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救我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哧!”

    刀刃没入血肉中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子的。

    冰冷、坚硬,就仿佛在身体中瞬间埋入了一片异物似的,让人感到极其的不快。但不可思议的却是,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立刻就到来。

    待得鲜血如泉涌,刀刃上的冰凉莫名转为火热滚烫,一阵剧烈的痛楚才迟迟抵达,淹没了她的脑海。

    “啊——”

    一声混杂着异样气泡声的尖叫在侧厅里响起,惊惶与恐惧交织在了一起,化为了一股子歇斯底里。

    然而,一直到她倒在了血泊中时,却依旧不明白握在自己手中的匕首为什么会破开自己的皮肤,割裂了自己的喉咙,就好似无比渴望着鲜血般深埋进了自己的脖颈当中。

    “快,把手放开,我来帮你……”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突然发生的马克西姆,也在一时的震惊后,赶忙跑了过去。她想要将匕首从对方手里夺过来,可谁知对方却将匕首握得异常地紧,她一次竟然没能将其抽出来。

    不过,拥有巨人血统的马克西姆夫人,力气自然是绝对要比对方大得多的。

    很快,她就再一用力,直接将那匕首从勃兰特小姐的脖子里拔了出来,而后顺手掰开对方的手指,夺下匕首“铛啷”一声、远远地扔到了角落里。

    “勃兰特小姐,别动,我给你上药。”

    马克西姆好歹也是一校之长,处理个伤口当然不算什么,哪怕这着实是一处有着致命危险的可怕创伤。

    当刀刃离开脖颈,更多的鲜血便立即混合着泡沫喷涌了出来,使得马克西姆的双手也沾满了猩红的粘腻。

    可眼下显然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了,要是不尽快让伤势愈合、对方恐怕是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白鲜香精飞来。”

    指间滑腻的血液让她没办法好好握住魔杖的杖柄,但是凭着娴熟的施咒技巧,她还是迅速地唤来了药剂。紧跟着,就见她飞快拔掉了瓶塞,匆匆便将药液往对方的脖子上倒去。

    很显然,人会惊慌失措,药物却不会——白鲜香精的愈合效果依旧是那么地惊人。即便血流如注遮掩了伤口,可大量药液冲刷下去,勃兰特小姐脖颈间的那可怖的伤势便立马就飞速地恢复了起来。

    片刻之后,痛苦哀嚎着的她,混乱挣扎的动作也终于渐渐消停了下去。

    眼见对方躺在血泊中,总算是虚弱、但却稍显正常的呼吸了起来,马克西姆夫人这才也禁不住暗暗松了口气,随即便顾不上身下血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勃兰特家的那个家伙。”

    此时此刻,马克西姆多少有了缓口气的间隙,可口中却不由自主地这般嘀咕了一句——她当然看得出来,当时对方将手中的匕首刺入自己的脖颈之际,脸上所浮现起来的惊愕。

    是的,这绝不是对方自己想要那么做的……或许这位勃兰特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刀刃撕裂自己肌肤的勇气。

    那么,刚才这一切究竟是谁做的,貌似也就不言而喻了。

    “那家伙……连自己的家人都可以毫不犹豫地算计吗?”

    马克西姆紧蹙着眉头,又朝着眼前已经逐渐安静了下来的少女多看了一眼,而后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

    “来人!快来个人帮忙!”

    把对方就这么撂在鲜血当中肯定是不行的,马克西姆刚刚这么忙活了一通,起初也没再多想,就打算叫人来将她送去校医院进一步处理一下。可话才刚喊出口,她整个人却又蓦地一怔。

    “不对……那匕首!”

    到这时她才重又想起来,这一刀下去,最大的问题可还不在伤口上面!

    不过,因为她刚才那一嗓子,即便她事先已经让其他人不要靠近,却还是被人听到从而跑了过来。

    “嘭。”

    大概是因为她叫得急,匆匆赶来的管理员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大力地便将大门给推了开来。

    “马克西姆夫人,什——”

    一入眼便是满目的猩红,换了谁都得为之一愣。

    “夫人,这是怎么了?”

    然而,已经及时想起了最关键的问题的马克西姆,这会儿似乎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更合适。

    “你……”她想了想,干脆又冲着对方一摆手道,“守在门口,别让人进来,可能会有危险!”

    稀释后的龙血的促吸收效果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马克西姆也很清楚。所以,问题其实又已经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活尸的血液要是被正常人吸收了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

    正沉浸在这个疑问当中的马克西姆夫人并没有注意到,就在此刻,刚被她胡乱扔到了这侧厅角落的那柄匕首,悄无声息地闪过了一抹不起眼的赤芒。

    今天这场意外,可还远没有结束呢!

    “咳咳。”

    约莫十多秒后,原本已经算是平静了下来的勃兰特小姐冷不丁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马克西姆的深思。

    “咳咳……咳咳咳……”

    接着又是第二声、再是第三声……已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的对方被生生咳醒了过来,但是在意识朦胧间,一种窒息感霎时用上了胸口。

    “夫……夫人,对不起……对不起……救我。”

    濒临死亡的感觉,使得她再也无从顾及家族的任务、家主的惩罚,她只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哪怕多活一秒也是好的。

    然则,胸腔的滞涩、呼吸的凝结、身体的冰冷,正在向她重重袭来。

    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才会受到如此可怕的惩罚吗?她不知道,不过或许是吧……所以,自己必须道歉才行,这似乎是自己唯一的活路了。

    “马克……西姆……夫人,救救我。”

    听得勃兰特小姐那断断续续的话语,又看到她那满脸血污间越来越涨红的皮肤,马克西姆知道肯定有什么非常糟糕的变化正在她的身体中产生。

    可是,自己该怎么办?马克西姆却并不知道。

    干愣着肯定是什么用都没有的,她匆忙又取来了各种魔药,尽可能地选择一些她认为或许可以奏效的,给对方强行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