双方选手都各种出错,漏兵已经成为常态,最后干脆大家都不补兵了,全程捉对厮杀。而吴永旭玩的是打野位,居然特么的在野区迷路了,最后趟着水跟对方打野在河道撞上。

    直播间的小屏幕里,吴永旭正带着vr设备,在自家地板上原地奔跑,边跑边说:“我去,好爽,河道里真的有水。那里有一只河蟹,我试试能不能骑在它身上……操,盲僧,给我站住,别抢我的河蟹!”

    “这逗比主播,居然在自家野区闲逛了一圈。”

    “主播,你跟盲僧商量一下,先别把河蟹打死,骑上去给大家看看。”

    “真的能骑河蟹?”

    “废话,刚才主播还骑了石头人,不过好像骑上去不能攻击。”

    “这他妈bug吧?”

    “我在想,如果主播骑着蓝爸爸,对方机器人勾过去的时候,是勾中主播还是蓝爸爸,还是两个一起勾过去?”

    “这还是撸啊撸吗?怎么觉得是两款不同的游戏?好想买来试一试。”

    “我去,超级火箭,连刷30个!”

    “这是火箭队啊!”

    “给大佬跪了。”

    “说不定是富婆。”

    “id宋小六?好像宋景行的微博就叫宋小六!”

    “前排强势围观马公子!”

    “……”

    宋景行扔了30发超级火箭就跑,把直播间搞得弹幕刷屏。接着他又进了一个女主播的房间,见这妞似乎很清纯,顺手又是20发超级火箭砸出去。

    女主播刚开始连声感谢,结果看到火箭一发接一发,整个人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谢谢谢……谢谢大佬,我太激动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超火,谢谢……有弹幕说刷火箭的是宋大少,真的吗?啊啊啊啊……我被宋大少翻牌子了!”

    反正在ktv也闲得无聊,而且宋景行的零用钱还剩蛮多,顺手就来逗逗闷子呗。

    现在很多vr设备的使用者,同时也是游戏爱好者。在这帮人里积攒人气,很有可能提高电影的后续收入,就跟卖电影蓝光dvd一样,vr电影也可以买回家用相应设备反复观看。

    宋景行随便挑选直播间,看到顺眼的主播就刷超级火箭,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却把整个直播网站都搞疯了。

    抬眼望去,一水儿的主播把直播间名称都改了:跪求宋大少翻牌子!

    地主家傻儿子的人设,轻轻松松就能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