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盖世功德 大符篆师

    有一句话流传很久远,看似很俗但却很有道理的话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有些时候,人们能看见一些牺牲。

    或震撼、或心疼、或感慨,或是一些其他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

    可有些时候,很多牺牲人们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的就意味着没有过吗?

    漫长岁月,无尽光阴,这样看不见的牺牲不知有多少。

    就像现在,人间万物生灵,又有几个会知道他们完全看不见也感知不到就连科技含量最高的那些装置都探测不到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会知道,或许永远不会知道。

    但这种不为人知的牺牲,换来的往往是真个人间的太平祥和。

    帝国年号里面的“祥和”二字,真的不是喊出来的。

    那是杀出来的!

    是用鲜血换来的!

    众人顺着这条通路,一直冲出负能量场域所占据的空间,终于回到人间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内。

    回首望去,那条用两个红尘仙的死换来的安全通道,正在被无穷的负能量如同汹涌的巨浪一般给快速淹没着。

    泪水,在每一个人眼眶里打转。

    三个红尘仙,就只剩下风老祖一个。

    实际上,如果这段距离再长一点,那么下一个为此付出生命的人,就是他。

    他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问君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林子衿,低声道:“子衿,咱们先回去,不要担心他,他一定不会有事!”

    历来无比自信的问君实际上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并无底气。

    红尘仙都扛不住的负能量场域,不到红尘仙境界的小白他能抗住吗?

    这个真的很难去想象,也不敢去想。

    这个时候,林子衿反倒没有再露出任何脆弱的一面。

    她眼中的泪水,也是为姜无涯和杜老祖两人流的。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只要离开哥哥,她比谁都坚强。

    “好,咱们先回去,抓紧时间恢复状态,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一场血战在等着我们。”林子衿表情很平静。

    和问君这些人一起,朝着飞仙星方向飞去。

    冰冷的宇宙深处。

    汹涌的负面能量场已彻底将这里占据。

    白牧野身上有磅礴的功德之力加持,保证他不会被这负能量场域所镇压。

    被他用控制符控住的这名巨头级域外天魔虽然被封印,不能传递出任何神念波动,但他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却是充满嘲弄的。

    仿佛在说你这样做,根本没意义!

    白牧野也不说话,就只是不断用符文控制着这名域外天魔的巨头,面色一片肃然。

    那边杜老祖和姜无涯的陨落,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他同样也看见在负能量场域的镇压之下,两尊红尘仙的陨落竟然没能让虚空出现任何的异象!

    可想而知,如果被这群域外天魔占据了这个宇宙,人间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到那时候,地狱还算什么可怕之地?

    估计都可以成为世间生灵心目中最向往的天堂之地了吧?

    所以,即便陨落在这里,他也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不是他有多伟大,更不是只因为情操高尚。

    而是因为他和整个人间的所有生灵,都没有任何退路。

    避无可避时,唯有奋起一战!

    小白的等待不是浪费时间,就在他接连控着这个巨头级域外天魔超过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又有一道浑身上下散发着滔天负面能量气息的身影,从远方走来。

    他身上的负面能量多到什么地步?

    就连原本就已经充斥着负面能量,形成可怕场域的这片宇宙虚空都因为这道身影的到来,出现了另一条更可怕的通路!

    他一路走来,身后是无穷黑暗!

    下一刻,一张剑符,化成一把巨大无匹的符剑,直接将被控了这么长时间的巨头级域外天魔头颅斩落下来。

    这巨头级的域外天魔简直死不瞑目。

    心中也是愤怒无比。

    只可惜,到死白牧野都没给他留下一句说遗言的机会。

    人都说反派死于话多,到他这一言不发,也难逃一死!

    那道不断接近的身影,眼睁睁看着白牧野干掉那巨头级域外天魔,却并未出手阻拦。

    只是散发出一道冰冷神念波动:“你身上的功德之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你在这里呆太久。而且,你现在杀了他,这地方的能量场域会让你更快陨落。”

    “你是在提醒我?”白牧野冷眼看着对面,道:“这不就是你们域外天魔群族想要的一幕吗?将整个人间都变成这个样子,不是你们从太古时代就一直追求的吗?”

    “你错了”

    那道身影很快来到白牧野近前,浑身上下,都被雄浑的负能量包裹着,看不清楚他的样子,散发出的那股邪恶气息也令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其实真正造成你们人族今天这种情况的并不是我们域外天魔,而是你们自己。”这道身影散发出的神念波动带着几分嘲弄:“想想你们的万神殿,用这万古光阴都干了些什么?我们不过是让生灵的情绪变得更加丰富,可他们那些你们的自己人,却是在无休无止的吞噬自己同族的灵魂!”

    “所以,究竟谁才更邪恶,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白牧野道:“所以万神殿崩溃了,所以那么干的人全都死了,所以现在轮到你们了!”

    “别天真了,我知道你已经成功得到轮回物质,老老实实的、乖乖的、不要耍花招,就在这里,就在现在,就在这片令人愉悦的能量场里面建设六道轮回!我可以承诺你,只要你乖乖建设六道轮回,然后将功德之力导入到我主那里,那么,你也将成为这个人间的主宰之一!”

    “到时候,你就是这整个人间,最有权势的存在!”

    “红尘仙算什么?跟我们一起不朽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白帅,你好容易重活一世,难道就不想为自己活着吗?”

    “你是大修士,不要去说那些违心的话,更不要说你不稀罕那种永恒跟不朽你只是从来没有见识过,那种永恒跟不朽有多美好!你只是从来没有体验过而已。”

    “相信我,我是抱着最大诚意来到这里的。”

    “你杀死的这些人,我不怪你。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将在接下来的六道轮回中重现世间,更因为我们是真的有诚意的!”

    这人讲话的蛊惑性非常强。

    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多话,如果不带任何立场去听,都是有些道理的。

    但也仅此而已。

    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蛊惑小白同学,那真的差太多了。

    白牧野一边观察着这人,一边心中忍不住叹息:这群该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他之前故意留着最后一个巨头级域外天魔不杀,目的就是想要钓鱼。

    但他想钓的,是那条最大个的!

    是被称之为神主的那个域外天魔!

    可没想到,来的居然不是那位神主。

    但这个域外天魔比刚刚的三巨头还要强大!

    那么,域外天魔滞留人间的那位神主得有多强?

    这真的让人有些绝望。

    不过就像小白曾经说过的那样人,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无论任何时候,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甚至绝境!都不会彻底放弃。

    挺不过去的最终接过,不过一死。

    还能糟糕到哪去呢?

    想想自己这一生,也可以用精彩二字来描述了。

    活的并不差,不是么?

    所以,面对这个试图给他洗脑的域外天魔,小白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一名顶级的大符篆师,全力出手,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场面?

    可怕!

    超级可怕!

    此时的白牧野几乎彻底跟整个世界融合到一起!

    这人间,就是他的道!

    他的符道!

    所以他符文中蕴含的力量,甚至已经不是什么单纯的五行元素力量。

    而是一种更加高级,高级到对手无法化解的可怕能量!

    小米粒那么大小的一个符文,一旦爆开,就如同一颗巨大的恒星爆炸所释放出来的能量。

    而这样的符文,铺天盖地!

    爆发出的威力,是难以想象的!

    无尽的符文在这片负能量场域中彻底爆开了。

    对面这名可怕的域外天魔也已经料想到白牧野会出手。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们之前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

    他们没能抓到任何一个跟白牧野有关系的人,自然没办法对白牧野形成任何的威胁。

    如今面对不但不肯低头,而且还无比强势的白牧野,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白牧野展开对攻。

    同时在心中祈祷着神主能够早一点脱困!

    都怪那该死的天族人!

    明明已经几乎被困死在天外天,竟然还能回到人间,将神主的封印又给加固了一遍!

    以至于原本早就可以脱困而出的神主,再次被死死锁在那里!

    到时候域外天魔群族彻底占领了人间,一定要找出所有跟天族有关的生灵,把他们世世代代都打入畜生道中去!

    永远当个畜生去吧!

    永远都别想觉醒!

    轰隆隆!

    负能量场域充斥的这片虚空,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剧烈爆炸。

    白牧野整个人被磅礴无比的功德之力保护着,浑身都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

    关键他打出去的那些符文,实在太恐怖了!

    不但威能无比惊人,上面还带着一股域外天魔最讨厌也最痛恨的积极向上的气息!

    这完全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对他们域外天魔一族可以形成大道上的克制。

    一把符文形成的长剑,上面竟然爆发出一股无比神圣的气息,顺着这道身影的身体直接穿过去。

    这种伤,原本对这域外天魔是没什么天大意义的。

    但那股神圣气息太可怕了,疯狂破坏着他的有形躯体和无形的精神本源!

    同时也在瓦解着他的大道!

    世上还有什么是比这更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

    很多高等文明的生灵都会说死亡并不是终结,而是另一种开始。

    可那是他妈有六道轮回的情况下!

    脱离了肉身的桎梏,以精神意志的方式可以万古长存!

    但若是没有呢?

    若是精神意志被人强行抹除呢?

    那才是真正的大恐怖吧?

    这个域外天魔已经算是整个人间最强的域外天魔之一了。

    原本有着绝对的信心,认为自己一定能轻而易举的镇压掉这个人类。

    即便他是太古时代的白帅!

    是古天庭的第一战神!

    但再厉害的战神,当年也战死了。

    当年那么强大的白帅都能战死,远不如当年的转世身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可现在他终于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

    从昔年一个无敌的战士变成符篆师之后,白帅这个转世身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更强大了。

    太多人都喜欢拿境界来说事儿,包括他们这群域外天魔,同样也是如此。

    过度迷信境界!

    因为境界的差距所带来的那种压制,根本就是不可抗拒的!

    这就像一只再强大的蚂蚁,也挡不住大象一脚。

    这种现象,几乎不可能出现任何例外的可能。

    红尘仙就是压制大天神!

    这毋庸置疑!

    什么下克上,怎么可能?

    万古以来,真能下克上的人,屈指可数!

    虽然存在过,但太稀罕了!

    而且多半也只存在于低级境界。

    到了红尘仙这种领域的生灵,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大天神给杀了?

    可事实非常打脸。

    小白这群人,就是屈指可数中的“可数”!

    如果这个域外天魔可以清楚的知道小白所有履历,并同时对诸天神佛有足够了解的话,或许就会明白。

    一群能让几方同时布局的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如果他们没有这份颠覆和逆转的能力,诸天神佛又凭什么敢放心的把人间交给这样一群人?

    他们去天外天的目的是什么?

    还不是守护着人间?

    要能让一群滞留在人间,如同地底下的爬虫一样躲藏了无尽岁月的域外天魔在身后把家给偷了,那所有奋战在天外天的诸天神佛们岂不是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所以这个域外天魔,最终也被白牧野给打爆了。

    神、魂俱灭!

    死的干净彻底!

    但这片区域的暗能量场域更重了!

    其实在这个域外天魔死的一瞬间,小白突然就明悟了一件事情。

    他终于知道对方的神主为什么迟迟没有降临了。

    因为随着这个强大的域外天魔陨落,随着这地方的暗能量场域变得更加恐怖,这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祭坛。

    小白在布局,对方同样也在布局!

    小白的布局,是要拼尽一切,保护自己身边的那些亲人朋友!

    而对方的局,却是通过牺牲无数手下,最终实现自己的心愿。

    当然,死的这些域外天魔们都相信,他们的神主最终会把他们从六道轮回中找出来。

    这种信任,倒是跟姜无涯和杜老祖对小白的信任没有什么区别。

    当这里变成一座祭坛的同时,白牧野直接取出了轮回物质!

    甚至没有动用之前收集到的那些!

    因为刚刚得到的这些轮回物质,就足够在这人间建设新的六道!

    “你想用这负能量场来破除自身的封印把它当成一座祭坛。巧了,我也想利用这股负面、黑暗且邪恶的能量,在死亡中寻找光明,重建六道轮回!”

    白牧野说着,一身通天法力直接爆发出来,包裹住那看似很小一块实则可以涵盖整个宇宙的轮回物质!

    其实在这里面建立六道轮回,也正是域外天魔所期望的。

    因为这样的话,六道轮回会跟域外天魔一族更加亲近!

    就像自己炼制的法宝会有种神秘的感应一样。

    但那必须得是功德之力最终落入域外天魔神主身上才行。

    不然域外天魔一族死去如此多的强者,积累了如此恐怖的负能量,最终只能给别人做嫁衣。

    早已经可以熟练建模六道轮回的小白在这一刻,终于开启了他在人间最大的一个羡慕!

    建设真正的六道轮回!

    一时间,整个人间,彻底大变!

    随着那轮回物质在小白的控制中,以这里磅礴的负能量为柴,以人间众生信念为鼎,一股不可思议的轮回气息在“鼎中”轰然爆发出来!

    传遍了整个人间!

    无数个文明世界,无数生灵智慧生灵也好,蒙昧生灵也罢,所有的生灵,都在这一刻,生出一种莫名的感知!

    那种感觉玄妙无比,就像一个暴躁的人瞬间被安抚下来。

    心静且清明到极致!

    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安全感。

    随着六道轮回的建设,这里的负能量疯狂燃烧着,也在不断的减少着。

    宇宙某一神秘之地。

    域外天魔群族神主所在区域。

    被无数道锁链锁着的域外天魔神主原本已经发出得意的狂笑声。

    真性情的生灵,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就在刚刚那一刻,他的确是太开心了!

    已经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他已经记不清了!

    反正自从被封印在这里,他就没有这样开心过。

    他是域外天魔群族中,最强大的十二个生灵之一。

    这十二个被尊称为神主的生灵,有十一个都逃回到天外天那边,唯有他留下来。

    留下来,目的自然就是趁着诸天神佛不在,偷了整个人间!

    但就在那诸天神佛都走了之后,却有一个该死的老道士找上门来,虽然没能打死他,但却成功把他封印在这里!

    于是他一等就是好几个时代!

    漫长岁月之后,眼看着终于可以刑满释放了,结果又来了一个该死的天族人。

    虽然境界不怎么样,甚至不如被封印之前的他,可却带来了可怕的封印那封印神主甚至一眼就能认出来,依然出自当年封印他的老道士之手!

    就这样,他再一次被封印起来。

    “出狱”这件事,再次变得遥遥无期!

    本身就是以负面情绪为食的种族,在那一刻,差点直接崩溃掉。

    但这些,他都挺过来了!

    终于用隐藏得最深的手段,将这历史推动到如今这一步。

    眼看着他就可以成功脱困了!

    白帅的强大,他早就知道!

    所以那群域外天魔过去会送死,他更清楚!

    但这就是他想要的!

    只有献祭了那些强大的手下,形成不可思议的负能量场域,最终形成一座祭坛,他才能获得足够破开封印的力量!

    只要他恢复自由,那么,这人间,还有谁能拦住他?

    白帅转世身?

    他很强!

    甚至超强!

    但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为什么,那座祭坛传来的能量越来越弱?越来越少?

    发生了什么?

    域外天魔的神主疯狂的挣扎着身上的秩序锁链,猛然间朝着地狱方向发出一声咆哮:“去!阻止他!打断他重建六道轮回!”

    地狱。

    紫竹林中。

    同样被秩序锁链锁着的那老头儿伸手扒拉扒拉耳朵,然后冲着对面这道身影嘿嘿一笑:“你知道,你去不成的。”

    “你想死?”这道身影声音无比森冷,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你们总是不明白人类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灵啊!”老头叹息着,喃喃道:“在你们看来,人类就是一群充满破坏欲和各种其它**,并有着强烈自毁情绪的生灵。可实际上,并不是。不过,万古岁月你都看不明白,我就不给你普及了。”

    说着,他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大气息。

    那道黑色身影看着老头惊讶道:“你想做什么?”

    “最后送你句话,也算这无尽岁月你陪着我的一点谢意!”老头神念波动咆哮着,怒吼着,身上爆发出无量光,瞬间淹没对面这道黑色身影。

    “人类永远无惧牺牲!”

    轰!

    紫竹林中,一声轰鸣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那老头,也没有了那道黑色身影。

    空气中,只弥漫着一股悲壮的气息。

    人类,永远无惧牺牲。

    不留姓名又如何?无人知晓又怎样?

    这人间大道总会铭记一切。

    被秩序神链锁住的神主彻底崩溃了!

    他亲手封印的那个老修士,竟然在苟延残喘了万古岁月之后,毫无征兆的选择了以这种方式了结自己。

    他是疯了吗?

    想死你万古之前就去死啊?

    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啊啊啊啊!”域外天魔的神主嘶吼着,咆哮着,身上有黑色业火开始凶凶燃烧起来!

    论罪业,那位伪天帝算个毛?

    别说弟弟,就连灰孙子都算不上!

    业火可以轻易烧死伪天帝,但对域外天魔的神主来说,这却是他的能量!

    是他一切的源泉!

    当感知到援兵死掉,祭坛力量变弱那一刻,域外天魔的神主,毫不犹豫的燃烧起自身的道,哪怕会身负重伤,哪怕付出更大代价,他也要去夺取重建六道轮回那份盖世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