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无耻啊!大毛! 特种岁月

    都知道大毛彪悍,可是怎么彪悍法?

    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切身体会。

    第二天,当进行战车组训练的时候,许卫国让人把几个高倍望远镜都带过去。

    大家都憋了一肚子的疑惑,想看看大毛是不是在过障碍的时候有什么厉害的技巧。

    2和往日一样,一开场就是势如猛虎扑食般冲出起跑线,在浓黑的尾气中消失在远处的树林拐角处。

    很快,大毛伞兵的2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注意看啊,他们要到断崖了。”

    许卫国的望远镜始终没有离开过那辆2步战车。

    庄严和陈政也手持望远镜,时刻没离开过目标车辆。

    “咦?”

    庄严忽然看到那辆2的速度似乎降下来一点。

    “车速降低了。”

    陈政也低声道:“对,好像是故意的,他在过完上一个障碍之后没有猛踩油门了”

    “不像大毛的作风啊”庄严颇有疑惑道。

    2步战车已经靠近了断崖障碍。

    在他前面三米左右的地方,突然车后侧喷出一股黑色的浓烟。

    “他加速了!”

    果然,因为油门被突然踩到底,车头猛地镶嵌一蹿!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

    因为这一蹿,车头居然微微仰起了一点。

    虽然角度不大,但车子居然一下子蹿到了断崖顶上,接着履带拼命刨地,车子怒吼着爬了上去!

    “我艹!绝了啊!”

    庄严笑了。

    陈政也笑了。

    大家放下望远镜,面面相觑。

    虽然隔着非常远的距离,但是在2的车头猛然蹿上断崖顶端的时候,大家的心都猛地一缩。

    要知道,那股冲力极大,这种操作是很伤车的。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人家能这爬过超过自己车辆垂直爬坡极限的高度了。”陈政说。

    许卫国也看明白了。

    “对啊,看来,还是咱们的训练理念有问题。”

    庄严说:“嗯,我们训练的时候总想着爱护装备,一旦超出自己车辆理论参数的事情一般都不会去做,可是人家大毛不一样,他们是只要完成任务,装备都不是个事儿。”

    说到这,自己都忍不住笑掉了。

    他伸手拍了拍陈政的肩膀:“看来你啊,也要学他们一样,放开点儿,别束手束脚的,我看技术上你不比他们差,差的就是那股胆量。”

    陈政笑嘎嘎的望向许卫国:“大队长,你说吧,我该咋办?”

    言下之意呢明显了。

    反正你许大队是领队,你说咋办就咱班,我陈政不是做不到,我是怕损坏装备。

    如果你许大队答应,我就照办,可装备出现问题你也不能拿这事批评我。

    许卫国哪会不明白陈政话里的意思,他倒是有些为难。

    当然,不是因为会损坏步战车的原因。

    而是代表队就他娘的带两辆步战车,多一辆都没了。

    人大毛子的车库里是几十辆,随便怎么造,就算车库里的造坏了,人家基地还有维修部门,可以马上维修妥当。

    可这86步战车那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虽然带了些备件,可像大毛子伞兵那样训练,谁保准能熬到最后比赛开始的时候?

    “陈政,你觉得像他们那样爬坡,会不会对我们的车造成很大的损坏?”许卫国问。

    陈政说:“那可不一定,我又没试过这么干。”:

    许卫国说:“你是驾驶员,车辆的性能你不是最熟悉的?这事你没点儿主见?”

    陈政说:“大队长,我只能说,我保证可以像他那样过障碍,但是我也可以很肯定说他们的做法很伤车,不是发动机,是履带和前齿轮,因为是靠冲击猛撞上去的,很容易造成履带断裂或者齿轮变形。”

    许卫国感到头大了。

    这可怎么办?

    学人家吧,怕弄坏两台步战车不学吧,光是这一个障碍的损失掉将近一分多钟的时间,想想都不划算。

    要说在比赛中博一把,也还是值得的。

    可这15天里,天天要进行适应性训练,这两台车天天学大毛那样不要命的造,能熬到比赛开始的时候?

    尤其是履带,这次过来除了装在车上的两副履带之外,就只有一副额外带过来当备件的新履带。

    一共就三副。

    再要多一副都要飞回国内拿,好像也不现实。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许卫国还没拿定注意,突然大毛妹翻译过来请他过去。

    “许中校,赛事筹备委员会的看彼得诺夫上校请您过去开个小会。”

    她手一指,许卫国顺着他指向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基地的几个大毛子高级军官和各国的领队都在树荫下围了一圈,似乎在谈事。

    “什么事?”许卫国问。

    翻译伊娃操着一口流利的说:“是关于规则的一些事情,想和各位领队商量一下。”

    “规则?”

    许卫国心头立马阴暗下来,有点儿不想的预感。

    他扭头对庄严说:“你跟我一起过去。”

    因为翻译方正现在陪着赵彦军和基地的高级首长进行交流会议,因此不在现场。

    这几天,都知道庄严的俄语一流,所以方正大感轻松。

    毕竟想庄严这种既是队员又懂俄语的人,比自己翻译还要准确,他们特种部队很多专业词汇,比他还要精通。

    庄严跟着许卫国,俩人随着大毛妹伊娃一起来到了树荫下。

    围成一圈的人中,庄严一眼看到了之赛事筹备委员会的副组长兼裁判组组长彼得诺夫上校。

    一番招呼打过后,彼得诺夫马上进入正题。

    “许中校,有件事我想必须知会一下大家。”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将他递给许卫国。

    许卫国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份中俄双语的翻译件。

    里面的内容其实就是这次比赛的一些规则。

    “我们裁判组进行了一些研究,决定对一些规则作出一些修改。这些修改都是基于公正公平的基础作出的,希望你们不会介意。”

    许卫国马上开始仔细浏览起来。

    看着看着,脸色忽然变了。

    庄严站在许卫国身旁,忍不住伸头看了一眼那份文件。

    其中修改的地方被标注出来了。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标红的地方,是关于步战车组比赛的一些规则,其中一条,原文是装弹时间和射击时间一起统筹计算总成绩。

    而修改之后的规则条文变成了步战车射击环节中取消装弹时间,从装好弹后再开始计时。

    这尼玛

    庄严顿时明白了。

    昨天陈政、黄思铭和杜铮这三人配合装弹时间快到离谱,仅仅25秒搞定。

    而大毛子的伞兵装弹环节用了将近2分钟。

    这一对比,大毛心里不高兴了。

    他们本以为86步战车是不是进行了什么特殊改装,是不是又自动供弹系统之类的辅助玩意,结果一看,没有,的兵也是手工装弹,只不过人家手巧,装得快而已。

    估计这是很快反应到基地的筹备委员会里去了,结果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多数的步战车跑74公里的障碍赛场也只需要十几分钟,而一个小小的装弹过程,就已经胜出一分多钟,这怎么不让那些大毛子和其他国家的队员牙疼?

    都觉得是神经病,装弹怎么会那么快?

    可人家没有自动供弹系统,也没违规,你总不能要人家慢下来对吧?

    思来想去,干脆尼玛取消整个装弹计时,直接从装好弹开始计算整个射击时间。

    这样岂不就是公平了?

    庄严一看,气得差点上去蹬一脚这位尊敬的彼得诺夫上校。

    这馊主意,也就大毛子想得出来。

    许卫国表示抗议:“彼得诺夫上校,为什么装弹不计时?”

    彼得诺夫上校一摊手:“因为它不公平啊!你们太快了!”

    噫嘻!

    这他娘的也算理由?!

    庄严忍不住了,直接用俄语怼道:“上校同志,如果按照你这个说法,是不是打仗的时候敌人装好弹了还要等你们装好弹才射击?装弹本来就是射击里头的一个环节,怎能不计算在总成绩里?”

    彼得诺夫一副无耻的无辜表情,手一摊:“噢!庄,我知道你对我们很了解,你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这可不是我们单方面做出的决定,我们很皿煮的,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投票。”

    他扫了一眼其余七个国家的领队:“同意取消装弹计时环节的代表请举手表明你们的态度。”

    说完,他自己第一个举起手,嘴角上翘已经掩饰不住得意地看着庄严。

    “这个大毛子说什么鬼?!”许卫国问。

    庄严压住火,说:“王八蛋说取消装弹计时,我刚才说不公平,他居然说要大家投票”

    “狗日的!”就连许卫国也忍不住骂粗话了:“我以前还以为他们就是彪了点儿,没想到彪之余还特娘的那么狡猾啊?”

    庄严苦笑道:“不是狡猾,那叫无赖。”

    “是无耻!”许卫国说:“向他们提出抗议!我们要抗议!”

    庄严说:“彼得诺夫上校,我们领队说,要向你们军方提出抗议。”

    彼得诺夫看起来一副大度的样子:“抗议?当然可以!如果我们有什么地方违反了比赛的规则,你们当然可以抗议。”

    他指指许卫国手中的那份规则。

    “不过在抗议之前,请你们仔细看看规则的最后解释条款,那上面可是写的清清楚楚,对赛事规则如有疑问,可以通过各国领队协商营一致后进行表决修改。”

    庄严赶紧问许卫国,是不是有那么一条解释条款。

    许卫国眼中都快冒出火来,咬牙点头道:“是有这么一条规则。每个国家都有一个领队实际上是裁判组的成员,可以对不公正的规则提出修改,当时我们觉得这也很公道,毕竟是大家协商表决没想到”

    庄严苦笑道:“现在是掉坑里去了。”

    各位,向你们求月票了,有月票给点来哈!写实太艰难了,求点月票安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