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观念的不同 特种岁月

    许卫国的担心不无道理。

    事实也证明了他担心的必要。

    大毛子这里的行事风格和国内部队有很大的不同。

    这些年,大毛打仗打了不少,所以部队里能留下来的老兵多数都是经过战争考验的兵油子。

    这些兵油子经历过宛如地狱般的实战,在心理上多多少少有点儿看淡生死,不服就干的偏向,就连高级军官也不敢对他们过多苛责。

    不过,只要了解他们的行事作风,办事倒也是办好。

    庄严去了一趟维修站,发现86扔在维修库房外晾着,也没人管。

    一问,人家说了,前面还排着三辆坏掉的2,86要修,等着吧!

    等?

    当然是不能等的。

    代表队只有两台车,坏了一辆,只有一辆可用,玩意这十来天的适应性训练里又坏一辆,那就真的无车可用了。

    后来说能不能派自己的随队维修人员过来修理,人家也不同意,说你们可以到修理这辆车的时候派人过来协助,但是没轮到这辆车的时候,对不起,工具都没法给你提供,这就是人家的规矩。

    庄严和外军打过交道,自己老婆林清影也在莫斯科这边读了好几年的大学,多少知道一些大毛的行事风格。

    规矩是规矩,但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

    不是说了嘛,在大毛子这种地方,如果有一瓶伏特加搞不定的事情,那就两瓶。

    庄严也管不了那么多规矩之类的破事。

    事急马行田。

    反正不能等。

    他直接去找了一趟队里的翻译方正,让他去买了一箱伏特加。

    到了下午训练结束之后,方恒把伏特加买回来了,庄严拎着这项伏特加和陈政去了一趟维修站。

    这回,得到了维修站头儿沙萨的承诺明天!明天早上出去训练之前直接过来拿车!

    事情就这样得到了解决。

    有时候,出去国外比赛,还真是要入乡随俗。

    比赛是交流,交流的不光是技战术,也是军队之间的管理。

    大毛子这套,庄严觉得是没必要学,但是人家的战斗作风还是值得学习的。

    正如一个过断崖的技巧,就值得的驾驶员好好模仿一番。

    陈政也没闲着。

    为了弄清楚大毛子的伞兵为啥能开着2轻松过障,而不需要像其他参赛队一样在断崖处花费太多的时间,他甚至在去车库交车的时候,专门跑去大毛伞兵的那辆2前看了半天。

    为什么86在自手里断了履带,而人家45团的伞兵没断?

    研究之后,终于有了发现。

    其实是一个距离上的技巧。

    无论是2还是86,车头的装甲都有一定倾斜度,上面有,下面也有,为的就是为了车辆在遇到斜坡的时候发生“磕头”的现象,提高通过能力。

    步战车车头下方是一大片装甲,而且很坚硬。

    陈政仔细看了大毛子的2车头,发现下面那片装甲有一出磨损很厉害。

    而这片磨损的区域距离履带有大约30距离。

    这就是说,大毛子的伞兵驾驶员开车到断崖前猛一加速,靠车头扬起来提高通过高度,看起来很简单,实则是有技巧的。

    如果在断崖前加速的距离太近,车子朝前飚出去的距离过远,那么履带会直接撞在断崖顶部。

    在十几吨自重的情况下,步战车强大的冲击力很容易导致履带断裂。

    所以,大毛子驾驶员的办法是控制距离,让车头底下的装甲首先搭上去,而不是履带。

    然后再通过猛踩油门加大冲力,将整个步战车推上断崖。

    而陈政自己开车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距离,冲过头了,86的履带直接撞在了断崖障碍物上,所以才导致了履带断裂。

    虽然陈政的操作方法不至于每次都断履带,毕竟履带也是有一定强度的,不是豆腐捏的,但运气不好,磕在了履带的链接位置上,就会导致断裂。

    钻研出答案的陈政喜不自禁,一路狂奔回到营房找到了庄严。

    “庄连长,我知道我的86步战车为什么会断链子了!”

    庄严刚从维修站回来,想到许卫国那里去汇报一下情况,看到陈政乐得跟开了花似的,于是赶忙问道:“找出原因了?”

    “对!”陈政说:“但是我需要你现在帮我个忙。”

    庄严问:“什么忙?”

    “你现在能不能去跟大毛子的人说说,让我把车领出来训练一下,我想现在去一下赛道那边。”

    “夜间?”

    庄严看了看天色。

    现在已经是晚饭后,天色早黑了下来。

    晚上也可以进行训练,但是不包括步战车训练。

    毕竟障碍场那里黑乎乎的,晚上也没有任何基地的保障人员在,不知道是否会同意这个请求。

    “庄连长,我真的很急,如果今天晚上弄明白了,明天可能就不用断链子,否则明天也许还会断。”

    听说情况这么严重,庄严不得不答应。

    “行,我和你去一趟他们基地的办公室,找彼得诺上校申请一下。不过这事得请示请示许大队,走,找许大队去。”

    许卫国这边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听说关系到车辆是否会再次断链子的问题,许卫国二话不说,和庄严一起去了基地办公室。

    但是情况正如庄严所担心的。

    夜间人家不允许使用障碍场,说是出于安全问题。

    “许中校,我们也没办法,夜间没有保障人员对跑道进行保障维护,你们开车进去万一出了问题,我们可负责不来。”

    “不需要你们负责。”许卫国对彼得诺夫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早上才坑了自己一把。

    他对庄严说货:“告诉他!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跟他无关,需要我签字都可以。”

    庄严将许卫国的话翻译了一次给彼得诺夫。

    彼得诺夫还是摇头。

    “不不不,这不是你们签字的问题,是基地的规定问题,这次是国际侦察兵比武,可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何况,如果你们要夜间使用场地,其他国家也可以,那样我们没法控制情况。”

    许卫国听了庄严翻译,火立马就上来了,骂道:“难怪这些大毛子当年连自己的国家都保不住,迂腐!僵化!就活该这样!”

    庄严当然没敢将这句话翻译出来。

    要知道,在国这里有不少民间的禁忌,很多话题是不能谈论的,而当年的前苏分裂就是其中一个敏感话题。

    一旦谈起这个话题,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会愉快的。

    陈政在一旁看到现在取车不被批准,于是对庄严说:“庄连长,要不你跟他说,不需要去障碍场,我们就在附近的空地上练练,而且不是跑障碍,仅仅是在空地上进行一些小实验。”

    庄严问:“你确定这样可以吗?”

    “我确定!”陈政斩钉截铁道:“我只需要做个小实验,实操我明天训练时候再自己体会,现在我只需要拿到一点点数据。”

    庄严不再问了,他相信陈政。

    整个队里,没人比陈政更了解他的86步战车。

    “彼得诺夫上校,你看这样是否可行?”庄严诚恳道:“我们不需要进入障碍场,我们只在障碍场旁边的空地上进行一些练习,仅仅是空地上,障碍场你们有人守着,不需要对我们开放,我们也不进去,你看行吗?”

    彼得诺夫听了庄严的话,眉头皱了起来。

    要说真的一点不通融,似乎也显得是在刁难别人。

    可是基地确实也有规定,夜间除非统一安排,统一组织夜间越障训练,否则是不允许进入障碍场的。

    好歹也是个75公里的障碍场,如果夜里开放,每个代表队都进去,在那里一通搞,黑灯瞎火的出点啥事谁也背不起责任。

    在空地上练?

    听起来好像可以。

    “行吧。”彼得诺夫上校仿佛十分“大度”的一挥手:“我可以允许你们现在把车开出来,也允许你们在观众台和主席台附近的空地上练习,我会让人将主席台的灯打开,方便你们做自己的小实验。”

    他竖起一根手指,在空中朝庄严点了点:“庄,我可是背了很大的风险,你可别私自进入障碍场。”

    “行,我以军人的荣誉保证。”庄严说:“你么的障碍场入口不是有岗哨吗?你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自己的兵?”

    彼得诺夫思忖片刻,觉得庄严说的对。

    那边是有卫兵把手的,这里是训练基地的,到处都有岗哨,的人就算想钻空子也没机会。

    他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通知了车库那边让值班人员待会儿让拿走自己的步战车。

    说着,忽然捂着话筒问庄严:“你们需要用多久?”

    庄严问陈政:“你需要使用多长时间。”

    “2小时。”陈政显然有些担心彼得诺夫不同意,赶紧又补充:“哪怕一个小时也行,我可不想明天跑圈的时候再试,那样既冒险,能试验的次数又少。”

    因为跑圈都是一个队跑一趟,九个队,每个队要跑一趟障碍兼打完一次射击,用时要将近20分钟。

    所以一天下来,步战车组实际上轮不上几次实操。

    “2小时。”庄严说。

    彼得诺夫点点头,对电话那头的值班人员通报了使用时间和交车入库的时间,然后才放下电话。

    “好了,现在你们有2个小时属于自己,希望对你们有用。”

    彼得诺夫看着几个中国人,心里还在琢磨。

    这帮到底大半夜的拿步战车出去干嘛?

    也许是因为白天他们的训练出了问题,在这个科目上成绩太烂了,所以着急了。

    因为,如果按照规则,因为操作不当而造成装备损坏,导致无法进行整场比赛,那么这个科目的分数将会不计,做0分处理。

    他有些得意。

    这个科目,取消了装弹计时之后,国的45团伞兵分队简直所向无敌了,其他国家到现在过障碍都是慢吞吞的,而队更是直接在断崖那里磕断了自己的履带。

    看着离开自己办公室的庄严等人,彼得诺夫摇头得意地笑了起来。

    求月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