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意外人士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小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活尸……应该就是刚才我们才在侧厅见过面的伊妲·勃兰特小姐。”

    是的,虽然才刚见过,可维莉却愣是没能将对方给认出来。老管家正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这才在她身后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是她?”

    维莉听到后,不由得又往前多走了几步,将那个歪倒在地、一声鲜血淋漓的身影再多打量了几眼。

    “噢,真的是……可她这是怎么变成一个活尸的呢?之前不还好好的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左右看了看,最后便自然而然地将视线投向了马克西姆夫人那边——准确来说,是落到了对方那已然被镣铐紧紧锁住了的手腕上。

    在很有些好奇地盯着看了一会儿以后,她才道:

    “夫人,是你做的吗?”

    “呃……不是我,当然不是。”

    被联合会当作嫌疑人给铐起来带回去审讯调查,这马克西姆还能够在暂时无从辩解之际勉强认命予以配合。可当人真正问起这个问题来的时候,无论开这个口的人是谁,那可就都是死都不能承认了的。

    “这样吗?”维莉听到后,不禁兀自点了下头,“活尸在布斯巴顿这边出现,可不是小事情,那这么做的到底会是谁呢?”

    之前就说了,布洛瓦家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家族中任何人的公开行为举动,通常都会引来很多双视线的关注。而眼下,维莉这个布洛瓦家的“小公主”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瞧着她那对这个事件表现得饶有兴趣,并且还似乎很轻易地就相信了马克西姆的话时,“某些人”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儿奇怪了。

    这位维莉·布洛瓦小姐难道这就打算完全表明立场了吗?

    这一点,虽然并没有出乎勃兰特家主的预想,但在实际看到之后,他还是立刻就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他们勃兰特家时至今日、还没有真正赢过布洛瓦家哪怕一次,就算近代以来各大巫师家族都在或多或少地衰弱下去,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勃兰特家可不希望与布洛瓦家硬碰硬!

    然而,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做,却发现维莉其实似乎也并没有太过纠结于这个“凶手是谁”问题。

    “唔……算了,”就见维莉在琢磨了一阵后,忽而便又将疑问抛在了一边,扭头冲着老管家道,“还是丹麦那边的事情更重要。别留在这里了,我这边没事的,你这就先去让家里派人整顿队伍吧!”

    记得先前在侧厅谈话时,维莉就说了要将格兰杰营地的自家巫师调去丹麦,所以这会儿她和老管家出来,其实主要还是为了让老管家亲自回去传达她的意思的。

    说实话,维莉其实也很想自己带着人去丹麦的。

    只可惜,一是她如今已然没有了相对合格的战斗能力,二则当然是因为玛卡先前的托付了——在玛卡回来之前,她绝不会离开布斯巴顿。

    “可是,小姐……现在我走,太危险了。”

    老管家闻言,也朝着校外的那片凌乱场面又多瞥了一眼,随即这般说道。

    “没事的,一去一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维莉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在耽搁这里其他人时间的自觉,就当着校门内外这一众人的面,自顾自地对老管家道:

    “更何况,我刚刚看到一个熟人,这会儿正好要和他聊几句话——你先去吧!我就在这边等你回来。”

    “熟人?”

    老管家听到后,便又左右望了两眼,还以为维莉是想和这里的马克西姆夫人等人说话。可谁知下一刻,他却见到维莉忽地一转身,然后便直接一抬手冲着不远处的道边花丛指了过去。

    “喏!卢平教授。”

    在维莉这么明明白白的一指之下,大家便都不由得顺着她的手,朝着那大道边的花丛望了去。而于此同时,果真就有一道身影哗啦一下从那半人高的花丛里站了起来,拍了拍头顶上的几叶花瓣,看起来略有些尴尬地耸了耸肩。

    “布洛瓦小姐,还有各位……或许说来你们会不太相信,可我真的只是路过而已。”

    没错,正如维莉所说的,此刻出现在花丛中的居然是卢平!并且还说不清他到底是藏得太好了还是太糟了,在在场众多实力不错的巫师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却被维莉给一眼就识破了。

    而也就在这一刻,因为布洛瓦家二人出现而稍稍驻足的杜米特鲁女士终于又开口了。

    “‘卢平教授’?是莱姆斯·卢平吗?”

    她眼中带着些许怀疑,上下打量着卢平,顺着维莉刚才对其的称谓如此询问道。

    “噢,是的……你应该知道的,我过去曾在霍格沃兹任职过一段时间。”

    “嗯,我知道。”杜米特鲁点了下头,又稍稍看了维莉一眼,这才微蹙着眉继续道,“那么,卢平先生,你能稍微解释一下你刚才为什么要躲在花丛里吗?根据你的回答,我或许会考虑是否需要将你也一同带回联合会总部接受审查。”

    “这——”

    先不提卢平今天来布斯巴顿的缘由,至少刚才他之所以会躲进花丛,本就是为了避免自己被牵扯进这场意外当中的。

    不过,话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除非他想让自己的解释变得越发苍白心虚。

    在考虑了一下以后,卢平还是走上前去道:

    “杜米特鲁女士,这件事实际上关系到一个比较大的机密。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在听过以后,还请你对他人保密。”

    “这我会自己判断的。”杜米特鲁没有直接答应,但却也没有拒绝。

    卢平见她如此软硬不吃的态度,也只得摇了下头。

    “和阿金巴德会长说是没关系的,除此以外,就还请你务必保守秘密了。”

    他这么说了一句,而后才凑到杜米特鲁的耳边,在对方警惕之下,悄声嘀咕了一阵。不多时,两人分开,却见杜米特鲁皱着眉盯着卢平又看了几眼,这才微微点了下头。

    “好吧!这件事,我只对会长先生汇报,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