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来自老管家的威胁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身在避难者小区的卢平会悄无声息地跑来布斯巴顿,甚至都并非是最习惯于东奔西跑的小天狼星负责出行,足可见他正背负着一件相当重大的事情。

    而这件事,自然便是先前就提及过的变革号返航登陆事件了。

    为了替决定返回陆地的麦格教授她们准备好一个相对来说最为安全的居留地点,卢平这次特意亲自赶来布斯巴顿,原本是想找马克西姆夫人这个目前距离最近、同时也相对可靠的盟友进行商议的。

    可谁知道,今天这好巧不巧的,居然撞上了这场眼下看来已然越发不妙的意外。

    此时此刻,当联合会的杜米特鲁女士问起时,卢平其实也是在结合刚才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之后才决定向其透露一些消息的。

    除了为自己稍稍解脱一下嫌疑以外,卢平这么做最大的目的,实际上还是想要借对方的口,将这个消息也转达给联合会会长阿金巴德先生一下。

    顺带一提,卢平当然没有在杜米特鲁这边提及任何有关霍格沃兹师生的所在与去向的可能性。所以今后如果视情况有必要的话,他今日所透露的消息,或许也将自然而然地变成一种针对所有心怀叵测者的试探。

    就比如说……那个当他对杜米特鲁耳语之际假装毫不在意,实际上却在暗中拼命伸长了耳朵、试图听清个只言片语的联合会议员约内斯库先生。

    “感谢你能够帮我保守这项机密,杜米特鲁女士。”

    在与对方说完之后,卢平便冲着对方道了声谢,然后自觉地让到了一边。杜米特鲁与其身后的几名联合会巫师见状,顿时也不再继续停留,在与布洛瓦家二人点头致意了一下后,就沿着大道径直往城堡方向去了。

    而就在这时,维莉那边似乎也终于暂且说服了老管家,并转身朝着卢平这边走了过来。

    “布洛瓦小姐,”卢平看着她朝自己这边走来,多少有些疑惑地道,“你刚才说……要和我说什么?”

    虽然对维莉是如何头一个发现自己的,但这显然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直接就跳到了他眼下最想问的一个问题上来。

    毕竟就卢平所知,维莉与玛卡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很好。而且比起有着某些情愫纠缠的赫敏和卢娜来,玛卡和她的交情反而更为简单纯粹,谈及一些想法事件也往往会更没有顾虑一些。

    当然了,这也只是卢平个人的看法罢了。

    “说什么?”维莉闻言,倒是略微愣了一下,而后才眨了眨眼睛道,“就是想问问大家这段时间怎么样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由于先前一同在布洛瓦堡居住的那些孩子,事后也被迫搬去了避难者小区,这会儿遇见卢平,她自然是想问一下的。而卢平本以为她是想和自己谈有关玛卡的事情的,因而听到维莉这么说,反而感到有些遗憾。

    不过……此刻因为校门口这场意外还没有真正结束,他显然也没办法提前脱身,所以干脆就真的直接站在路边和维莉聊起了避难小区那边的生活。

    然而,卢平走不了,却不代表这里所有人都不能轻易离开。就在两人闲聊之际,刚刚被维莉要求外出办事的老管家,这会儿却已经自顾自地朝着校门外走去了。

    “约内斯库先生、勃兰特家主……还有马克西姆夫人,小姐有事吩咐,就且容我暂时离开一下布斯巴顿了。当然,我很快就又会回来的,要是还有什么事情,请到时候再说吧!”

    老管家这么说了两句,脚步丝毫不停,边说边已经走出了那扇刚被活尸化的伊妲撞歪了的校门,处在了随时都能幻影移形离去的区域。

    而整个过程中,却没有一人开口阻拦。

    按照规矩来说,身负联合会工作的约内斯库其实是有理由、也有义务不让任何人私自离开这个现场的,可他明显还不至于傻到坚持要将这位布洛瓦家族的老管家给留下来。

    但是,就当在场的众人都以为老管家这就要离开的时候,却见他忽然脚步一顿,然后自己就又停了下来。

    “对了……约内斯库先生,”只看到他复又转过身来,微蹙着眉重新朝着倒在地上被魔咒重重束缚的伊妲多瞧了几眼,随即转而看着约内斯库道,“我仔细想了想,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先让人将那位勃兰特小姐带去联合会总部严加监管——我不希望我外出办事期间,小姐这边仍旧存有哪怕一分半毫的威胁性。”

    在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老管家的表情很是严肃,不用说,他这要求肯定是认真的。

    可是……

    “布洛瓦管家,”约内斯库此刻也是万分为难地道,“这……恐怕不行啊!我……我想这还是必须得等杜米特鲁女士在布斯巴顿校内搜查记录完毕,在她出来以后……才能再说的。”

    这么说的时候,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忍不住想往勃兰特家主那边飘,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没有看过去。

    而听到他这般拒绝,老管家的眉头明显是皱得更紧了。

    “是吗?”

    老管家点了下头,随即视线再也没有去在约内斯库的身上停留,而是直截了当地转向了勃兰特家的人群。

    或者说,他其实就是直接望向了位于那人群中央的勃兰特家主的那张阴鸷面孔。

    “勃兰特家主,”老管家稍稍提高了一些音量,冲着那边道,“事实上,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向家族议会传达小姐的调动命令——目前我布洛瓦家族驻扎在格兰杰营地的队伍,或将被调去丹麦抵御侵略。不知道……勃兰特家主是希望我家族的战力向哪个方向推进呢?”

    必须得说,老管家这话可都已经不能算是普通的暗示了,而是直接摆到了明面上的“威胁”。

    众所周知,丹麦与勃兰特家所属的德国只有一线之隔。往北,自然是丹麦;而要是往南……那可就是勃兰特家族的大本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