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3 人老心不老 手术直播间

    周春勇接到郑老板的电话后没问为什么,而是直接联系、安排相关的事情。

    可天不遂人愿,手术室那面说机器坏了,厂家正在派人维修,至少在一个月内是用不上的。

    听到这个坏消息后,周春勇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郑老板找自己借台肝透机器,怎么赶巧不巧的就坏掉了。他阴暗的琢磨是自己得罪了谁,下绊子不借给自己。

    要真是这么阴险的话,周春勇毫不介意直接告到邹院长那里去,大不了撕破脸皮。反正也被人下了绊子,没必要再那么含蓄。

    一连问了三个手术室比较熟悉的人,两个直接告诉他机器坏了,另外一个打听了下,也是一样的回复。

    真他娘的!周春勇心里暗骂后勤管器械的那帮人,平时人五人六的,到见真章的时候就掉链子。

    坐在沙发上,周春勇琢磨了很长时间。郑老板难得张一次嘴,自己真的做不到?

    他又给后勤的人打电话,折腾了很久才确定1个月之内修不好这台机器。

    这回周春勇是没什么办法了,他叹了口气,看着手机发呆。

    “老周,怎么了?科里面有重症患者?”周春勇的爱人问道。

    “不是,郑老板问我借一台机器准备术中用,但我们医院的刚好坏了。”周春勇苦恼的回答道。

    “什么机器912都没有,就你们那有。”

    “透析用的。”

    “那玩意不是遍地都是,我看好多私立医院都可以做透析。怎么着,还有更高端的?”周春勇的爱人问道。

    “和你说的不一样,不是尿毒症患者的肾脏透析机器,是肝脏透析的。”

    “肝脏还能透析?!”周春勇的爱人惊讶的看着他。

    “就是个说法,主要就是吸附胆红素,血浆置换。我跟你说这玩意干嘛,这种专业设备整个帝都就两台,一台在我们医院,一台在协和。”

    “坏了你能怎么办,赶紧跟郑老板说一下。”

    “快一年了,郑老板很少主动找我要什么。上次还是他认识的一个道士的儿子说不出话,找我去帮忙。”

    “道士还能生儿子?”周春勇的爱人关注的点是普通人的视角。道士、和尚能不能生孩子这种事情肯定要比一台术中肝脏透析的机器更适合八卦。

    “不扯淡,我琢磨一下的。协和那台机器……”

    “别琢磨协和了,郑老板自己去借比你借更方便。我看郑老板不像是不讲理的那种人,你给他打个电话,说明白情况我觉得他不会说什么。”周春勇的爱人建议道。

    也是,周春勇凝神想了想,给高少杰打了一个电话。

    话说郑老板医疗组里安排了这么一个内线,真的是很方便。先问问老高,判断一下事情的紧要程度,然后再做决定是不是去协和借机器。

    想要借一台大型机器出来,是相当难办的,这一点周春勇心里门儿清。郑老板估计也知道,要不是和自己关系近,怕是不会张这个嘴。

    当得知郑老板带着医疗组的人在社区医院做肺移植的手术训练的时候,周春勇惊到了。

    郑老板要做肺移植,还是自体干细胞克隆,3d打印的肺组织。他……这是要上天!

    想到这里,周春勇站起来,直接去换鞋。

    “这么晚了还去哪?”

    “去当面跟郑老板说一声。”周春勇道。

    “你这……”周春勇的爱人有些说不出口,这应该算是上赶着巴结了吧,也太难看了一点不是。

    打个电话就完事,还用得着当面赔不是么?机器坏了也不是老周给弄坏的。

    “我顺便看一眼手术。”周春勇道,“怎么说呢……要是这台手术成了,以后咱们就不用管心脏病的事儿了。”

    “老周,你是不是发烧了?一会是肝脏透析,一会是心脏病。”周春勇的爱人伸手到他额头,想要摸摸有没有发热。

    “你理解错了。”周春勇笑道,“郑老板在做肺移植的训练……”

    “脏器移植么,你们医院肝移植每年做的也挺多的。不是还说要你做造影什么的……”

    “郑老板做的不是普通的脏器移植,是患者自己的细胞培育出来的,然后用3d打印。属于自己有无数套备用的器官,以后只要不老年痴呆,一切OK!”周春勇越说越是兴奋。

    “呃……”

    “再详细的我也不知道,不和你解释,我去看看热闹。”周春勇道,“真要是心脏不好,直接换个新的,还是20岁的心脏。你就说吧,60岁的人20岁的心,厉害不厉害。”

    “人老心不老。”

    周春勇在他爱人“精确总结”的语气里听出来些许醋味,他也不解释,连忙抓紧时间离开家,赶奔社区医院。

    对于肺移植,周春勇的了解几乎为零,为什么要用肝脏透析的术中设备他也不清楚。不过遇到这种大事件,自己还是凑上去搭把手的好一些。

    开车来到社区医院,周春勇来过好多次,他进门之后熟络的和范天水打了个招呼。

    随后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后面正在铺床。

    “天水,你这是……找了个助理?”周春勇都惊到了,郑老板医疗组里的保安都这个待遇了么?有专门的女助理给铺床叠被。

    范天水羞赧的笑了笑,“周主任,那是我徒弟,郑老板让我带她一段时间。”

    “徒弟?”

    刘小梅转过身,温温柔柔的说道,“周主任,您这么晚来找郑老板?我带您上去。”

    看到刘小梅的一瞬间,周春勇顿时跪了。

    医大附院的那件天大的事情当时周春勇也有了解,他一边感慨着人心不古,一边疑惑。一直到大黄牙和眼前这位姑娘出面,才解决了事情。

    那几天不管是朋友圈还是微博都被她双眼流血,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动作刷了屏。

    这姑娘心狠手辣,对自己都这么狠,对别人呢?

    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周春勇内心深处产生了对郑老板几乎无限的忌惮。能随手召唤来这种厉害的角色,郑老板肯定要更狠才对。

    没想到大半夜的看见这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她脸上挂着笑,只是在周春勇看来她温和的笑容就像是刀子一样,鬼魅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