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1 老船长 手术直播间

    “暂时不用,稍等一下。”郑仁已经把右肺切下来,放到病理盆中。这时候老贺手里拿着报告单,汇报道,“10分钟前的血样,总胆红素/L,血气……”

    他只说有问题的项目,并不涉及其他项,简单明了。

    肝功能损伤这么严重?!查尔斯博士一下子愣住了。

    肝功能损伤严重,肾功能还好,要是查尔斯博士自己站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此刻肯定要进行术中肝脏透析。至于机器,梅奥诊所什么没有,何至于拼拼凑凑出来一台斑驳的透析机。

    看那台机器,至少4个厂家的零部件拼凑在一起,像是一个乞丐。

    可查尔斯博士没有讥讽与嘲笑,他更多的是吃惊。

    郑医生就像是一名在海上漂泊了几十年、经验老到的船长一样,凭借着蛛丝马迹就判断有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

    而在此之前,他已经带着他的助手们驾驶着这艘破船先逃离了风浪最大的地方。

    真是无法想象,查尔斯博士又回想了一遍,却只能叹息。要是换做是他在手术台上,也不会提前预料到肝脏会出现急性衰竭的表现。

    之前种种不合理的处置也变得清晰起来,虽然查尔斯博士还是想不懂郑是怎么“预测”到患者会出现急性肝衰竭的。

    是因为介入手术的打击么?查尔斯博士心里默默的找寻着可能性。

    “肝素40mg加生理盐水5000mL预冲管路和血浆灌流器,血流速度,置换液速度。”郑仁沉声指挥着。

    Icu的医生开始操作机器,进行胆红素吸附。

    与此同时,郑仁在半膨肺状态下整块切除心肺组织,放到病理盆中。接过谢伊人递来的保存于打印肺组织,开始进行冰浴。

    随后把3d打印的右肺下叶放到胸腔里,按照气管-动脉-心房袖的顺序进行吻合。

    “补液,500ml生理盐水。”郑仁道,“多巴胺,现在可以给了。”

    老贺马上打开早已经准备好的微量泵,药物立即顺着血管进入体内。

    “调整ECMO流量,平均肺动脉压力低于40  mmHg。”

    “肝脏透析血流速度加快,。”

    “甲泼尼龙500mg冲击。”

    一道道医嘱下达,辅助的医生们不断的调节着ECMO、肝脏透析仪器、微量泵、呼吸机的数值。

    与此同时,郑仁置右侧供肺下叶于右胸内,用4-0可吸收单丝线monofment连续缝合支气管膜部,软骨部用4-0Vicryl线作间断缝合。

    缝合是在显微镜下完成的,简单干脆。似乎临场指挥与手术这两件事情同步在大脑中运行,相互并不干扰。

    查尔斯博士哪怕曾经站在外科手术的巅峰,但那也只是技法上站到了巅峰,而绝对不会关注到手术全过程、所有人的每一个细节。

    不是细节没有用,而是他……做不到。

    郑仁在显微镜下进行吻合,手法再怎么精妙,查尔斯博士都不会惊讶。他只是会感慨于岁月流逝,在带走青春活力的同时也带走了稳定与细致,自己曾经能做到的现在绝对做不到了。

    可是一边手术,一边事无巨细的掌控着手术台上的所有细节,包括呼吸机、包括微量泵、包括ECMO、包括肝脏透析,这简直就是非人类能达到的。

    在查尔斯博士错愕之中,郑仁夹住右肺动脉近心侧,酌情修整血管,使之与供肺动脉口径相适应,然后用5-0Prolene线连续缝合肺动脉。

    他的手很稳,不疾不徐。

    随后又在肺静脉近侧左心房上夹一把血管钳,拆除肺静脉残端结扎线,连接上、下肺静脉开口,形成一个适当大小的左心房袖,与3d打印的肺脏供体的右肺静脉上之心房袖用4-0Prolene线连续缝合。

    做好吻合后,郑仁用3d打印的大网膜依次覆盖所有吻合口,耐心、细致的进行吻合。

    这……一侧的肺移植就做完了!

    查尔斯博士诧异的看了一眼时间,右肺冷缺血时间58分钟!

    看手术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但冰冷的数字出现在脑海里的一瞬间,查尔斯博士知道差距所在。

    他见过的肺移植手术,这是做的最快的一台。手术做的多快这都不说,关键是术者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手术之中,他还是整场的灵魂,掌控着包括手术在内的一切医疗活动。

    这就是巅峰之后的巅峰水平么?已经超越了自己能理解的手感,掌控全场,没有一丝遗漏。

    这才是真正的手术室里的王者!

    “嘘~”苏云长出了一口气,抽眼看了看监护仪、ECMO的各项数值。

    “老板,好像没什么问题。”苏云道,“手术成功了?”

    “才一半,专心点。”郑仁瞥了一眼各项数值,又开始下医嘱。

    “调整ECMO流量,平均肺动脉压力升高5mmHg。”

    “肝脏透析血流速度加快,。”

    “甲泼尼龙500mg冲击。”

    “多巴胺和间羟胺速度降低……”

    好运来的歌声里,郑仁下医嘱的声音都变得欢快了起来。

    “右肺通气,手动涨肺。”郑仁轻声说道。

    老贺应了一声,开始调节气管管道的位置,改成单肺模式,右肺通气。随着他开始捏动皮球,气体进入新鲜的肺脏中,肺脏像是气球一样鼓起来,隐约能听到哔哔啵啵的声音。

    那不是噪音,那是生命的奏鸣!

    “成了,下一个。”苏云略有兴奋的说道。

    “不着急,温盐水。”郑仁道。

    胸腔里灌满温盐水,老贺捏着皮球控制肺组织的膨胀,最后郑仁又在气管主干的吻合口位置的大网膜加固了一下,这才完成了单侧的手术。

    随后郑仁将Swan-Ganz导管退至总肺动脉,再置于右肺动脉内,开始了左侧的肺脏移植。

    对于查尔斯博士来讲,手术其实已经做完了。

    左肺和右肺手术过程是有区别,但对于右侧冷缺血时间58分钟的术者来讲,怎么都不能怀疑他是不是能完成手术。

    手术室里,好运来的BGM下,各种机器运转的声音轻微的响着,仿佛在给好运来做伴奏一样。

    明快而干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