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8 阳光,还有我 手术直播间

    第二天一早,郑仁带着满格的精力值来到医院。

    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久的郑仁觉得似乎至少过了一年的时间。

    如果算上在系统手术室做训练的时间,的确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术中能预料到的并发症都摸了无数遍,郑仁有一种闭着眼睛都能把手术做下来的感觉。

    来到特需病房,郑仁迎面看到一个面容枯槁的男人。他瘦瘦高高,眼圈黑漆漆的。

    “郑医生吧。”男人见郑仁出现,马上热情的迎上来,笑着问道,“我是……”

    “您是小石头的父亲?”郑仁其实很诧异小石头的父亲一直都没有出现,之前多多少少都有腹诽。但此刻见到,他能从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一些异样的情愫。

    “郑医生,这段时间您一直照顾这小石头,辛苦您了。”小石头的父亲说道,“我这段时间在跑贸易,去非洲,那面的钱比较好挣。”

    “非洲?”

    郑仁印象中非洲属于不毛之地,那面很挣钱么?

    “嗯。”小石头的父亲点了点头,“郑医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不用,小石头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您给他编的红绳也缠在手腕上。您手真巧,那红绳上有9个扣,是您老家的习俗?”

    郑仁对这个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他随意的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小石头的父亲估计是匆忙赶回来的,这次手术风险大,他是想看孩子最后一眼。

    进了病房,郑仁见小石头坐在病床上,正在努力的呼吸着。

    因为双肺纤维化比较严重,进展很快,所以最近他的血氧饱和度一直都不是很理想。

    手术不能再拖了,这几天夜以继日的训练,抓紧时间上手术,病情是一个主要原因。

    小石头的病情根本没有留给郑仁足够的时间,要是按照常规速度,怕是小石头挺不到那个时候。

    “哥,你来了。”小石头见郑仁进来,微笑着说道。只说了几个字,他就喘了几口粗气。

    “嗯。”郑仁点了点头,“都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小石头扬了扬右手,手腕上有患者的腕带,还有一根红绳。

    “那就走吧。”苏云在郑仁身后说道,他推着轮椅,却笑呵呵的问道,“能不能走动?”

    “坐轮椅走。”郑仁对苏云的玩笑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直接说道。

    术前保护心肺功能,尽量少消耗一些心脏能量储备,这一点还是蛮重要的。

    小石头想要从床上跳下去,但只活动了一下,就气喘吁吁的缓了十几秒才略好一点。

    “慢着点,不着急。”郑仁想要扶一下小石头。

    “不用,我自己来。”小石头扶着床,一步步走到轮椅上坐下。

    郑仁从苏云手里接过轮椅的扶手,推着小石头离开病房。

    “哥,你看着精神头不错,你说你术前训练,算不算是临阵抱佛脚呢?”小石头问道。

    “不算。”郑仁很严肃的说道,“很多细节都已经完善,从概率上分析术后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已经降到了10%左右。”

    “昨天隔壁有个患者死了。”小石头忽然说道。

    “哦?什么病?”

    “心脏病。”小石头说道,“据说来的时候已经停了心跳,用ECMO给救回来的。我听护士姐姐说,好像是爆发性心肌炎。”

    “哦?那个患者,我有印象。”苏云忽然说道。

    “什么患者?”

    “周总说是一个爆发性心肌炎的患者,送到急诊科后已经没有呼吸了,多轮的CPR无效,后来在患者家属强烈要求下上了ECMO。周总还说没什么意义,但还是送去EICU。”

    “哦,后来呢?”

    “说是上  ECMO  之后,他的心电监护还是一条直线,但意识已经恢复过来。”苏云道,“家里人认为还有救,但医生多次交代,各种病危通知,家里却觉得没什么事儿。为了预防矛盾发生,最后叶处都去了。”

    心脏停跳,但意识清楚,这种在从前类似于“神迹”一般的事情在ECMO面前都不是事儿。但ECMO是一种能起死回生的神器,却也要分患者情况。

    有的患者病情太过于严重,就算是上了ECMO,出现心电监护上一条直线却有意识、能说话的情况,也是白扯。基础疾病治不了,只能用ECMO来维系生命指征。不能撤机,一撤人就不行。

    小石头说这件事情,他是什么意思郑仁明白。

    “放心。”郑仁拍了拍小石头的头。

    “我听护士姐姐说,后来患者双下肢都黑了,要是不放弃就只能截肢。这时候那几个叔叔商量,家里人在外面哭了很久,昨天晚上拔的管。”小石头气喘吁吁的说道。

    “嗯,根据ELSO数据显示,ECMO的治疗重症心肺功能衰竭的院内生存率是41.4%。治疗中位持续时间是4天,要是4天的时候撤机,痊愈的可能性比较大。”

    小石头没说话,而是努力回头,看了郑仁一眼。

    “放心吧,我估计术后1天你就能醒。但那时候要镇定,省得你躁动。这时候你的感觉应该是在虚空里,飘飘荡荡。”郑仁很冷静的说道,“然后再过24小时,情况理想的话ECMO就能撤了。”

    “这么快?”小石头有点惊讶。

    “你都说了么,临阵磨枪,总是要有点用处才是。”苏云笑呵呵的说道。

    “嗯,就这么快。”郑仁道,“撤掉呼吸机暂时不能撤,还要尽量减轻你的心肺负荷。”

    “所以呢,你要是发现你在那种空间里,一定要冷静,不要急,不要慌,努力的平静呼吸。我会尽快把你从这种状态里叫醒的,尽快!”

    “我会的。”小石头笑道,“三天前你说过后我找了一些有关于冥想的资料,学了学,觉得我能行。”

    “只要你努力配合就行,其他事情交给我们。”

    “哥,我醒了的时候能看见你是吧。”小石头很认真的问道。

    “放心,你那时候肯定在icu里,我守着。你醒之后睁开眼睛,能看见阳光,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