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三章 嫌疑宣告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马克西姆夫人,你……”

    “不用说了,刚才这里都有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我都大概能猜到。都是那么多年的同事了,相信我们之间应该是不会轻易互相猜忌的……不过,必须得说,今天这关怕是真的不好过了。”

    就在化身为活尸的伊妲与联合会两人匆匆交战之际,从城堡那边跟着过来的马克西姆也终于抵达了校门这边。而只是左右望了一眼,在看到大家……包括学校的那几位教授脸上也浮现出些许的迟疑时,她就明白事情果然已经如她预想中的那样发生了。

    “那……夫人,那个女孩应该是勃兰特家的人吧?她那究竟是……怎么了?”

    想要让校内的教授也怀疑马克西姆,这肯定是很困难的。毕竟就如她刚才所说的那样,大家已经在布斯巴顿共事多年,互相之间也算知根知底,要说平日里一心为了学校而工作的马克西姆夫人实际上与海尔波暗中勾结,这着实令人有些难以想象。

    更何况……和海尔波勾结?在多次见识到了对方的那些所作所为以后,除了彻头彻尾的疯子以外,还有谁敢去帮着他做事?

    “说出来或许会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从刚才在侧厅那边发生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勃兰特家的家主无情地利用了他的这个侄女。并且,就算勃兰特家还没有疯狂到去追随海尔波,我想他们应该也有借着这场灾难的力量获取利益和生机的打算——这会儿我没办法说得太详细,不过,伊妲·勃兰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勃兰特家主给了她一柄匕首的结果。”

    趁着门外仍在激战的功夫,马克西姆简单作了一番解释。因为时间关系,她说得并不算十分清楚,可脑子不笨的人在听过以后,便已然足够从中领会到很多东西了。

    只可惜,没有证据的辩解无疑是苍白无力的,就算布斯巴顿的几个教授能够相信,却显然并不足以取信更多的人。

    “总之,无论如何,先去帮他们制住伊妲·勃兰特——布斯巴顿不能出现活尸,无论是何种原因都不行!”

    不管是为了降低自己的嫌疑,还是为了保证布斯巴顿的安全度,又或者两者都有。马克西姆在这么说了一句之后,便又先一步向前走去,手中的魔杖早已经准备好了。

    而也就在此时,外面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火热的阶段。

    就算心里并不想,勃兰特家族的那些巫师也已经加入了围捕少女伊妲的作战当中,而刚刚被杜米特鲁女士击飞的丢勒、也就是伊妲的父亲,这会儿则也被人给拖住了。

    然而,即使有那么多人参加进来,活尸化的伊妲显然也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灵活的飞行动作、极强的抗魔能力,以及凶猛狂暴的战斗方式,无一不让人心头乱跳难以正面应对。

    不过,当马克西姆和几名教授也继而参与进去后,局面终于逐渐好转了起来。

    “嘭——”

    一团团魔咒光华在场中爆散纷飞,每一朵绚烂的光辉,都代表着一次命中。在大量魔咒的洗礼之下,大家也都慢慢意识到了控制类魔咒累加起来,还是能够发挥出相应的效用的。

    伊妲那敏捷而疯狂的动作,开始变得越发地迟滞,而她那些攻击的杀伤性,也变得越来越低。

    到了最后,伊妲终究还是被大量束缚性魔咒缠绕拉扯,重新坠落地面,而后又被更多的魔咒集中起来彻底淹没了。

    可是……这一战,对于此处三方而言,都有着不轻的损伤。

    联合会的杜米特鲁和约内斯库两人双双负伤,布斯巴顿这边也有一名教授重伤昏迷。而勃兰特家更是倒霉,除了十数人轻伤以外,还有两名家族巫师直接把命丢在了这里。

    这还是在此次能够参加战斗的人实力都并不算差的情况下的,最终伤亡人数总共却依然达到了两位数。

    而敌人,却只有一个才刚刚活尸化的伊妲……虽说她的状态,似乎也有一些异常。

    “再多加一些束缚咒,务必不要出现任何意外。”

    到了这会儿,勃兰特家的那位家主先生也依然在装模作样,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见他一边让家族成员继续控制住活尸化的伊妲,一边还抽着空回头安慰自己的弟弟。

    “先沉住点气,目前先制住伊妲,一会儿我们再给她检查一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侄女只是被某种力量临时控制住了,一定还可以恢复过来的!”

    可丢勒看着那倒在地上满身是血、却仍在被人不停施咒的女儿,耳朵里已经再听不进其他人的话了,就算是自家哥哥、自家家主的话也是一样。他不停挣扎着,试图挣脱拽住自己的另外两名家族巫师,可早已被夺走了魔杖的他却什么都做不到。

    当然,眼下其实也没有多少人有闲情去在乎他的想法了。

    “马克西姆夫人,我想我们已然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你至少是有私自研究、使用黑魔法,并对人施咒的嫌疑。还请你不要反抗,配合我们去联合会总部接受监管与审讯。”

    说话的是议员约内斯库,他虽然也已经挂了彩,不过在临时治疗了一下腿上的伤势之后,就立刻朝着刚刚还在一同作战的马克西姆这边走了过来。

    而在开口的同时,他手中已然取出了一副魔法镣铐,悬在空中铛啷作响。

    “夫人……”

    “马克西姆夫人。”

    “奥利姆,你——”

    几名教授下意识地站到了她旁边,陆陆续续地张嘴轻唤,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都只能有些无措地看向了她。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马克西姆会做出这种事来,可约内斯库所说的,也不过是她有“嫌疑”、要求她配合审查罢了。不论认不认同,大家都没有横加阻拦的理由,甚至包括马克西姆夫人自身也是如此。

    “若有任何异议,请在审判开庭后当众提出。”

    杜米特鲁女士的左手无力地垂在身侧,用右手轻抚着,也跟在后面走了过来。她的话语听起来依旧冰冷,可眼下也自然而然地带上了些许虚弱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