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省略号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今日布斯巴顿所发生的一切,始作俑者无疑便是那勃兰特家的家主了。此人心狠手辣至极,为了促成自己的计划,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亲侄女也变成牺牲品。

    不过事到如今,毫无疑问,事件的发展显然也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

    首先就是伊妲了,她的活尸化固然是勃兰特家主针对马克西姆夫人的算计,但是在那之后,伊妲的实力增长速度却已然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意外。

    而其次,便是马克西姆夫人平时所隐藏起来的那份超常规的近战能力了。她每次击中活尸化的伊妲时所发出的“嘭嘭”声响,都会让勃兰特家主眼角下意识地微微抽动,仿佛承受着那份力量的人不是伊妲而是他自己。

    可即便如此,这场战斗的局面竟还是开始向伊妲那边逐渐倾斜了过去,场中的伤亡更是在不断地增加!

    不!不是这样的!他的目的可不是要借活尸之力将在场的人都杀光啊!他只是想制造一个无可辩驳的理由,让联合会把马克西姆给抓走而已。

    所以,究竟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走!把丢勒打昏,我们该回去了。”

    在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勃兰特家主便立即施展幻影移形咒,身形一闪先一步离开了。而原本在他身边的巫师护卫也马上按照他所说的,将仍在挣扎的伊妲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弟弟丢勒·勃兰特瞬间击晕,而后便带着后者一同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打从一开始就在往后退,这会儿已经离校门口有一段距离了,眼下幻影移形撤离时,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而在勃兰特家撤走后不久,对几位教授提醒要开启闭校流程的马克西姆夫人在重回战场后立刻再度发力,攻击也变得越发猛烈了起来。活尸化的伊妲被她纠缠吸引,两人一个飞一个追,开始距离校门这边越来越远。

    “布洛瓦小姐、布洛瓦管家,请问二位是否……”

    布斯巴顿的其中一名教授从那边走了过来,有些迟疑地看着老管家和维莉,似乎是想开口拜托些什么。当然,结合刚才出自马克西姆之口的闭校提议,答案似乎倒也并不难猜。

    只不过,先不论眼前这两人愿不愿意帮忙,像这种布斯巴顿的校内私事,貌似也不好随便请他人来帮助就是了。

    “哦不,算了,当我没说过。”很快,就见对方摇了摇头,随即转而道,“刚才你们应该也听到了,因为三位都不是什么外人,我就直说了——布斯巴顿接下来可能就要进入长时间的全面封锁状态了,届时会与外界彻底隔绝。要是三位愿意的话,也尽可以留在这里躲避灾难;而要是不愿意……那就得趁早离开学校范围了。”

    所谓的“闭校”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恰好老管家才刚刚说过。是的,单就听到的情况而言,那似乎的确是一个比较安全的避难地点。

    可是,一旦其中任意一个环节出了差错,最后极有可能就会变成瓮中之鳖。在如今这场实情错综复杂、变化多端的灾难当中,谁都不能保证接下来又会变成什么样。

    是自我封锁?还是自掘坟墓?谁都说不清楚。

    “我们走吧!”维莉想了想,随即扭头看向老管家道,“我们也和卢平教授一起回避难小区那边吧!毕竟家里之前也已经决定要一起迁离法国了,不是吗?”

    “啊……嗯,是的。”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维莉时常会提到是玛卡让她来布斯巴顿,她才会留在这里的。所以这会儿听到她并没有坚持要留下来,老管家反而感到有些疑惑。

    不过,维莉既然都愿意撤离这个已然开始变得危险的地方了,那还有什么不好的?至于玛卡的事情,眼下就没必要再提了,省得再生变故。

    因而,老管家在犹豫了一下后,很快就点了点头。

    “卢平先生,你觉得如何?”

    “当然,当然没问题!”卢平更是没有意见了,当即便爽快地颔首道,“那个小区本来就贵家族的地方。嗯……那我们就快走吧!别在这里妨碍布斯巴顿的几位教授做事了……先回小区那边去吧!其实我倒是还有一件事想要和管家先生请教一下。”

    ……

    由于马克西姆夫人在此次事件的背后看到了一场重大的危机,布斯巴顿开始进入了“闭校”前的紧急预备状态。至于那位先一步去了校内进行搜查的联合会审判席副席长杜米特鲁女士后来怎么样了,知道的人并不太多。

    毕竟到了最后,马克西姆夫人独自与活尸化的伊妲纠缠着远离了学校;联合会议员约内斯库匆匆逃离;连勃兰特家的家主也不声不响地回德国去了。

    一场人为的骚乱与栽赃,最终并没有被画上句点,而是只剩下了校门口一地的尸首……以及一连串的省略号。

    而于此同时,避难者小区阿不福思家的客厅内。

    “喂,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

    听着坐在吧台前的小天狼星在那里不停地轻叩着桌面,阿不福思也在不知不觉间被迫积攒起了大量的烦闷。

    末了,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将手里的杯子往吧台上重重地一放,狠狠瞪了他一眼。

    可小天狼星却对此全然不知,因为他的脑袋里早已经被各种乱七糟的消息给彻底塞满了。

    不过也难怪,自从上回一早出门被卢平堵住之后,丹麦那边的灾情就越来越严重。而一想到在接下来这场灾祸极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于整个欧洲蔓延开来,他就怎么也做不安稳了。

    可是偏偏在这种烦躁不已的情况下,还被卢平限制了外出——小天狼星只觉得自己以前那股子暴脾气又要开始发作了。

    “唉。”

    阿不福思见他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却也只得叹了口气,没有再去说他什么。毕竟阿不福思也知道,小天狼星这家伙要是被挑起了火气来,说不定又会一声不吭地跑出去。

    卢平可是好说歹说让他盯住这家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