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大失所望 特种岁月

    因为刚才大毛子的伞兵驾驶员驾驶技术是在太突出了,登上86步战车的三个车组成员压力都相当大。

    在整个12人的队伍中,其实有三名队员是属于车组赛成员。

    这三人都是集团军特种大队的老特。

    陈政是驾驶员,黄思铭是炮长,还有一个是杜铮,他是车长。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这三人具体负责什么,驾驶员顾名思义就是家还是,炮长负责装填和瞄准射击,而车长负责整体指挥兼目标搜索。

    其实,整个参赛队里最辛苦的人除了一个负责侦察分队指挥作战的庄严之外,就数车长杜铮最辛苦。

    根据国际侦察兵比赛规则,参赛的12个人有共同科目,例如远程机降和定向奔袭,除此之外,其他专业性的考核上,驾驶员陈政和炮长黄思铭是不需要参加例如特种射击、侦察兵小路之类的比赛,因为那只需要10人的侦察小分队。

    所以,作为10人侦察分队里的杜铮,其实又要是车辆组的车长,只不过在步战车越障和射击比赛中,车长相对是较为清闲的一位。

    驾驶和越障是陈政负责,射击是黄思铭负责,车长除了搜索外,就是负责整体的时间计算和指挥控制,协调整个车组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所有规定的项目。

    旗子落下,86步战车如同猛兽般冲出,履带碾开早已经被各种坦克和喊车碾得稀巴烂的路面,卷起厚厚的尘土,很快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整个七公里多的场地都在俯瞰之下。

    因为这里大部分地区都是平原地带,因此视线内几乎没有阻碍物,观众席设置在一个土包上,因此能够居高临下观看整个赛道。

    这种感觉就像在赛车场里观看1方程式赛车一样。

    不同的是,这里的赛道除了部分地方被高大的树木阻挡了视线之外,所有人都能看到步战车在赛道里的一切情况。

    陈政此刻双手抓住型方向盘,身体前倾,双眼通过前方的观察口死死盯着路面。

    这个赛道其实不光是用来训练装甲步战车越障科目的,坦克也可以同样适用。

    在国内训练基地的时候,陈政和黄思铭每天除了和侦察分队一起搞体能之外,白天几乎全部用来进行步战车驾驶和射击训练。

    可以说,最近他们打炮都打吐了。

    虽然国内也按照这里的比赛规则建造了一条坦克越障赛道,但是毕竟场地不同。

    来到新场地,怎么说都要适应一下。

    所以他并不着急,大多数时候都将时速控制在50公里左右。

    其实对于装甲步战车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速度了。

    但是在45团的伞兵们看来,这种速度简直太慢了!

    大毛子的伞兵们抱着手,一个个站在观众席上相互交谈指指点点。

    驾驶员的的越障速度让他们重重地松了口气。

    尼克莱少校又缠上了庄严。

    “庄,我听说你们步战车的动力系统有些欠缺,相比起我们的2步战车来说,最高时速似乎低了5公里。”

    他看起来并无恶意,反倒有几分诚恳。

    “我觉得,如果你们现在需要更换车辆还是来得及的,还有15天的时间适应新车,何况步战车的驾驶流程和技术咱们都差不多。”

    他回头指指远处的车库。

    那里停着很多2步战车。

    “为了保障这次比赛,我们准备了30两2,你们完全可以申请一下,我可以向基地的司令官申请。”

    庄严摇摇头道:“感谢少校的好意,我看我们不需要更换2,我相信我的队员,他们会干的不错的。”

    尼克莱摊摊手,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遗憾。

    “噢!那就是随便你们了。”

    俩人的交谈刚刚结束,观众席上传来了惊呼。

    “你们看!车子停了!”

    带着红色贝雷帽的国特种部队队员用英文叫喊了起来。

    他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又被吸引了过去。

    之前大家都觉得的驾驶水平看来很一般,所以都没怎么注意场上的动静。

    这一喊,所有人兴趣都被提了上来。

    毕竟,停下来意味着出事了。

    是越障失败,还是机械故障?

    无论是哪一个原因,在特种部队的队员眼中都是可以鄙视的。

    要么是人不行。

    要么就是装备不行。

    庄严的心头一凛,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许卫国也吃惊地问道:“怎么回事?”

    回头大喊:“机械组的呢?!”

    他在找保障人员,如果车子出问题了,他们就得拉回车库里拆开修理。

    这次过来,还是带了一些备件的。

    如果机械故障比较严重,无法修复,只能将备用车开来顶上去。

    只是,第一天第一次试训就坏车子,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而且接下来的适应期训练也会十分被动。

    保障组的人过来报到,许卫国带着他们下了观众席,去了裁判组那些大毛子军官旁沟通。

    赛道毕竟是赛道,即便平常训练情况下,没有得到批准也是绝对不可以进入的,这涉及到安全问题。

    规矩大家都懂。

    一番沟通,裁判组的军官拿着对讲机一通询问之后,许卫国带着人又回来了。

    庄严看到86步战车出事的地方是一个叫做断崖障碍的位置,虽然太远了看不清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可是从车辆还在前后不断挪动,并且车屁股后头似乎还在喷着黑烟的情况判定,车子没坏掉。

    那就是人的问题了?

    庄严更担心了。

    车子坏了可以换。

    人如果不行……

    我艹,这怎么办?

    现在换人?

    上哪找技术娴熟的驾驶员去?

    等许卫国带着保障组的人重新回来后,庄严注意到老徐的脸色不大对。

    于是猜到了七八分,说:“不是机械故障,对吧?”

    许卫国阴着脸摇摇头。

    “车当然没事,这两台车都是挑出来的号车。也不知道陈政搞什么鬼!”

    他转过身,叉着腰朝步战车所在的位置望去。

    “训练搞了小半年,车都开废两台,居然两一个断崖障碍都过不去!”

    庄严猜对了。

    果然是人的问题。

    看来许卫国刚才用对讲机和车组沟通了。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陈政这个驾驶员是个老士官,刚签了二期。

    他的驾驶技术是从整个集训队里那么多人当中选出来的,说到开步战车,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

    在国内也是进行过各种严格的训练,怎么到了这里,连一个小小的断崖都过不去?

    奇了怪了。

    “大队长,您别着急。”

    他刚才听出了许卫国的语气里充满了怒火。

    当然了,能不怒吗?

    要是在这时候才发现陈政不行,那可就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我能不急吗?”

    他暴躁地回了一句。

    然后又道:“妈的,不行到时候换个人上!”

    想了想,又看了庄严一眼:“我记得当初选拔的时候,你也参加过步战车驾驶的选拔,好像开得不错。”

    庄严赶紧摆手:“我说大队长,你可别打我主意,我开步战车还真不比不上陈政,他都不行,我更不行。”

    “你庄严什么时候学会谦虚了?”许卫国不满地瞥了庄严一眼。

    庄严心平气和道:“大队长,我也不是神仙,不是十项全能。照我看,你也别激动,搞不好不是人的驾驶技术问题,是机械小故障也说不定。”

    说着,指了指远方。

    许卫国一看,车子果然过了断崖,又开始在赛道上飞奔起来。

    他看了看表,冷笑一声:“如果比赛的时候还是这样,咱们肯定输掉一整个步战车比赛阶段。”

    庄严看到许卫国气在头上,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他理解许大队的压力,他可是整个集训队的大队长,何况又是这次出国的领队,整个集训队从筛选到现在,都是他一手一脚在操办,真输得那么难看,回去不说要不要担责,但肯定要被首长指鼻子骂娘了。

    的步战车驾驶似乎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各国的特种部队队员坐了下来,在那里晒着太阳吹洋牛逼,只有小部分人还站着看86在跑圈。

    突然,又有人惊叫起来。

    “你们快看!中国人好快!”

    今天这真是见了鬼了!

    庄严心想,这帮国外的老特们好像吃错药一样,一惊一乍的。

    抬眼一看,原来是86进入了射击点,在那里开始装填,然后发炮。

    咣

    一炮过去,千米之外的目标点上出现个洞,后面炸起一团烟雾。

    咣

    又是一发命中。

    86步战车的炮塔轻轻转动着,只要靶子出现,立马瞄准,随后发炮射击。

    咣

    和刚才跑圈的情况完全不同。

    这会儿的看台上又沸腾起来了。

    因为86太准了!

    而且刚才装填的速度太快了!

    “哇哦!中国人车开的不怎么样,打炮很厉害啊!”

    “你们看到了吗?他们刚才装填的速度……”

    “我看到了,实在太快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们的车里有自动装填器?不公平!”

    各种各样的猜想和臆测纷纷此起彼伏,庄严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帮家伙,太小看人了!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向那些在这场疫情中牺牲的英雄们致敬!

    正如本书里所说的,人这一辈子,一定要为自己的国家和同胞拼一次命。

    牺牲和奉献,绝对不是傻,这才是我们民族和国家的希望。