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章 布斯巴顿活尸现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奥利姆·马克西姆,出来!立刻把我的女儿交还给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大门外已经站满了人。仔细看其实就可以发现,其中很多都是德国勃兰特家族的巫师,因为那些人的外袍领口上都绣着勃兰特家的纹章。

    而就眼下站在最前面、正隔着栅栏门向校内高呼的那名中年男巫所说的话来看,他貌似便是先前突然前来拜访的那位勃兰特小姐的父亲了。

    “丢勒,别喊了,回来。”

    在任凭他呼喊了几声之后,站在人群最中央的那名年岁稍大、看起来很是威严的黑绒布袍男巫忽而开口道:

    “叫了几声就够了,马克西姆夫人又不聋,肯定已经听见了。而接下来,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是在这里耐心等待了。”

    说到这里,他便又很是自然地略转过头,朝着身旁不远处另外的一男一女两位巫师看了过去。

    “……约内斯库先生、杜米特鲁女士,你们说是不是?”

    “嗯,当然。”其中那名男巫点了下头道,“目前一切都还只是谣传与臆测,在调查清楚以前,不要莽撞行事。毕竟,这里是布斯巴顿,是一所教书育人的学校。”

    “可是,我的女儿明明就在里——”

    门口的丢勒咬着牙一脸的不忿,似乎还想再争论什么,却见中间那名威严却又带着一股子阴鸷的男巫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丢勒一见,不由得头皮有些发麻,在迟疑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退到了对方身侧去。

    而也就在这时,旁边那两名男女巫师也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在交流意见。下一刻,还是那名男巫略微上前了一步,而后忽然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抬起手来指向了天空。

    “咻……嘭!”

    一团银辉倏然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炸裂开来,随后竟形成了一个国际巫师联合会的闪烁印记。

    “联合会议会议员米哈伊·约内斯库,协同反黑魔法审判席副席长纳迪娅·杜米特鲁,前来布斯巴顿魔法学校进行战时审查,还请校内各位积极配合……请开门吧!”

    ……

    “嘭!”

    联合会的会标印记在天空中炸开,这一幕马克西姆夫人当然看到了——只消往窗外一看,很容易就能看到那格外显眼的标记。

    只不过……

    “联合会审判席?”

    侧厅内,马克西姆看了看地上那已经奄奄一息、喉头咕噜咕噜响个不停的少女,不由将手里已经空了的几个药剂瓶随手扔在了地上。

    伴随着“叮叮当当”玻璃瓶滚落地面的声响,她紧蹙着眉头道:

    “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说起来,他们来得可真快啊!”

    “夫、夫人?”

    心怀着忐忑与困惑守在门口的管理员朝着里面望了一眼,忍不住轻唤了她一声。马克西姆听到后,这才摆了摆手道:

    “你先去应付……不,还是先去叫一下其他几位留校的教授吧!我现在……暂时不方便出面。”

    “好……好的,我这就去。”

    在布斯巴顿内部,马克西姆的威信还是颇高的。那管理员虽然心中暗藏疑虑,但还是下意识地就应了一声,而后匆匆离开了。

    待得对方走后,马克西姆在原地稍稍踌躇了一下,而后便就要回过身去想着再给那勃兰特小姐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办法救回来。

    至于那勃兰特家的家主目前究竟是什么意图,她暂且已经没那功夫去考虑了。

    然而,当她蓦地回过头去一看,却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一瞬间,她所看到的并不是依旧躺在血泊中的少女,而是一道垂着头、已经站起来背对着她的狼狈身影。

    少女的身上当然仍是满身的血渍,尚还新鲜的血液自她凌乱的衣袍下摆粘稠地滴落下来,在地面的血色水洼中荡开圈圈涟漪。

    不知何时,她喉头的翻腾之声已经完全停了下来。

    “勃兰特小姐,你——”

    活尸之灾已经在英国持续了那么长的时间了,马克西姆也算是见证了绝大部分过程的巫师之一。眼下见到面前这幅景象,当然不会傻到在没有确认到实际变化的情况下还无知地凑上去查看。

    在说话的同时,她便已经举起了魔杖,对准了那道诡异的背影。即便指间的血浆粘腻无比,使得她握着杖柄都感到有些打滑,可她的姿势却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马克西姆夫人是一名优秀的女巫,这是毋庸置疑的。

    “嗬!”

    几乎就在她话音稍落的下一刻,垂着头的少女猛然转过了身来,半睁半闭的眼中已然变成了一片纯黑。混杂在满脸的血污中,看起来却依然深邃而且冰冷,其中又好似透露着疯狂的气息。

    就见她倏然压低身形,动作飞快地朝着马克西姆这边冲了过来。

    “吱——”

    “砰!”

    事实证明,血这玩意儿是真的很滑的,尤其是在侧厅里这种大理石地板上的时候。那一瞬间,就见她一脚踏在血泊中,紧跟着便身子一歪重重地摔倒在地,地面上和她身上的血液,当即便飞溅了开来。

    不过这显然并不会妨碍到身材高大的马克西姆夫人。只看到她立刻就准确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原本打算施展防御性魔咒的她蓦然中断了施咒,接着便改为向前一挥。

    登时,地上和在空中飞舞的血液就都旋转着、形成了一个圆环,朝着少女身上收缩束缚了上去,最后化作赤色的魔法绳索牢牢地将其捆缚了起来。

    “原来,活尸的血液真的会将人变成它们的同类吗?”马克西姆在准备下一道魔咒的同时,心中暗暗想道,“那么,勃兰特家又是怎么知道……嗯,是偷偷做过试验了吗?”

    这么想着,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很快便见她将魔杖再度一挥,又一道效果强劲的全身束缚咒便自她手中施展了出来。

    可是这一次,魔咒却落空了。

    不仅如此,就见那被魔法绳索捆住的身影竟悄无声息地凭空飞起,在绕开了束缚咒的同时,划过一道弧线从侧面向马克西姆再度袭来。

    这,可就不是普通活尸所能做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