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以水代酒,不醉不归 大符篆师

    事已至此,小白觉得多跟这群人说一句话都累得慌。

    实在没什么意义。

    就像刚刚被业火烧死的伪天帝一样,放了那么多狠话,那么多激怒别人的话,最后还不是被一把火直接给烧死了?

    红尘仙怎么了?

    就能不死了?

    不作妖应该是不死的,但怎奈欲壑难填。

    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无论怎样都无法满足自己那颗膨胀的心。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天资卓绝,聪慧无比,但却自视甚高,从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总觉得可以通过强权来压制别人。

    这类人的下场,终究不会太好。

    眼前这群人的来历,小白也已经猜到——

    昔年遗留在人间的那些域外天魔!

    这是真正的死仇。

    完全不存在任何和平共处可能的仇敌!

    他们隐藏在这世间多年,跟伪天帝暗中勾结,达成合作协议,却又在最后关头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对方。

    想想那位伪天帝,着实活的挺可怜的。

    见光死。

    小白此刻面对这群域外天魔,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无论打不打得过,这一战,都将不可避免。

    气质高贵的女子有些意外的看着白牧野,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笑意,道:“我们不是仇人,为什么要打?”

    小白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这就像一头饿狼跑到羊面前说放心我肯定不吃你是一个道理。

    要么是不饿,要么就是不想现在吃。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理由。

    姜无涯和风老祖以及杜老祖三人,此刻带着人来到白牧野身边,看向对面这群年轻男女。

    他们脸上都带着一抹凝重之色。

    域外天魔,不属于这个人间,不属于这个世界。

    自从太古时代降临人间,就成了杀戮和死亡的代名词。

    别看他们样子跟人类一般无二,但都属于另外一种生灵,在基因上跟人类没有任何关系。

    没想到这群人竟然会在这种时候露面。

    问君和彩衣等人,此时业已打扫完战场,回到白牧野身边。

    冷眼看着对面这群年轻的男女。

    这时候,一个相貌十分英俊的青年男子开口道:“你们不要误会,我们真不是你们的仇敌,我们的人,正在和你们的诸天神佛谈判。等回头谈判结束,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在这个世界和平共存下去。”

    白牧野忽然想起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天族强者天云。当时想不通他为什么会从天外天回归人间,如今猜想,十有八九跟这群域外天魔有关。

    这群人释放出的这种善意,在小白一群人看来,肯定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如果两个种族真的可以和平共存,诸天神佛又怎会在天外天镇守万古岁月?

    只是他们为何不出手,小白却是有些猜不出。

    他看着对面几人,沉声道:“没什么好说的,要么打,要么就滚远点,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对方另一个女子呵斥道:“叫你一声白帅,是看在你曾经英武盖世的份上,但不要不知好歹,我们今天已表现出足够诚意,没有趁机对你们出手。不然你们以为能这么容易杀掉那些人么?”

    问君冷冷道:“那你们就出手吧。”

    那女子还想说什么,被气质高贵的女子拦住,她笑吟吟,看着问君:“抱歉,我的姐妹脾气不太好。不过我们真的没什么恶意。而且也没有欺骗你们,说的都是实话。”

    “实话也好,谎言也罢,我们不欢迎你们。”问君淡淡道:“要么就打,要么就滚。”

    “你……”刚刚那脾气暴躁的域外天魔女子眉毛竖起来,身上有强大杀意弥漫开来。

    “不要冲动。”气质高贵的女子轻轻安抚一句,然后深深看了白牧野一眼,道:“既然白帅对我等成见依旧如此之深,那我们离开便是。不过,有朝一日,诸天神佛归来,宣布与域外天魔和平共处,白帅到时候,可不要感觉太惊讶哦!”

    说着,拉了一下那依然愤愤不平的女子,一群人飘然离去。

    直到她们那群人身影彻底消失,众人都有些失神。

    就这么走了?

    一群跟天帝合作的域外天魔,来到这里,对天帝之死视而不见,还主动对他们示好,即便被恶语拒绝,依然保持着极度的克制,告辞离去……

    这真是一群域外天魔?

    “肯定有阴谋。”风老祖淡淡说道。

    “没有才叫怪事。”另一个红尘仙杜老祖在一旁说道。

    这时候,姜无涯看向白牧野:“白帅,如今人间已彻底平定,我等想要问一声,白帅何时称帝?”

    “称帝?什么称帝?”白牧野顿时一愣。

    姜无涯道:“自然是天帝!”

    “我没兴趣。”白牧野当场拒绝。

    “古天庭式微无尽岁月,也该真正重现人间了!”姜无涯言辞恳切,一脸真诚的看着白牧野:“天帝之位,历来大功德者居之。如今这人间,除白帅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坐这位置?”

    “为什么非要有个天帝?”白牧野看着姜无涯,表情平静的问道:“为什么非要有个天庭?”

    姜无涯愣在那里,似乎想说什么,但一肚子话,却突然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

    这时候,风老祖看着白牧野道:“偌大人间,生灵无量计,六道轮回,也需要专人去管理,没有一个完善的组织,终究会出问题。”

    杜老祖也道:“天庭还是很有必要重建的。”

    白牧野道:“那就等一个有大功德的人出现,大家选他便是,但我不是那个人,也没有半点兴趣。”

    这么多年,好容易当爹了,有了自己的小棉袄。

    他还想从今后带着老婆孩子周游宇宙去呢,权势这种东西,他从来都不喜欢。

    当年是这样,现在依旧如此!

    还是曾经那个少年!

    这时候,姜无涯突然间做出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

    他直接跪在白牧野面前,道:“恳请白帅登基天帝!”

    随后,风老祖和杜老祖也直接跪在他面前,齐声道:“恳请白帅,登基天帝!”

    白牧野瞪着他们:“这还带赶鸭子上架的?不行不行,我不答应!”

    说着身形一闪,化成一道光芒,直接往人间方向遁走。

    想强迫我成为这世间所有生灵的超级大保姆?

    想什么呢?

    简直天真!

    我才不干呢!

    姜无涯跟风老祖和杜老祖这三位红尘仙当即就傻了眼,忍不住面面相觑起来。

    这咋办?

    他们等待万古,唯一看好的一个人,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

    拒绝成为人间无量计生灵的主宰者!

    这是他们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这时候,张道明一脸认真的建议道:“我们这群人当中,其实也有人适合那个位置的。”

    姜无涯站起身,看了张道明一眼,摇摇头:“你不行,虽然你曾做过神族天帝,但你根本不适合……”

    张道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我没说我呀,什么天帝,我更没兴趣好吗?我说的人是他!”

    说着,他一指彩衣身旁的老刘,一脸认真的建议道:“他才是真正适合的人!”

    我?

    天帝?

    老刘被吓坏了。

    看着张道明:“明哥,别这样,我早年迷恋权势那是因为我想配得上我媳妇。结果就因为这一念之差,你知道我丢掉了多少东西?如今我拼命追赶,倾尽心血,依然还有巨大的差距。所以我肯定不行,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我去看我大侄女了!”

    说话间,嗖的一下,化虹逃走。

    彩衣紧随其后,声音欢快地道:“等等我!”

    单谷和欧阳星琪收拉着手,溜溜达达开溜。

    司音瘪着嘴看了一眼那两对,回头对问君道:“咱们也走吧!”

    问君笑起来:“好!”

    随后,所有人全都一哄而散。

    只留下三个风中凌乱的红尘仙跟一群茫然的古天庭旧臣。

    居然有人不想当天帝?

    还是一群!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在场这些人,如果真的能被天地认可,成为人间万灵共主,肯定毫不犹豫啊!

    虽然那意味着无尽的责任,可也意味着无尽的好处好吗?

    仅是那功德护体,万古不朽,就足以让他们为之付出一切了!

    姜无涯呆呆看着人间方向,忽然苦笑起来:“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些人,和他们的差距吧。”

    “昔年战死之后,能不留遗憾的被葬下,如果没有被唤醒,怕是到今天都不会重现这世间……以前不明白,如今终于有点懂了。”风老祖一脸唏嘘。

    “那群域外天魔……到底什么意思?他们的表现,太诡异了!”杜老祖在一旁说道。

    “不知道,不清楚,就算有问题,也与我们这群人没关系了。”姜无涯苦笑一声,看着风老祖和杜老祖道:“万古光阴匆匆而过,就在刚刚突然感觉到无尽的疲惫,我想,我要去休息一段日子了。当个闲云野鹤其实也不错。”

    “你,就这样放弃了?”风老祖看着姜无涯,一脸认真的道:“不想重现古天庭的辉煌了?”

    “其实我们无数年来,始终活在一个虚幻的幻想世界当中。”姜无涯叹息道:“不仅是我,天帝也是如此。大家都活在幻想的世界中,以为躲在幕后,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可实际上呢?简直好笑!”

    他看着风老祖和杜老祖:“你们不觉得特别好笑吗?天帝处心积虑,唤醒白帅这群人,自以为能将他们掌控在手中。结果怎样?红尘仙又如何?简直不堪一击啊!”

    风老祖和杜老祖也全都一脸唏嘘。

    的确是不堪一击。

    他们还以为会有一场惨烈的惊世大战,结果三下两下,就被白牧野给直接阴死。

    虽然事情已经结束,可仔细想想过程,却足以吓出他们一身冷汗来。

    被天帝视作最稳妥的九霄祭坛,对白帅那群人来说,如入无人之境!

    那些大药、兵器都被替换掉,他却没有半点察觉!

    到最后只剩下手中那盒子……明摆着也不可能是真的了,却心存最后一丝幻想,在那群域外天魔的催促和鼓动之下,打开了盒子,然后被盒子里的业火生生烧死。

    成了劫灰!

    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他们甚至会认为那群域外天魔是白帅那边的人!

    明明跟天帝是一伙的,最后却给白帅来了一次神一样的助攻——没有他们的催促,天帝当时真的未必会开那盒子。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只能说,最厉害的是天道!”风老祖轻声叹息着:“诸天神佛都有遭劫时,唯有天道永恒不可抗。”

    “所以,散了吧,咱们就期待着,有朝一日,六道轮回重建,这人间彻底恢复正常。到那时,又会慢慢出现新的红尘仙。然后总有一天,天庭还会再度出现在这世间。”姜无涯道。

    “红尘仙多了,天庭自然也就有了。”杜老祖点点头:“所以,我们现在为何不去白家讨一杯酒喝?”

    风老祖笑道:“就怕被人给赶出来啊!”

    姜无涯看着他道:“你不会,他可是你女儿的师父!”

    风老祖苦笑着摇头。

    姜无涯忍不住嘲讽道:“你这老东西,千万别得了便宜卖乖,若非这段因果,你当你风家能存?”

    杜老祖在一旁连连点头,深表同意。

    风老祖也是无言,因为这话也是事实。

    此时,白家已是无比的热闹。

    一场并不惊心动魄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同时结束的,还有整个人间所有的内部纷争。

    所有人都很开心。

    即便还有那么多域外天魔存在于这个世间,但那又能怎样呢?

    要打就来打,不打就滚远点!

    这就是小白和一群同伴们的态度。

    这还是他们如今境界不够,不然打不打,可就不是那群域外天魔说了算的事情了。

    随着姜无涯等人随后赶来,白家这边的宴会,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白家的小公主则在严密的保护当中,被奶奶和姥姥严格看管起来,决不允许其他人随便乱抱。

    没办法,叔叔阿姨之类的人太多了!

    就连小白回来,也只抱了不到十分钟,就被老娘从怀里抢走。

    “一看你就不会抱孩子!”

    小白只能在心中腹诽:说得好像您多擅长……

    随后的宴席上,姜无涯等人虽然不再提让小白登基成为天帝的事情,但还是谈起了那群诡异的域外天魔。

    “这件事,说不定也没有那么复杂。”老刘站出来,一脸认真的分析道:“伪天帝唯一能控制我们这群人的东西,就是那些钥匙。你们再想想当时那群域外天魔是怎么跟天帝说的?”

    众人都沉思起来,老刘道:“他们催促天帝使用钥匙!”

    他看着众人:“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那群域外天魔还是想弄死我们的!”

    “好像还真是……”单谷在一旁道。

    老刘接着说道:“结果,天帝打开了盒子,烧死了自己……到那一刻,那群域外天魔就清楚,他们大势已去了!”

    “之前他们也不了解我们这群人的战力究竟到了一种怎样的境界,今天这一战,他们算看明白了。伪天帝那边虽然四个红尘仙,但没用。”

    姜无涯在一旁点点头:“你们的战力,连我们都感到惊讶。虽然境界没有那么高,但战力却丝毫不减当年。今天就算真跟那群域外天魔打起来,不算我们,都未必会落下风。”

    这时候,白牧野突然说道:“今天来的这群,肯定不是最强的那批。”

    “怎么可能?我试探过,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红尘仙的实力呀。”杜老祖在一旁惊呼起来。

    白牧野摇摇头:“不,他们没有。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昔年滞留人间那批域外天魔的后人。今天过来的目的,是想见证天帝成功镇压我等,并不是来帮忙打架的。真正的大战,还在后面。”

    “你是否发现了什么?”彩衣看着白牧野问道。

    白牧野点点头:“他们身上的红尘仙道,是别人灌注上去的。如果今天打起来,我有信心一个人打他们全部。”

    众人当即一阵无语。

    这话忒霸气了。

    可偏偏没人觉得他是在吹牛。

    这话要单谷说,指定没人信。

    “那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拦住他们?”问君问道。

    说实话,她之前真没发现这个问题,如果叫她发现,那群域外天魔今天想走,根本不可能。

    白牧野笑笑:“杀一群小鱼小虾有什么意思?干嘛不放长线钓大鱼?”

    问君微微蹙眉,看着白牧野:“你是说,要把他们背后那些真正的域外天魔钓出来?”

    白牧野点点头,道:“那群大个的之所以都还隐藏着,没有任何动作,其实只是在等,等六道轮回重建的那一刻。”

    他端起手中的一杯水,冲着众人示意:“那一刻一天没来到,那些域外天魔就一天不会有动作,他们的目的,其实跟那伪天帝没什么分别,无非是想要这份功德罢了。只不过,他们要比伪天帝更有耐心!今天是我女儿出生的大喜日子,这些事情,咱们就不讨论了。来,我以水代酒,今天就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以水代酒,不醉不归?

    众人一头黑线的看着白牧野,都在琢磨着这么不要脸的话,小白究竟怎么说出来的?

    太无耻了!

    单谷最先跳出来,怒道:“我还就不信了,谁都不许使用法力,谁用谁小狗!也不许上厕所,谁去谁输!来来来,白哥,我喝酒,你喝水……看谁先受不了!”

    半个小时之后。

    欧阳一脸无语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单谷,瞪着小白道:“他可是你弟弟,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呀!”

    众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小白不笑。

    因为他一张嘴,水就会喷出来。

    ……

    宇宙深处,一片能量无比躁动,法则跟外面完全不同的空间内。

    那群域外天魔从远处归来。

    进入到这片空间内。

    空间里,到处都是这种躁动的能量,随便一道射线,威力都相当可怕。

    即便是大天神境界的生灵,在这里也要小心翼翼。

    为首那气质高贵的女子,直接朝着最核心区域飞去。

    在那里,一尊巨大无比的身影,被无数秩序锁链锁在那,动弹不得。

    那无数恐怖的能量射线,全都是从那些秩序锁链中散发出来的。

    “如何?”那道巨大身影散发出一道冰冷神念。

    “回主上,您所料果然不错,天帝死了,白帅转世身根本不信任我们,如果不是属下强行克制,定会与他们发生激烈冲突。”

    “那样,你们就回不来了。”巨大身影道。

    气质高贵的女子低着头:“是的,他们真的很强大,所以属下忍住了。”

    “很好,我们要有耐心。那个身体中流淌着古天庭之主血脉的人是个废物。早就看出他是个废物,却没想到,他连给那群人造成一点困扰的能力都没有,太无用了!”巨大身影的神念波动无比浩瀚,隆隆作响。

    即便被秩序神链封锁着,却依然锁不住这种可怕的威势散发出来。

    气质高贵的女子道:“不过还好,这条线终究没断,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不错,我们……还有机会!”巨大身影喃喃道:“你去人间,一个人去,想办法接近他,指引他……去寻找重建六道轮回的材料!我一天……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可如何才能获取他的信任?那群人太警惕了,想要接近他们真的太难了!”气质高贵的女子有些惆怅。

    “这个简单,我传你一套八九玄功,这可是他们人族道门的顶级绝学,学会了这个,你就可以彻底掩盖身上气息。至于怎么接近他,他们人类男人,最是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